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五十三章 溜之大吉

    说来刘莽正在院里练武,还是关键时刻,门刚被拍响的时候,就分了心,只是不想理会,谁知道一连拍了十几下不说,还骂骂咧咧的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着声和语气,他就猜测是城中哪个泼皮,当下这武也是练不下去了,索杏收了势,龙行虎步的走到门前,就要给这敲门的人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开了门后低眼一瞅,一个矮小瘦皮猴似的男子斜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刘莽刚说了一句话,六子便跟个蚂蚱似的往后一蹦几步远,指着刘莽道:“杜少,你瞅瞅,可是这人?”

    那刘莽的大脸一出来,杜季就认了出来,当下双掌一合,啪的一声响:“叫少爷我好找啊。”

    寻声看去,刘莽心底悚然一惊,杜季他当然没忘,不过倒也不怕,硬着腰板梗着脖子就问道:“怎么,杜家少爷心眼如此之小,事情过去这么久,还要与我过不去吗?”

    过不去?可不是本少爷与你过不去啊,惹上了那位母老虎,你怕是这辈子都没个好果子吃了,杜季心里冷笑想着,面上却是微笑迎了上去,抱拳道:“哪里,那事我早就忘了,今儿来找你是有别的要紧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的,不请我进去坐坐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刘莽思索一番,这事迟早得要解决,既然撞上了,于这大德郡城内,想躲是躲不掉的,遂缓缓打开大门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成了一半了,心头暗道一声。

    望着那男子走进屋内,杜季眼珠一动,转头对周少爷细细耳语一番,说完就看见周少爷领着六子离开,独杜季一人走进屋里,反手将大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别说,此刻只杜季一人,望着刘莽宽厚壮实的背影,他心头还有些发憷,强给自己撑胆跟上。

    院子不大,自比不得杜府,没走多久,便来到了当初刘元与其喝酒的小院,于石凳上坐下,刘莽沉声道:“有什么事就在这儿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买你刀那人呢,知道他去哪儿了吗?”杜季笑笑问道。

    本来夏玲玲只是让他找到买卖双方中的一人就好,可杜季还想多立功,于是打听起那红衣服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你问这个干嘛?”刘莽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刘元的身影,于是警惕的看着杜季道。

    “唉,就是随便问问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那人我又不认识,刀卖了之后,就没理会了。”刘莽又不傻,明显能看出杜季揣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来的,当下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见得吧,我可记得当日你两坐一起吃饭来着不是。”杜季笑了笑,并不打算放弃,还要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“嘿,我说你这人什么意思?那刀我卖就已经卖了,你休想再打什么主意!”刘莽显然有些怒了,一巴掌拍在石桌上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急什么,我就是想再看看那把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儿来若是只说这件事的话,就可以走了,我无可奉告。”刘莽一伸手指着门外。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杜季一个字还未说完,刘莽便豁的站起身来,“你走不走,不走我可要动手了。”宽厚的身子,给了杜季莫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。”杜季嘴上说着,后退着便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门之后,暗叹一声晦气,擦了擦额头上的唾沫星子。

    独自一人坐在院中,刘莽眼神闪动,心里细细揣摩着杜季的来意。

    应该是想要抢刀,再一想又不对啊,既然是为了刀,以杜公子的势力和脾杏,早就该动手了啊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因为先前三皇子,还有城中守备之死的事情给耽搁了?

    又或者对方的目标不是刀,而是他那位兄弟刘元?不行,不管是为了什么,一准都不是好事,他今儿虽然将杜季赶出去了,但看这架势,那人定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一个四体不勤的少爷,他刘莽当然不怕,忌惮的是对方背后的势力,如果真要来硬的,想到这儿,刘莽眼神一寒,起身就朝屋子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几个空空荡荡的屋子转了个遍,再没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了,也没多少要带的玩意儿,随便扎了个小包袱,就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自刘元走了之后,他再没吃过什么好酒好肉了,唯一一点银子都是省吃俭用。

    当然看他如今这体型也知道,省也没省到哪里去,毕竟练武消耗忒大。

    整个房子里,除了这地和这房子还值点钱以外,再没别的了,也没什么好留恋的,最后忘了屋内一眼,紧了紧身上的包袱,刘莽转身踏步离开。

    避免被回去之后的杜季,带上一帮人来个瓮中捉鳖,他先跑了再说。

    没有先往出城的方向赶去,刘莽兜兜转转离开了这条石板路,往东坊一个偏僻的地儿行去。

    眼前一扇厚实深黑色的大木门,刘莽皱了皱眉,嘴里咀嚼着上次记的口诀,伸出宽大手掌拉住门环扣响了大门。

    起先像他这样的人,只能晕了之后才能到那地儿,醒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个面具,他还是个牛头面具来着。

    不过自从长燕派在城中公开招收弟子前后那段时间,有些情况也悄然改变了,他被告知了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得知了此地,当初一堆面具,什么头戴猪狗面具的人都见不着了。

    心里还在计较着,门悄然被打开,一个长瘦脸男子露出头来,上下打量了一番刘莽后才压着嗓音道:“小铺子卖点珠花,柏玉和息沙,客官买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息沙二两,柏玉一块,不是,三块三块,然后珠花,珠花多少来着,一对?”刘莽尴尬的笑笑,挠了挠后脑勺,模样滑稽的像极了一头黑熊。

    此地儿他一共就来了两次,上次开门的还不是眼前这位,也不知能不能进去。

    “够了,进来吧。”男子一听刘莽的答案,无奈的摇了摇头,能对暗号对成这样的,眼前这莽汉也是独一份了。

    得了杜季的吩咐之后,周少爷带着六子就往夏府走去。身为老爷子最疼爱的小儿,夏家的事情他也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对方如此重视,得知消息之后,那位夏家小姐竟然亲自跟着他来了这处石板路中间的宅院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