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四十八章 江湖夜雨十年灯

    “周少爷慢走,改日再来啊,随时欢迎。”徐明与刘元二人一左一右的站在门口,你一句我一句的说道。

    本来都走出几步的周向文,闻言又转身走了回来,一把拉住刘元的右手,还未开口说话先打了一个嗝,然后才翻着白眼说道:“你当真不再考虑考虑了?”

    不怪周少爷毫无形象,实在是那七香水煮鱼太过美味,坐着就停不下来,一时不查给吃撑了。

    连日以来练武,消耗就大,再加上本来也饿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您的美意。”刘元略表歉意的笑笑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唉,遗憾,真是遗憾,我那小院独独就差了刘元你这一式人物,失色不少。”看来遗憾不似作假,周少爷颇有几分痛心疾首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不会放弃的,今后你只要想来,我那院子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。”周少爷拉着刘元的右手,明明少年模样,偏生还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他的手背又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为你专门开间酒楼你也不愿,罢了,本少爷也不喜欢强迫别人,那你便留在这里吧,今后只要有人敢来你这小店惹找事,你就报我名字,保证无人敢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“感激不尽。”刘元此话发自肺腑,眼前这位周少爷怎么说也是为杏情中人。

    看着那位周公子离开葫同巷后,刘元一把勾住徐明的肩膀:“这当真是时来运转,老徐,咱客栈的好日子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谁知后者往前快走了两步,眼神玩味的看着刘元,调侃道:“刘老弟你不仅招姑娘喜欢,也招男的喜欢啊。”

    “嘿,我说徐兄你这话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逗你的,好了不开玩笑了。”看着刘元的模样,徐明捧腹笑了起来,笑完又摆了摆手在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原本孤单的日子过习惯了,又当爹又当娘的带个娃,徐明养成了个沉默寡言的杏子,本来他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自刘元来了之后,他反倒是乐观开朗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说正经的,刚才那位周少爷如此做派,我倒是想起了一个人,城中有一人符合这情况。”徐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,这水周少爷喝不惯,他却是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“哦,谁?”刘元倒是真是好奇了,拉过长凳坐下,摆出倾听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好养闲人周少爷啊,与啥也不会杜公子齐名,他二人家中长辈又分别是城中司卿与仪卿。”徐明跟着便讲出了这位周少爷的故事。

    听的刘元啼笑皆非,想不到有一天他刘元也会被别人以这种方式看重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位裴姑娘倒真是意志力强,刘元水煮鱼做了多次,那香味在客栈里乱窜,她都未表现出一点好奇。

    没别的事,徐明去了后院,看看虫虫在干嘛。

    发现这小子正和一驴一狗玩的开心,他看着儿子的面容一时间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像你更多啊”忍不住喃喃低语。

    两人的分离没有谁对谁错,不过是理念不同,关乎此事,硬是谁也不肯相让半分,即使是如今,他徐明也是不让的。

    那女人说要出去寻个答案,抛下他这个丈夫和三四岁大的孩子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说是有一天她能确信自己必定是对的,或者他徐明一定错了就回来,如果一直没找到答案,儿子五岁那年她也会回来。

    一走就是快四年了吧,两年多快三年前,大魏皇上马踏天下,江湖血雨腥风,他心头也曾有过担心。

    担心其实只是他这位丈夫的人之常情,她,并不需要担心。只是如此一来,江湖倒退的厉害,她还能找到答案吗。

    心里不由得又想起了先前周少爷练的那两手拳法,还有城中长燕派的事情。

    背着双手,微微仰首看着细雪纷飞的天空,自言自语:“这江湖夜雨,何时又曾停过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有些寒了,徐明紧了紧身上衣服,往前去两步蹲下身来,招招手道“虫虫,来,告诉爹,你几岁了。”

    虫虫丢下大黄,跑到徐明身前歪着脑袋说了三个字:“七岁啦。”

    “七岁了啊”徐明揉了揉儿子脑袋。

    之所以想卖这个客栈,是因为实在难以为继,之所以不卖这客栈,不就是怕她回来找不着家门吗。

    即使比起约定的时间已然晚了两年,更是不知继续等下去还要等多久,但听着儿子嘴里念叨娘亲两字,他都不会再把这客栈卖了。

    你这撒谎的女人呐,徐明心头暗叹,将儿子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坐在大堂,刘元身体摇摇晃晃的在琢磨着落叶诀这身法。

    山荒刀法他已练到了第三式江山如画,第二式巫山云雨小有所成,纯阳霸体也未落下,只是进展缓慢。

    突的刘元耳朵一动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大声朝后院喊道:“徐兄,又来客了。”只因久未有外人踏足的葫同巷再次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刘元整了整身上衣袍,心里暗想今儿真是怪事,客人还接二连三的来。

    不过待刘元看清站在门前的客人时,却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是客人,两人他都见过。左边一位微胖的威严男子,曾在花灯会上现身,没记错的话便是郡城司卿。

    右边一位几日前才见过,正是于茶舍被刺杀的那位,这几日他也听说了,是城中守备大人的副手——谢尔冬。

    “不知二位来此是为了?”刘元面露诧异,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问你,刺客刺杀当日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没什么废话,一眼看到刘元,谢尔冬上前一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里间茶舍啊。”刘元理所当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果真是你,你这是承认了?来啊,给我将此人抓起来。”一听里间茶舍几字,谢尔冬双目大睁,一行守卫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就连杜如疑都没想到,对方如此轻易便承认了,这未免也太轻松了些,怕对方狗急跳墙,杜如疑还往谢尔冬身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“等等,都什么跟什么啊。”刘元面露苦笑,赶紧摆手解释道:“我意思是大人您被刺杀的时候,我正在里间茶舍听评书呢,怎么都不可能是我啊,茶舍伙计掌柜等,都能给小人作证啊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