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四十六章 挨打

    说来冷面男子来这小院里也得有好几天了,却不管周少爷如何旁敲侧击都没有透露自己名字,连个姓也不说。

    起初周少爷心里还端着傲气,毕竟在他们周家,他那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贵公子。

    找了好些人来试探男子的底,往日手底下那些号称喷火郎君,水底白蛟,八手罗汉的各式高人,在男子手底下全成了软脚虾。

    没有一人能走过一招,甚至说,对方都没有出手,他手底下这群虾兵蟹便莫名其妙的就自己人打自己人打作一团,然后倒了一地。

    心头暗恨的同时,周少爷也是彻底的没了脾气,对方就像一块顽石,还是特别硬的那种。

    不服不行,不止是周少爷,那些本来心里还有些嫉妒心思的人,彻底的偃旗息鼓,更是把这小院当做禁区,唯恐避之不及,再无人踏足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如此厉害,周少爷缓过劲儿来以后,便起了拜师的心思。

    长燕派进不去,若能拜此人为师岂不更好,而且家中无人知道,看还有谁会阻拦。

    想到就干,之前就顺嘴提过,他已然被拒绝了一次。

    但他不甘心,也不罢休,心里念着可能是因为自己没行大礼,所以这次他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这一跪,那男子当真愣了一瞬,紧跟着便右手虚托,将周少爷从地上扶了起来,第一次认真的看着周少爷摇了摇头道:“我不收徒。”

    四个字说完,可明显看见周少爷的脸色都变了。虽然练武的时候多,但男子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怎么说也是个娇生惯养的少爷,跪都跪了就得到这么几个字,无论面子还是心理都过不去。

    再说他住在这儿,也算是承了对方的情,他不是一个喜欢欠别人的人。

    不等周少爷开口,男子便接着说道:“徒呢我是不收了,交你个一招半式倒也不妨事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,那可太好了。”周少爷双目一亮,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随我进屋吧。”说着男子一低头转身进了木屋。

    无论男子是坐卧行走都背着这个大木匣,起先好奇的人不少,后来,后来就没人敢好奇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依旧好奇,却不敢问了,自也包括周少爷在内。

    “喜欢什么?”嘴里问着,男子伸手摸到了周少爷的小臂骨上,讶异一声:“没看出来,你真还有一点习武天分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从这位嘴里说出有一点天分,是如何难得的事情,但也足以让周少爷高兴了,当即乐的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道:“哈哈,我就说吧,我就说我不是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看对方乐的这样,男子不忍心说出可惜习武年纪大了点的话。

    只听周少爷又有些气愤的道:“就这样,我家老爷子还拦着我,不让我进长燕派。”

    “长燕派如今那几手沽名钓誉的掌法,不学也罢。”男子用平淡的语气说出这话,听的周少爷暗自咂舌。

    “啊,对了,您刚才问什么来着,我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“恩,喜欢什么兵器或者拳法还是腿法?”男子收回手来。

    “您是都会吗?”周少爷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是,你到底学是不学。”

    “学学学。”周少爷赶紧点头,“兵器不太方便,就拳法好了。”说着还出了一拳,比了个架势。

    话语刚落,砰的一声,男子一拳就打了出去,周少爷应声而飞,撞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咳嗽两声,还没来得及问话,男子下一拳就又来了,只听空中悠悠飘过一句:“想学拳,先挨打。”

    杜府内,谢尔冬火烧屁股的找到了杜大人住处,后者一杯茶还没喝完,就看谢尔冬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何事如此惊慌?”杜大人放下手中茶杯,瞪大双目看着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急事,那刺客的事情,杜大人你帮着分析分析。”说着谢尔冬便将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叠纸张。

    “这事急不来啊。”摸着下颌,看着手里纸上记载的东西,杜大人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知道这事是守备大人交代下来的,杜如疑心中便有数了,自也是十分重视,当下两人又往牢狱而去,审审谢尔冬抓的那些嫌疑犯。

    日落月升,日复一日。

    六子自接了周少爷的命令之后,岂敢不尽心尽力,城中大大小小的混混头目,还有一个个乞丐团的人都散了出去,帮他寻找一个大饼脸的汉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名字,也没见过真人,找起来还真是有够困难的。不过六子不愧是此道行家老手,短短时间内被其锁定了几个目标。

    挨个记下之后,打算先回院子里找到周少爷交个差,让其认认人再说。

    谁知道去了周府没找着人,回了院子之后得知周少爷出去了,也不知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紧跟着又听院子里的人说,前几天时不时的就从院子深处传来周少爷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听的六子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,深深的望了西北角一眼,打算将那把躺椅搬的更远些。

    掰着手指头算日子,过去八天了,徐明望着门外丝毫没有离去迹象的守卫,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咱这客栈什么时候能再开张啊。”徐明走回来对着桌旁的刘元说道。

    刘元正和徐明的儿子虫虫玩着翻绳的游戏,几日时间,两人便混熟了,刘元发现这虫虫倒也挺懂事的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他也没闲着,独自一人练着那落叶诀的身法,如今算是刚刚入门,离水泼不进的境界还差的远。

    “急是急不来的,再等等吧。”刘元闻言头也不抬的说道,他估摸着只要楼上那位裴姑娘一日不被抓,这些人可能就一日不得走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几天以来,裴姑娘倒也是深居简出,曾经两天都没见着人影,就在刘元都怀疑这姑娘怎么着的时候,她出来要了几个馒头后又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七香水煮鱼,是这间客栈吗?”

    一句话惊的刘元两人同时抬起头来,正说着开不了张呢,想不到这就来了?

    只见客栈门前站着个一身锦衣的少年,双手还带着个铁护腕,显得有些不伦不类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