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六十一章 什么东西

    眼睁睁的看着雷小小将地上的秀剑捡起,犀利的眼神越过刘元的身体,直视着裴姑娘。

    掌中秀剑一旋,好似下一刻就要动手一般。

    反观裴姑娘亦是冷着一张脸,丝毫不怵的模样,当然她现在变了妆,更难从其脸上看到真实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玉佩都到手了,我看这事就算了吧。”刘元干笑两声又对着雷小小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算是不能算了的。”雷小小咬着牙,白了刘元一眼又看着裴姑娘道:“山水有相逢,这事本姑娘和你没完,咱两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说完,雷小小收剑入鞘,转身踏步就朝外走去,头也不回,眨眼间就已经远离了城隍庙。

    此刻她还有别的要事,的确没功夫搁这多耽搁。

    “谁怕了你似的。”刘元回过头来,正看见裴姑娘嘴唇蠕动,无声的说着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当真是怕了这两位,刘元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然后才开口说道:“好了,现在四下没人,说说咱两的事吧。”说着,刘元双腿一收席地坐了下来,还拍了拍身前的地板,示意裴姑娘也坐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咱两,我和你有什么事?”嘴上虽然这样说着,裴姑娘还是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口误口误。”刘元摇了摇头,又道:“话说,你能变成男声吗?我看你现在这样,再听你这清脆的女声,膈应不说还有几分瘆得慌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变声不累,不废力气是吗?”裴姑娘完全没理会刘元这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要求,显然,这句话依旧用的女声。

    听的刘元脸上一阵便秘的表情,说实话裴姑娘声音是好听的,只是看着眼前这张脸实在是有点难以言喻,让他不由得想起了魔门的一种武功。

    言归正传,刘元咳嗽两声开口问道:“还是之前那个问题,你是神偷门弟子?”

    此刻的刘元心里越发的确定,眼前这姑娘必定是神偷门的弟子,而且还是这一代的红尘历练之一,对,是叫这个没错。

    当初郑东西告诉他的,神偷门的历练一次两人,东西是其中之一,眼前这女的便是另外那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也还是那个回答,你认错人了。”裴姑娘说话不带丝毫情绪,古井无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,你听说过郑东西吗?”刘元笑眯了眼,突然有些恶趣味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郑东西?那是什么东西?”裴姑娘偏头,眨了眨眼,显得十分疑惑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刘元一时间竟被噎的不知该如何回答

    自得了那颗丹药之后,太清山总督工兼统领大人许青良,快马加鞭的就朝京都赶去。

    临行之前只随意吩咐了下手下人,便不敢在多耽搁,一来是此丹格外重要,二来也是他心情迫切。

    现如今整个南方道虽是多地叛乱,大德郡更是直接易旗,但时日尚短,其对周边的掌控还算薄弱,有那么一部分依旧是忠于朝廷的势力。

    一路北上回京,许青良都挑那安全的道路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他也是便装出行,卸掉甲胄,不敢让别人看出他统领的身份,就连随行也只带了五个一身布衣的好手罢了,不敢多带。

    还都是轻装上阵,让人一眼看去,就知是六个穷酸过路客,包管是落草为寇的绿林好汉们都提不起半点兴趣。

    回京若是走陆路就要绕上不少,即使快马也得多上近一月路程,最快的方式便是通过大德郡的码头,走水路下圣天道回京都。

    然而一想到大德郡,许统领便皱起了眉头,也看天色将晚,勒马叫住众人于一个分道口前停下,今儿入山歇息一夜,他得思考后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若说最早起事的是平头百姓军首领柴听山,那势力最大的便是西南道造反的夏家,但最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就是大德郡新守备宁易了。

    没道理好端端的给自己招惹这么大个麻烦啊,如果当真是个有野心有能力的人,也不能四十多岁了,才在前任守备手底下干个副手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想,许青良都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几个人坐在山头,也不生火,都是赳赳武夫,不惧这点寒冷,许青良用内力将山间雪融了一人分去一点止渴,又掏出包袱里的干饼吃着。

    吃了两口后,许青良看着几人问道:“说说吧,明日咱们是继续北上去大德码头走水路,还是取道定中走陆路,绕上一个月的路程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五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有些沉默,许统领等了好一会儿之后,才看左二那人咽下嘴里的饼说道:“大人,皇上他知道楚山主这丹药已经练成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知道。”许青良没多做考虑,点了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楚山主没说,但想来这么大的事儿,楚山主成丹之日,应该就已经书信一封,通过六尾隼送去了京城。

    六尾的速度他可是知道的,如今必然已经到了京都,皇上知道了丹药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就还是走水路。”那人狠狠的咬了一口饼子,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许统领也是决定走水路的,问出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再多听听。

    当今圣上对这丹药何其重视,得知丹药送出,却迟了一个月到手,难保不发怒降罪。

    到时候好好一件美差变成惩罚,可就太倒霉了,因此即使大德郡危险一点,许统领也还是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说起来许青良怎么说也是军中好手,内功深厚已抵至五重楼的高手,放在元御阁至少也是个玄级,军中刀法也练的是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带个一般的东西,不过就是走一遭大德郡罢了,他许青良又何惧之有。

    可偏偏带的是这么个烫手货,拿在手里他都觉得刺手,由不得他不谨慎和小心呐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了,也不再多说,明儿还不知道要遇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睡吧。”说着留下一人值夜,余下几人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许统领叫醒几人,继续快马而去。

    三日之后,许青良牵马立在了胭脂河岸边,望着大河上下雪花飘飘,审视着周围那些来来往往的百姓,皱起了眉头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