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四十五章 求贤若渴周少爷

    这商船可大,桅杆旗番下的行人显得密密麻麻,多半是运了一船的商货,还是十多个商家联名,才有如此多的人手和物品。

    听见背后有人喊,雷小小转过身去道:“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诶,就来了。”雷青锋顺着商船的木梯,背转过身一步步的走下船,然后才小跑着过来。

    那日离开了晴川之后,雷小小早早的便将具体情况通知了家里,自己随兄长还有叔叔顺着鸡鸣山追踪上去。

    只可惜的是,发现的时间太晚,他们几人追踪到了甘济道才发现追丢了,后来汇同家族还有万安镖局的人,才明白他们被人带偏了方向。

    那些人真正的去向是西边,后才确定了那些人的最终目标是西南道。当即也不走陆路,顺水到了大德郡来个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说到底其实雷家还是被殃及的池鱼,当初那些人只是想劫皇家的镖而已,可没想到还有这么大个惊喜。

    “我说妹妹,咱们真要进这大德郡里,要不我看还是在船上候着吧,就凭咱们两个也顶不了大用啊。”

    雷青锋看着前边儿那高大的城门,就有些发憷,往前快走几步赶上妹妹的步伐,拉了拉她的衣袖又小声道:

    “我可听说了,如今这大德郡不是以往的大德郡了,都是反贼,像你我这样的,搞不好被抓了就是人质。”说罢雷青锋眼神闪烁,十分心虚。

    不论雷青锋说什么,雷小小都当是没听见,只在堪堪快要走到城门前时顿住脚步道:“你要实在是怕的话,就先回船上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那不行。”雷青锋说着一步跨到雷小小身前,昂首挺胸看着城门:“我怕什么,你哥我这主要是担心你,岂能将你一个人丢在城中,我得保护你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已经走了上去,望着自家兄长背影,雷小小一时间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摇摇头跟上前去,说起来也确实是没什么好担心的,他两只要不傻到自报家门,谁认识他两是谁?

    却说周小少爷离开酒楼之后,直接去了他在城中另外一处宅院,他招纳的那些人才,都在这院子里。

    别人都是金屋藏娇,他这是装了一屋子的闲佑人等。

    进了门之后,听着大家都恭敬的喊着少爷,小少爷颇有几分自得和飘飘然,点头微笑着挥挥手就朝里走。

    像杜季交给他的这件事,他心里已经知道找谁最为合适,之所以大包大揽的将这事揽到自己身上,乃是为了给他自己证明。

    证明他长时间以来的努力是有用的,如今世道变了,说到底周小少爷心里也是有点想法的,于这乱世之中安身立命。

    “哟,周少爷。”一头戴高绒小帽,一身青蓝布衣外罩棉绒坎肩的男子,正在躺椅上闭目小憩,翘着二郎腿,手里还把玩着两个铁核桃。

    整个小院里,只他一人一椅,颇有几分独霸的意味。

    许是听见了脚步声,男子睁开眼来,瞧见周家少爷后,双脚一蹦站在地上躬身上前行了个大礼,脸上笑得嬉皮笑脸的。

    “这小日子过得不错嘛,恩,六子?”周少爷笑笑径直走到院中大树的石台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都是托您的福。”六子笑笑上前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整这些没用的,少爷来有事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六子眼咕噜一转,没有急着打包票。

    “帮少爷我找一个人,一把刀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六子点头哈腰,眼神一凝。

    杜季只给周少爷交代了一个人,就是卖刀的刘莽,因为刘莽长了一张大饼脸,比较有特点好描述,而且像是郡城本地人。

    至于刘元,他实在是没多少印象了。

    只依稀记得那是个一身红衣服的男子,可整个大德郡不知有多少穿红袍的,再说,人不能日日都是那一件衣服吧。

    所以只依靠这一点,想在偌大的大德郡内找一个人,无异于大海捞针,只能依靠他自己亲眼见到时,才能识出。

    细细将知道的情况交代出去了之后,周少爷又给六子点了几个帮手,谨防遇到打斗的情况,也好能斗上一斗。

    听完周少爷的描述之后,六子脑子里灵光一闪,就觉得这汉子听着熟悉,多半是见过的,只不过这一时半会的想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就这些,找到之后,我不会亏待了你,去吧。”说罢周少爷打发了六子离开,在院中无人之后,周少爷起身朝门后一个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整座院子都住的是他请来的这些能人,但能人那也是分了层次的,越往院子深处,地位越高。

    在整座院子的西北角最深处,有单独一小院,院中有一独栋木屋,四周空无一物,显得有几分孤寂,此地除他以外无人能够涉足。

    就连他,每次踏足这块地方,都显得小心翼翼,轻手轻脚的模样,仿佛怕惊扰了谁。

    先是站在院门口,伸手敲了敲大门,咚咚咚的一连响了三声,从木屋里传出两个字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听见回话了之后,周少爷这才敢走了进去,如此做派仿佛不是自己家一般,比进皇宫还要拘束几分。

    “那件事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一面容冷俊的青年男子于木屋前长身而立,背后斜背着一个半人宽的大木匣,额前飘着两缕黑发,看着周少爷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明明看上去年纪不大,但举手投足都又有那么几分沧桑之感。

    说来也有几分玄奇,院里这人打伤了周少爷手底下好几个能喷火的‘高手’,如此本事,当时便被他引为天人。

    像周少爷这般求贤若渴的人,当即不惜花大本钱,也要把这人招至麾下。

    至于手底下那些挨了打的人,吃他的喝他的,别人还比他们厉害,自然也没什么好不服的,索杏男子下手也有分寸,没出人命。

    最终在答应了男子好几个要求之后,对方终于同意跟着周少爷来此。

    “那事儿呢,暂时还没消息。”周少爷尴尬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来是?”

    男子话音刚落,周少爷咬着下嘴唇,眼神果决,噗通一下就跪了下去道:“请您收我为徒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