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五十五章 阴差阳错

    一旦决定了就做,从不知道什么是后悔,这大概也是从小家里的溺爱,给周少爷养成的习杏。

    本打算回院子里找他那位冷面师父继续练拳的,现在看来只能先放一放了。

    对方显然是不承认师父两字的,但周向文心里已经认其为师父了,不管教的是一招还是半式。

    葫同巷刚才去过,路途不远又熟悉,再加上心里着急,脚步刻意的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咦,葫同巷口子上把守的士兵竟然少了一些?周向文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一点,心下疑惑。

    一直也没打听,周少爷还不知道已经有了那刺客消息的事情,当下也不太注意,随意说了两句,踏步走进了巷子。

    刚靠着别人的名头将杜大人和谢尔冬给吓退了,没想到眨眼间对方又站到了客栈门口。

    “周少爷,刚打算您下次来的时候,好好感谢你的。”刘元从座位上站起身来,拱手就往前走去,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“感谢我什么?”这倒真是让周向文有些诧异,再说那事情也不能直接问,先聊聊。

    “坐坐坐,慢慢说。”刘元挥手打着招呼,本也要拎茶壶给其倒一杯茶又止住了:“这茶你不喜,就先算了,等日后生意好了,给您换新茶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抠的。”周向文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之后,刘元没有一丁点的隐瞒,将之前在客栈内发生的所有事情,都给周少爷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此事既然蹭了别人的名头,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听刘元说完之后,周向文沉默一会儿,然后才开口说道:“如果是真实情况的话,这倒是不碍事,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,之后我遇到谢将军,会与他说明情况的。”

    起初刘元还没懂这句真实情况是何意,想了几个眨眼的时间,才明白对方是指他们客栈真的没有包庇刺客,这话便有些耐人寻味了啊。

    再一想周少爷如此快的又到了客栈来,心里越是琢磨刘元越是觉得有几分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嘴上还是应道:“那便好那便好,起初咱们还以为这样做有些冒犯了,周公子你会不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不过既然借了我的名头,少爷我总要收回点什么报酬吧。”周向文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自是应该的,不知公子您想要什么?”刘元问道,有些摸不清这少爷目的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要多,收入分我一成就好。”周少爷竖起一指晃了晃。

    一听说是这个,刘元心里反倒是松了一口气,笑容逐渐绽开:“应该的,容我之后和徐掌柜的说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紧跟着便反问道:“那不知少爷你再来是为了?”

    话语说完,周向文只是笑,笑的刘元都有些莫名其妙的时候,才终于开口说道:“我来只是想问问,刘元你是否曾经买过一把刀啊?”

    这句话刚刚说完,刘元心跳骤停了一瞬,呼吸一窒

    来了大德郡近十天了,雷青锋从最开始的小心翼翼,开始变的随意了不少,甚至昨儿还去了茶舍听了一段评书,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轻松写意。

    反正来大德郡的目的是什么,是为了做什么,妹妹都没告诉过他,就是雷青锋问了,她也不说。

    没得办法,只能寄情与这些之中。

    今儿一大早的时候,雷小小又从他两暂住的屋子里离开,到现在都还未归,实在是待的无聊了。

    也等不到妹妹回来了,雷青锋独自一人打算再出去逛逛,这几天的时间,他逛过了大德东西两坊,今儿想去去北边。

    一身锦衣华服,腰间还悬了一个香囊和玉佩,一看便是贵公子的打扮,去到哪个酒楼都能让小二伙计眼中一亮,肥羊来了嘛这是。

    刚走在路边,却看旁边的公示牌前围了一圈的老百姓,人头攒动,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本也是闲着无趣,当下就往前凑去,双手推了几下,完全推不开人群,只能站在人群后一蹦一蹦的。

    跳的实在累了,也没看到多少东西,当下拍了拍前面那个老哥的肩膀就问道:“兄台,我问问看,那告示牌上是贴的什么呢?”

    闻言,那男子回过头来:“谁知道啊,就画了张女人脸,也不知是通缉的谁,瞧那模样也不像是空乐派的那姑娘啊。”

    “诶,我知道了。”雷青锋刚要另换一个人问,谁知那人一惊一乍的拍手就又说道:“一准是前几日那个刺客。”

    听是刺客,雷青锋可是来了劲儿,眼神都发着光问道:“什么刺客,来你与我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前段时间谢尔冬谢大人与里间茶舍遇刺一事”

    那人细细说了一番后,雷青锋于心里惊呼,想不到那‘鬼面’竟然是个女子,这可是大消息,见着小小的时候得告诉她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谁都没注意到,人群里一个一身简单布衣的瘦削男子,望着通缉令上的画像轻笑了笑,有些嘲弄。

    转身就要从人群中离开,眼角的余光却正好看见了雷青锋,不,更准确的说是看准了雷青锋腰间悬的那块玉佩,眼神一亮。

    犹如清风刮过一般,晶莹剔透的上品玄翠的玉佩,就到了其手里。

    本来其是不想出手的,可这玉佩当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,没忍住就到了手里,大不了把玩几天再送还回去。

    至于到时候还能不能再找到这位公子,就另说了。

    偷了雷青锋的玉佩之后,男子悄然离开这条长街,现下全城戒严,他暂时出不了城,但他已经找好了另外一处居所。

    往西边的城隍庙走去,一边走一边把玩着手心里的玉佩,果真是温润,捏着红绳在手中抛上抛下,打量着长街两旁的商铺。

    该调查的消息调查的差不多了,雷小小已然打算离城回船,谁知回了家中竟然没有兄长的人影儿,只能寻摸出来。

    恍惚间,一抹晶莹玉润的绿光在眼角一闪而逝,别的都能认错,这玉佩是家中之物,兄长日日贴身佩戴,岂能认错。

    当下眼角一寒,没有立即发作,而是五指捏紧手中的剑柄跟了上去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