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四十九章 人不见了

    “呃。”听的对方嘴上如此说道,谢尔冬与杜如疑两人对视一眼,同时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估摸着是面子上过不去,谢尔冬挺胸抬头一双牛眼瞪着刘元道:“你若敢诓骗本官,可知道是何下场?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啊,不是,小民岂敢欺瞒,如若不信,此事一查便知,那茶舍的伙计都能给我作证,相信他们一定还记得那日情况。”刘元苦笑着再次解释道。

    心里却是暗自好笑,这些人要是找刺客,那肯定不是他,鬼面倒的确是他。

    从鼻子里发出一声重重的冷哼,谢尔冬转而问道:“另外那位姑娘呢,本官也有事问她。”

    当初第一张纸上所记载的那些三级嫌疑的人,谢尔冬印象深刻,当时在牢狱里便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经过杜如疑细细分析,最终发现这小客栈里的两人,无论来历还是所处的位置亦或是回到客栈的时间点上,都有洗不掉的嫌疑。

    听见外间闹得动静,徐明也跟着走了出来,听了几句也明白了是个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脸上不由得莞尔,那姑娘是怎么回事,还能瞒过他的眼睛吗。

    当下只听刘元朝楼上喊了起来:“裴姑娘。”

    结果连着喊了三四声,楼上都没有什么反应。徐明心里并不觉得奇怪,反倒是刘元纳罕的道:“呵呵,二位别急,我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蹬蹬蹬的往楼上走去,临在门前,刘元又敲了敲门,屋内依旧没有丝毫反应,心头一突便有了几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双掌一用力,推开门来,“啊!”刘元嘴里轻呼一声,入眼是间小屋,阳光明媚,空空如也,哪里还有那裴姑娘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瞬间脑海里转过数个念头,待再次将门关上之后,刘元心里已经想好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都不等谢尔冬两人问话,刘元站在楼梯上率先开口看着徐明道:“那裴姑娘啥时候走的啊,老徐,你瞅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,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。”徐明眨眼间明白了刘元的意思,面上恍然大悟,拍手道:“一大清早便离开了,怎的,屋里没人吗,先前我在后院忙活,也确实没看见那姑娘回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答如流,三言两语之间,便把这事和他们扯干净,别到时候再算他们一个包庇之罪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些人就是查,也只能查守在这一片那些士兵一个看守不严之罪。

    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,谢尔冬心里已经知道那女人多半是跑了,上前几步,一把推开楼梯口的刘元:“闪开。”自己朝楼上跑去,又扭头朝手下人吩咐一句:“给我仔细搜这间客栈,里里外外的都不要放过。”

    进了那姑娘住的房间,果真无人,杜如疑跟在后面进了屋,以他老道的眼光认真检查了一番,也未发现任何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这姑娘既然无故消失了,他便有十之八九的把握认定那女人是个刺客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看着谢尔冬问道:“谢大人,当日你被刺杀,可发现那刺客是男是女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倒是不好说。”谢尔冬闻言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日情况,然后眼睛一亮:“应该是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想到那日交手过招的情况,言语间多了几分肯定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可以缉拿此人了。”杜如疑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下了楼,再次将客栈弄的驴飞狗跳后,依旧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。

    但想到当日自己被刺杀,又想到他因此可能会遭受到的处罚,心里便越发的难受。

    当下站在大堂,一挥手就大声说道:“这客栈涉嫌包庇罪犯,给我封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还没什么的刘元与徐明二人,一听对方这话当即又急又怒,刘元上前一步道:“大人,你这不讲道理啊,我两与那姑娘可是一点关系没有。”

    徐明自也是心头大怒,双拳握紧又缓缓松开。

    “呵呵道理,你这间客栈竟然敢收容刺客,没抓了你两人都是好的,还要的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谢尔冬怒呵一声,说罢就往外走去,如今确定了目标,他没那闲工夫和两个百姓多做纠缠,赶紧拿了那刺客交差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知道说是说不通了,刘元眼神一闪,望着对方的背影朗声道:“草民倒是无所谓,可这间客栈也有周少爷一份,大人您既然要关这客栈,是否应该先知会周家一声,否则我怕您之后闹出什么误会就不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刘元没有想到他这么快,就要扯周少爷的虎皮来做大旗,希望周家的名头,能让对方忌惮一二,若能借此保下客栈,便是承了周少爷的情。

    “哪个周少爷?”果然谢尔冬顿住脚步,转过身来双目直视刘元。

    “周向文。”

    三个字说完,场间陷入了一瞬的沉寂,这位不务正业的周少爷的名头他自是听过的。

    眼角跳动,谢尔冬在心里权衡着,他自不可能怕了这么个孩子。

    但如今他是诸事缠身自身难保,当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招惹上周家,更何况对方还是周家最疼爱的小儿子。

    都不需要周家直接出手做些什么,只需要在刺客一事过后落井下石,就够他喝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而且真较起真来,还是他的不是,与一个孩子死磕到底,照样丢了脸面,真论起来,他谢尔冬就是有理也变得无理。

    此刻的杜如疑眼观鼻鼻观心,神在在的站在一旁也不言语。

    那位周仪卿与他不同,前者年纪大了,资历深,在城中颇有威望,就是那位夏家姑娘都礼敬三分。

    他杜如疑可犯不着在这个档口,再插一脚浑水,讨不了好,还要惹一身骚。

    但,谢尔冬想回来,真要是就这么算了,他又有点心不甘。

    此刻的客栈两人面上平静无波,心里忐忑不已,场面一时间有些僵持。

    还是刘元率先打破僵局,上前半步抱拳道:“多谢大人看在周家的面子上,放小店一马,草民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诸事繁忙,若是再晚了,恐抓不到那女嫌犯,便不多耽搁大人功夫,来日定当为大人摆上宴席,聊表谢意。”

    台阶和理由都给你了,现在你该走了吧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