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四十章 惊人发现

    右手被寒风吹的青紫,一身的血气又使其变的通红,五指紧紧的握着旗杆,显得有些肿胀。

    风声在耳旁呼呼的乱响,好似那张牙舞爪的恶魔,他一张脸庞还稍显稚嫩,但此刻难掩其豪气。

    望着远山茫茫一片,忍不住在这寒风中长啸一声,传进了山峰,响起阵阵的回声,惊的枝头簌簌雪落。

    好不畅快!

    正是思绪纷飞的档口,却被一声呵斥吼的心头一跳。

    “王生,你小子干啥玩意儿呢,让你插个旗,吼的什么劲儿。”

    转身一跃,跳下城垛,王生脸上挂着笑容,呵呵道:“我这不是一时兴起。”

    是日寒冬,于太清山中途起义的反贼柴听山,对漓阳县的雪夜偷袭战,首战告捷,顺利拿下整座县城。

    至此与晴川守望,加上晴川之后的一座小城,互成三角之势,人马日益壮大,于这乱世之中打下了一块还算坚实的地基。

    而此时远在大德郡内的刘元,所建起的作为情报收集之用的客栈才刚刚起步。

    不,或许说是还没起步,就要停滞了。

    徐明与刘元二人望着楼上裴姑娘的房门,两人眼里同时露出惊诧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徐明当即说道,一脚跨过长条板凳,就要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刘元嘴上赶紧拦住,走上前去又道:“还是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咦,也好,那还是你去吧。”说着徐明又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刘元的肩膀:“能帮的帮上一把。”

    听这话再看这眼神,刘元知道徐明误会了,可也没法解释,他其实是怕那姓裴的真有什么蹊跷,伤着徐明。

    唯有无奈一笑,走上楼去。

    站在房门外,那烧什么东西的味道更重了几分,而且明显不是烧来取暖的柴火味道,刘元皱着眉头敲响了房门:“裴姑娘,裴姑娘有需要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连着唤了几声,门后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后,才见房门被从里打开。

    只开了一个不大的缝隙,裴姑娘在门后依旧羞怯的说道:“怎么了,是不是我弄出的动静太大了些?”

    顺着缝隙望向了门内,地面上残留着一些灰烬,像是烧了什么布料之类的东西,再看向床,室内的摆设都完好无损,可正是如此,刘元的眉头又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直接问道:“不知裴姑娘烧了什么?”脸上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啊,就是一些用不上的旧东西,正好烧着了暖和一下。”裴姑娘脸蛋红红,说着又道:“是不是影响客栈做生意了,真的很对不住,我已经灭了。”说罢拉扯着自己手指,显得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不碍事的,只是,冒昧的问一下,也是为了姑娘你的安全考虑,能让我进去一下吗,或许还有未熄灭的火星,如今天气干燥,小心点总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”裴姑娘明显的面露迟疑。

    的确,冒然进入一个姑娘家的房间是比较无礼的要求,当然李兰心不能算作姑娘。

    大概僵持了几个瞬间,刘元没有要退让的意思,裴姑娘终于松懈了,点点头:“好吧。”言罢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看见刘元进了那姑娘的屋,站在楼下的徐明目瞪口呆,暗暗想到,刘兄弟真可以啊,不过这是不是快了点。

    门轻轻的掩上,刘元观察着屋里的一切,看不到站在自己身后的裴姑娘脸色眼神的变化。

    仔仔细细的都看了一遍之后,一切都被裴姑娘处理完了,看不出什么破绽,刘元蹲下身来,伸手抛开灰烬检查了一下。

    突然,眼神豁然一凝,一角残留的碎片被刘元翻找了出来,拿在手里细细看去。

    虽然余下的这一角太小,看不出是什么东西,但这材质刘元分外眼熟,总觉得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由于眼睛仔细打量着手里的东西,刘元没注意到自己身后裴姑娘的眼神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就在其找到这玩意儿的那一瞬间,裴姑娘背在身后的双手五指张开。

    悄无声息的往前走了两步,右手在刘元背后高举,她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瞬的迟疑和闪烁。

    且不说此刻这姓刘的还并没有发现什么,即使是真的发现了什么,她动手了之后,她自己就能活着离开吗?

    正是挣扎纠结的时候,谁知道刘元突然一下就站直了身子,跟着便转过身来,双目如电一般直视着裴姑娘的眼睛,又看着其匆匆放下去的右手道:“姑娘想做什么?”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刘元终于想起自己为何会觉得眼熟了,他敢肯定这一角碎片来自于街边小摊上卖的那种面具。

    前后一些事全部联系起来,虽然还不能完全的确定,但眼前这位裴姓姑娘足够可疑是一定的。

    “我”裴姑娘一时间有些哑然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鬼。”刘元逼近一步,“你在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烧的是什么?”一连几个问题,问的裴姑娘心虚的右脚后撤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你!”裴姑娘一挑眉,挺胸站直了身子,上前半步:“你一开客栈的,如此打探客人隐私,是应该吗?”

    “哟,姑娘此刻倒是不害羞也不怯懦了呢。”刘元眼神里带着戏谑。

    “那那也是被你逼的。”裴姑娘气弱了,嗫嚅着。

    虚伪,心里只浮现了这么两个字,刘元冷哼一声,如今还差最后一点,就能真正确定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因为刘元清晰的记得,当时在那茶舍之中,那被行刺的男子脱手甩出的碎木,擦着那刺客的肩膀飞了出去,划破了衣服,最少皮肉上也该留下伤口。

    只要心里一有了怀疑,刘元便越看裴姑娘的身形越像茶舍的那个刺客,扮什么不好,偏偏要扮鬼面,当下出手如电,朝着裴姑娘的肩膀抓去。

    如果错了,也等事后再道歉吧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!”

    从楼上传来裴姑娘的惊呼声,徐明眼神古怪,心里突突直跳,刘兄弟该不会是求美不成,转而要霸王硬上弓了吧。

    不行,他得上去看看,不能让刘兄弟酿成大错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从门外传来阵阵脚步声,一行全副武装的大德守卫鱼贯而入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