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五十一章 同出京都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几个字,语气听山去也格外平静,但没来由的随着话落,应泉便感觉整个屋子内都冷上三分。

    原本应泉这位新进天级御使,以为养了一条‘青霜’的古分宗和蛇待的久了,就已经够冷了,没想到一向看上去笑嘻嘻的胖御使罗犹林,此刻也有几分冷。

    当然两人的冷是不一样的,前者古分宗说是冷,更多的还是阴冷,而后者罗犹林就是冷,寒冷,冰冷,如寒冬腊月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待如何?”古分宗冷呵一声,面无表情,身子前倾几分又道:“如今咱们元御阁依旧不敢有大的动作,可就算是只有一个人能去,这个人也不该是你罗御使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右手也放在了桌面上,青霜顺着古分宗肩头手臂,缠绕着滑到了了手腕上,扬起蛇头,一双三角眼颇有神韵的盯着罗犹林满身肥肉。

    好似这蛇,就是古分宗的延伸。

    两人此刻便犹如那针尖对麦芒,又是相对而坐,同为天级分毫不让。

    无形之中,有看不见的气浪顺着两人紧贴着桌面的手掌,猛击而去。

    坐在古分宗右手边,还有些无精打采的老苗头,眼看着这一幕,顿时来了精神,抱着膀子摆出一副看好戏的姿态。

    比起众人来说,武力稍逊一筹的应泉,堪堪才发现两人动静,便瞅见元使大人那截空荡荡的袖子,轻飘飘的在桌上一点。

    将要还未发生的一切,霎时间消散于无形,“造次。”看了罗古二人一眼,元使重重的落下两字。

    又道:“你俩这是欺负我这个断了手的残废,掌控不了局面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两人异口同声,好似那桌子烫手一般的同时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无意义的事少做点,既然圣上没给元御阁一个命令,那这页秘籍就是个烫手山芋,抢到也不是没抢到也不是,如此便派个人密切关注此事就好了。”最终还是元使大人说出决定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个旁观者,也不太好确定呐,需要足够冷静,不会冲动,太强不行,弱了更不行,恐被波及就难保一条小命。

    “大人您以为哪一级的合适?”应泉问道。

    “玄级。”

    “玄级中如今还在阁内的,窦岐初如何?”应泉细细想来,如是说道,窦岐初三个字出口,古分宗缓缓抬起头来看了其一眼摇了摇头:“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正好。”罗犹林微微一笑,牵动两颊的肥肉。

    显然应泉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多人的认可,余下几位天级除了老苗头外,都纷纷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元御阁日渐落寞,整个阁内还能有几分出类拔萃的年轻人更是少之又少,这位窦玄级,正是让他们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许是想到了什么,缺胳膊看着应泉问道:“可是那使一把白剑的娃娃?”

    在应泉点头确认之后,元使大人拍板定下:“好,那就是他了。”

    张了张嘴,古分宗还想说些什么,元使大人已经朝他看了过来,更是率先开口道:“便有古御使去通知这娃娃吧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古分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此事说罢,元使大人又就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些事情做了些安排,散场之后,应泉跟在元使大人身后去了那小阁楼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应泉先是问了些有关三皇子与太子的事情,类似于这样的话题,也只能二人私下谈起。

    阁中不排除某些人偏好三皇子,甚至于当年三皇子习武时,阁中几人还算是三皇子的师父,不过此事应泉知道的也不清楚,只是听说罢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如今整个元御阁还是站在太子一边的,包括几大元使都是如此态度。

    当今圣上身体每况愈下,应泉心里一直有个大不敬的想法,那便是他总觉得皇上活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太子登基是迟早的事情,元御阁是借此乘势而起还是继续蛰伏,即使是他也不好预料。

    阁中亦不止他一个迫切的想要看到元御阁再现昔日辉煌,尤其是古御使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用太过忧心。”缺胳膊走在前面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大人您是心中有数了。”闻言应泉追上去一步,眼神一亮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倒不是,只是此事你忧也没用不是。”缺胳膊扭头看着应泉,仰头大笑两声。

    “”应泉抿了抿唇,看着元使大人的脸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向来不苟言笑的元使大人,冷不丁的说笑两句,怎的如此尴尬。

    但也因此让应泉确定了一点,元使大人的心情似乎不错,思虑再三应泉问出了那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大人,卑职一事不明,不知其余三位元使大人,如今是在?”

    本来以为这是个如何严峻的问题,应泉问出口之前心下还有些忐忑,谁知对方压根儿不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只听元使大人随口就说道:“斜眼去了西北苦寒之地,上次老苗头金雀楼船上一战的事你也知道不是,又有了菩萨蛮的踪迹。至于歪嘴嘛,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两人已经进了小阁楼,虽说斜眼歪嘴缺胳膊和少腿四个外号世人皆知,但应泉等人是断不敢如此叫这外号的。

    也就元使大人自己,能如此随意的叫出这名号。

    “那四号元使大人呢?”顺手将房门关上,应泉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说少腿?”缺胳膊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情,摇摇头:“不能说,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离开屋子之后,老苗头嬉皮笑脸的追着古分宗而去,四下无人,一个蹦跳就落在了古分宗身前。

    虽说是一大把年纪了,但老苗头行为举止比古分宗还年轻,整个元御阁内,最是暮气沉沉的便是古分宗了。

    不待古分宗发问,老苗头说道:“你刚才不太乐意元使的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古分宗冷冷道,侧身让开老苗头继续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回答的是遵命两字,而不是其他,是在表示自己只能顺从上级的命令,其实心里是不愿的吧。”老苗头自顾自的又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窦岐初那娃娃,老头子我也瞧过,根骨很好,锋芒又凌厉,能在楚牧当面的气势下剑出鞘的人,整个江湖也不多”

    完全没注意到古分宗越来越冷的脸,老苗头叽里呱啦的说了一路,压根就停不下嘴。

    当初太清山的事情,自然瞒不过元御阁这些个天级。

    至于楚牧以势压人的事情,其以势压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元御阁大门正上挂着的匾额,就是最大的势,压了整个元御阁快三年了。

    “养蛇的你大可不必担心,搓搓这孩子的锋芒和锐气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蓦的顿住脚步,古分宗转身看着老苗头:“说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句。”老苗头看了看天边被云层遮住的太阳,竖起一指道:“凡事过犹不及,你若仅仅是要一柄杀人利剑,便当老头子我多嘴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字说完,老苗头转身离开。古分宗看着老苗头的背影,无声的动了动嘴唇,依稀可见正是多嘴二字。

    但一番话,还是说进了古分宗心里,想不到一向表现的有些游离于元御阁这番小天地之外的老苗头,看的如此透彻。

    定了定心神,古分宗这才转身走进屋内,人还未见,耳中已能听得刷刷的剑声。

    对于如今人丁稀少的元御阁来说,身为玄级御使的窦岐初已经能一人住这般大的一处院落了。

    静静的站在廊下,没发出一点动静,直到窦岐初收剑而立之时,才看到廊下站着的古分宗。

    忙走上前来,道:“大人。”对于这位将其领进门的古大人,窦岐初一直都十分敬重。

    “恩,剑法略有长进。”淡淡的点了点头。明显可见窦岐初脸上露出一丝喜色,他练剑向来勤苦。

    勤苦是别人看来,他是喜剑之人,不觉其苦。

    古分宗说话向来没有废话,直接言道:“现有一事要你去办,过仁河,下大德郡,取几个通缉榜上的人头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何时出发?”困在京城,窦岐初都闲的双手发痒了,一听这事顿时浑身都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。”

    望着窦岐初离去的背影,古分宗嘴角微翘,没人知道他悄然将这件事换了个说法。

    言语中没有丝毫提及到雷家、万安镖局和那一页秘籍的事情

    正如先前元御阁诸人议论的那样,他们都知道了那页秘籍的事情,圣上自然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但皇上他迟迟没有个决断,终于在今天下了朝,走在路上的时候,心头有了明确的想法。

    即使知道雷家做出这样的事情,如今的大魏也不能查,更是不能拿其怎么样。

    却不代表他心里没个怀疑,其中必有内应,便是不知是太子是三皇子,还是其余。

    不过这东西,该拿回来,他得拿回来。

    一边批着今日奏折,一边喝了口参茶,搁下玉批金笔,偏头看着候在一旁的大内总管吴松,皇上低声道:“吴总管。”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趟镖走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这话跳跃的有些快,若不是跟了皇上几十年的吴松,还真跟不上皇上的思维。

    “三日前的消息,到了仁河上段,估摸着半月之内,会到胭脂河上大德郡边,就是再慢,二十天也得到了。”吴松躬身应道。

    “恩,是时候拿回从宫中流出去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,臣这便去安排人手。”吴松说着就打算退出殿去。

    却突然被圣上叫住道:“你跑一趟吧,务必将那东西追回。”看来圣上是动了真火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吴松抬起头来,迟疑惊讶的看着皇上又道:“就那几个江湖余孽的势力,由掌印太监出手也足以。”为护皇上周全,他从未离开过圣上左右。

    “臣忧心您安危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便被圣上打断道:“卿的担心过多了,于这皇宫大内之中,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即使如此,吴松还是不放心,安静的勤政殿内,只此君臣两人,吴松难得的与圣上多争辩了几句。

    最终吴松还是妥协了,他亲自走一遭仁河,换了手底下最信得过的掌印太监齐闲守在皇上左右。

    出门之后,吴松长叹一声,他能察觉到圣上的心思越来越难以琢磨,而且也越来越多变。

    临行之前,更是给了他最高的权限,无论是皇亲国戚,只要敢拦,可直杀之。

    望着四面的高墙大院,红漆长柱琉璃瓦,这皇宫大内之中,当今圣上要想出点什么事,还真的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索杏也是他亲自前往,应该能以最快的速度回来,倒也不至于太过担忧。

    而且楚牧远在太清山,若是楚牧在宫中,吴松是断不敢离开,当下不再多想,在宫中交代了一番情况之后,再三叮咛了齐闲一些事项,这才出了宫去。

    站在朱漆金珠宫门外,吴松长身而立背着双手,深吸一口宫外气息。

    想他一身澎湃内力,一直养在深宫之中,多少产生了些无用之感。

    握紧双拳,又在眼前摊开,低声呢喃:“这杀人的手,生了些啊。”

    语罢,几个闪身便于紫禁宫城前消失。

    江湖十大高手中没有吴松的名,只因其长居宫中罢了

    却说周家小少爷离开了葫同巷之后,径直往那大院走去,嘴里还回味着七香水煮鱼的滋味。

    他庆幸自己信了当初楼上那人的话,当真不亏,只是有些遗憾没能将刘元招至麾下。

    路途不近,周少爷就当是饭后运动了,还远远的看见那院门的时候,一眼瞅见六子正候在门口。

    哟,有消息了?周少爷眼神一亮,快步往前走去。于此同时六子也看见了他,小跑着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都不等周少爷发问,后者已然迫不及待的道:“少爷,您说的那人有消息了,确定了五个目标,还需您亲自过眼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速度很快嘛。”今儿喜事不少,周少爷显得格外开心,拍了拍六子肩膀。

    “走,边走边说。”此事他还需要去找杜公子。

    “诶,其中一个是个破落户,本来家底还不错,却短时间内被其败光,像是个卖刀的人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