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五十七章 城西

    此事宜早不宜迟,刘元当下就想要离开,只可惜周家少爷还搁这坐着。

    仿佛是知道刘元心里在想些什么一般,周向文站起身来说道:“行了,来就是这件事儿,既然不是你就好,我还有事,就不多留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罢挥了挥手就朝门外走去,也不用刘元相送了。

    望着周少爷离去的背影,刘元面上露出苦笑,看来他还是不够小心啊。

    不再多想,站起身来刘元就朝自己屋走去,徐明正站在路口,刚才两人的谈话也没有避讳徐明。

    此刻徐明脸上含笑看着刘元轻声说道:“怎么,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,没有,一点小事情,我要出门一趟。”刘元摇了摇头,状若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去吧,万事小心,如果真遇到了什么解决不掉的麻烦,就说出来,或许我能稍微帮上一点。”徐明说着摸了摸虫虫的后脑勺,又道:“你可是咱爷俩的恩人。”

    笑呵呵的模样像极一句随口的玩笑话,自然刘元也未将其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只是应和着点了点头:“会的,咱们同舟共济嘛。”说着继续朝自己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在刘元走去了院子之后,徐明蹲身握住自己儿子一双小手,看着其清澈犹如溪水般的眼眸说道:“爹要是有一天也离开的久了,你怕吗?”

    虫虫歪了歪脑袋,咬着自己的食指,仿佛还仔细思考了这个问题后答道:“虫虫是男子汉,不怕,而且虫虫是徐候,要在客栈里等候娘亲回家,不然,不然等娘亲回来后,看见客栈里我和爹爹都不在,会着急的。”

    后半句直接戳中了徐明的心坎,吞咽了口唾沫,好半会儿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“爹这不是哭,是风大吹的眼睛痛。”

    回了自己屋子后,刘元迅速将身上的红袍脱下,露出内力灰白色的单衣,又从木架子上取下一件白色的长衫穿在身上。

    既然都知道了有人在找他,还是不要弄得太显眼了好。

    又纠结了几个瞬间,最后还是没有将搁在床底的‘烧火棍’带上,想想也没有别的什么好带了,出了屋子将门锁上后,刘元直接从后院离开。

    由于已经有了刺客的目标,这一片的看守也不怎么严密了,相信过不了多久,这些守卫就会彻底调离。

    也不需要再派人跟着,两个士兵随意问了下刘元,记录一番便放其离去,顺利的离开了葫同巷之后,刘元朝着城西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刘莽逃到了哪儿去,但他心里估摸着应该是城西那一片,毕竟东南北都是繁华之地,重兵把守搜查严密。

    刘莽要是躲那儿附近去,估计要不了一两日就得落网,不至于这么傻吧。

    路上走的不快,刘元一边走着,眼神还专注的看着四下的情况,以他对刘莽的了解,只要认真一些,相信不难发现其踪迹。

    结果刚走到一半,右前方的位置突然传来一声大喊,这喊声撕心裂肺,这喊声歇斯底里,还骂骂咧咧的,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内容大概是,谁偷了他的玉佩。刘元寻声望了过去,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,居然还是熟人!

    也没多想,直接走上前去,从背后拍了拍那人肩膀。

    正在暴怒之中,雷青锋大吼一声:“谁啊。”豁然转过身来,待看清了刘元的脸庞,惊的后退一步,才道:“刘掌柜的?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走,咱们边走边说。”他乡遇故知,刘元还有些开心。

    路上极其简洁的说了些自己的情况,刘元转口就问道:“你又是怎么回事?就刚刚。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畜生啊,偷东西都敢偷到本公子头上来了。”雷青锋怒声说道,“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,玉佩就不翼而飞,我从家出来的时候还好端端的挂在腰上。”

    听罢刘元一脸古怪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雷公子的装束,就其这身装扮,简直是将肥羊几个字写在了身上,可不就是瞅着这样的偷嘛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家中之物啊。”雷青锋捂着胸口,作痛心疾首状。

    价值还在其次,最主要的还是其意义重大,雷青锋还不知等妹妹知道这件事之后,会怎么数落他呢,搞不好家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雷青锋神情一变又道:“糟了,不能给你说了,我得赶紧先回去。”小小差不多该回来了,他得先回家。

    “好好,去吧。”刘元望着雷青锋匆匆离开的背影,实在是憋不住了,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继续朝城西走去

    嘴角冷笑一声,雷小小手里紧握着剑柄,绕着圈走到了依旧跪在地上的姑娘的侧面,看着其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心头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姑娘你这是做什么?你我素未蒙面,小女子身娇柔弱,亦是身无分文,就是抢劫也抢不到什么呐。”她嘴上说着眼波又是一转:“难不成,姑娘你是想劫色?”

    眼波流动,真还有几分媚眼如丝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雷小小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“这城西偏僻的城隍庙里,孤寂无人,我一路追踪那可疑男子到此,就只看见了你,难道不奇怪吗?”

    雷小小丝毫没有放松警惕,双目紧盯着女子的肩膀位置,又沉声说道:“而且,你可不是弱女子,孤身一人,在听到我说可疑男子时,却没有露出丝毫害怕的情绪,更是一点都不好奇,岂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你掩饰的很好啊,不仅如此,就这份易容的本事,当真是了得。”雷小小啧啧赞叹着又道:“我也不想多事,把玉佩交出来就放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一句接一句的话说出,好像句句都扎在了女子心底,后者跟泄了气一般,扁着嘴唇:“好好好,这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伸出纤细的手掌,朝腰间的位置掏去。

    抓住了什么,又迅疾出手,一阵白灰脱手而出,飞向了雷小小的眼眸,趁此时刻,女子双膝一弹从地上跃起,远远退开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