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三十七章 身法落叶(4000)

    告辞一声,刘元挥挥手,向着自己的小屋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后没多久,徐明再次喜上眉梢,能看见客栈越变越好,是他一直以来所向往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至少那个人回来时,不会显得太过难堪或者尴尬。

    “大黄,汪汪。”自己儿子从院外跑了出来,与大黄玩的正起劲,一张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笑容,看的徐明不由得轻叹一声:“不知愁滋味啊。”

    走上前去,蹲下身来拉住儿子的小手,摆正的他的身体向着自己,看着其水灵清澈的一对大眼珠子。

    揉了揉后者的脑袋小声道:“以后对那位红衣服的大哥哥,记得要礼貌些,他是咱爷俩的恩人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恩人?”小男娃奶声奶气的重复了一遍,似乎在琢磨着这词的意思,跟着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乖。”徐明捏了捏儿子小脸蛋,刚刚站起身来,却听小不点儿又说道:“爹,我想娘了”

    小男娃的话音刚落,徐明的身子明显一僵,低头看着儿子仰起的小脸,一时间哽咽了,转过身去避免被儿子看到红润的眼眶。

    却说刘元回到自己在这间小客栈的住处之后,再三确认了屋内和四周的情况,门窗关紧,这才将手心里的吊坠点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多事,直接点开了今日满意值收入,顿时有些失望,果真刚才那两位吃过七香水煮鱼的人,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满意值。

    看来一定得要换上匾额之后才能有用啊,不过也有高兴的事情,李兰心开设的天下第一客栈分店,已经产生了满意值。

    就数量上来看,生意也还称得上不错二字,想来有她家世的原因,起初都得给几分面子。

    如今他满意值已经达到了二十八万之巨,点亮一些地图暂时还做不到,当然刘元也不想把步子迈的太大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‘山荒’刀法进可攻,纯阳霸体退可守,还短板的就是轻功与隐匿这一块了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这一块,令他十分之头疼,虽然之前没有仔细看过,但也大概的扫了几眼。

    适合他这种天生绝脉,产生不了内力之人的轻功或者说隐匿身法,是一个都没有。

    抱着再试试的心态,刘元还是点开了吊坠上的武功秘籍那一块。

    从后往前翻阅,明显是刀剑拳脚等武功的直接跳过,看的速度便要快多了。

    一连点了有十多次,依旧没能看见一个使他满意的,而此刻眼前这些武功所需的满意值已经达到了五六万之巨。

    看到十万吧,如果到需求十万满意值时,还找不到合适的,也只能放弃了。

    心里这般想着,刘元又翻过一页,双目却豁然一亮,停在一个名字上移不开目光——落叶诀。

    这名字一看就是轻功身法,而且是重招式不重内力的那种。

    当即直接点开,从头至尾细细将每一个字都看罢,刘元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果真就是身法,而且门派也是刘元从未听说过的,已经失传的一门身法,对内力要求也不高。

    即使刘元这种没有内力的人也能入门,侧重的不是赶路而是辗转腾挪和躲闪,如此也算适合。

    大成之后身如落叶,在敌方攻势之下飘摇不定,任尔东西南北风,皆难以近身且具备一定的隐匿敛息的效果,零落成泥,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“妙啊。”刘元轻声念道,再一看末尾,需满意值九万八,就像是故意的一般,差两千到十万。

    再心疼也没用,该换还得换,刘元眼一闭,手一点,一阵金光闪过,有关落叶诀的一切,便全部印在了脑海里,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刘元依旧闭着双目,细细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待把落叶诀第一层的内容看罢之后,这才徐徐睁开眼来,脸上露出一丝喜色,这满意值花的值!

    收拾心神,练功到底是个水磨工夫,余下十来万的满意值,之后还是得换一些防身的东西才行。

    如今长燕派都敢明目张胆的招收弟子,谁知道有没有别的牛鬼蛇神再冒出来。

    袖里箭暂且还用的上,兑换了一对。另外一粒便要十万满意值的二级内力丹刘元也换了一粒,心疼的不行。

    就在他将二级内力丹揣进怀里之后,舱舱的声音再次于脑子里响起。

    “玩家可想清楚了,就你现在这纯阳霸体不过三层的境界,服用二级内力丹极有可能重伤。”声音语气依旧冰冷。

    “”刘元后槽牙紧咬,腮帮子鼓胀,好一会儿后才在心里说道:“那在我买之前,你咋不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阻止玩家的消费行为。”舱舱理所当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可真是太棒了。”刘元一字一字的从牙缝里蹦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之后对方没了回应,刘元带着愤怒将吊坠收回了掌心,倒头往床上一躺,先瘫会儿缓缓。

    理清楚脑子里的思绪,就只今儿这两个客人,短时间内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力,但他现在缺的就是时间,自然是越快越好。

    得想个办法了,眼珠一转,刘元双腿一蹬从床上跳到地上,站起身来便推门走了出去,看见徐明道了一声:“我出去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诶,好。”在柜台后盘算着什么的徐明,抬起头来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如今他所在的客栈位置太过偏僻,不是刻意去寻,完全发现不了。也因此,别的酒楼成功方式,就完全无法效仿了,得另辟蹊径。

    之前在客栈内心里就有了目标,刘元溜达着便来到了一间茶舍门前,上挂一古色古香的匾额,名字就叫里间茶舍。

    周围几条街区内,这间茶舍都得算是最大的,堂子足够宽敞,当初他第一次来的时候,还远远的便能听见鼎沸人声。

    好像那说书先生惊堂木一拍,讲到了草原的事情,当然搁现在是不敢讲了,如今大德郡变了天,不姓魏了。

    内里的布置或是格局,与晴川县的西门茶舍区别倒是不大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凭他刘元不多的经验,也就想到一个办法,打算来茶舍宣传宣传。

    给了门童几个铜板之后,刘元踏步入内,如果当个说书人不行,就看看能不能使点银子让说书人吹吹他那鱼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这也不行,那就来这儿当个门童也不错啊,每收一个人的钱便问其一句:“或许,你听说过葫同巷冠绝天下的七香水煮鱼吗?”

    想到有意思的地方,刘元脸上不自禁的笑了起来,笑出了声,不知情的看去还倒刘元疯傻了呢。

    直到茶舍伙计大声喊了两句,刘元才回过神来道:“啊,不用那太好的位置,随便给我在堂子里挑个靠前的空桌吧。”

    “得嘞。”

    今儿刘元来的正是时候,戏台上刚巧在演一出无聊的《雪头记》,来的人不多,还有两三人在打着瞌睡,许是室内暖和比自己家好睡呢。

    在位上坐下之后,刘元叫了一壶清茶,便托腮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直看到两个大花脸抱在一起哭天喊地的时候,他也有些撑不住了,打了个哈欠,拭去眼角的泪水。不是感动的,是打哈欠带出来的。

    缓缓合上眼帘,竟然真就小憩了一会儿,直至室内闹腾起来之后,才被吵醒。

    睁开眼来,不知何时正前方已经没了那几个花脸的人影,取而代之的是一袭文士长衫的中年男子,抱拳拱手四方拜谢后念了四句诗,顿时间赢得一个满堂彩。

    嚯,看来这人的人缘不错,待完了之后,可以去找找这人商量下宣传水煮鱼的事情,刘元抿了一个半凉的清茶,心里想到。

    “今儿咱就讲讲那位西南道头号擒贼势力,当今圣上的胞弟——平顶王,举起了‘为圣上,擒反贼’的旗帜,底下已经纠集了一大帮仍旧忠于朝廷的人手。在西南道与西岭夏家泾渭分明,分庭抗礼”

    说书先生讲的是唾沫星子横飞,刘元都有些后悔坐的这么近了。

    时不时的听那人不忘了贬低这位平顶王几句,毕竟说书人可没忘了如今他自己身处何地呢。

    不过说起这位平顶王,刘元真还有几分了解。

    乃当今圣上的亲弟弟自不必说,但却是当今天下,圣上的兄弟中唯一还好好活着的一位了。

    其余的,几乎都是非正常死亡,至于其中究里,不无当今圣上插手的原因,老百姓心知肚明,前朝类似这样的事也不少。

    即使是这位平顶王,也被调的远远的,从原先圣天道旁边的河间道,到了如今偏远的西南道。

    更是严格限制了其王府的各种规制,尤其是人手这一块,只得五百护卫军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倒是顺理成章了,自当今圣上颁布了擒贼论功行赏,甚至首功可封王的圣旨之后,平顶王紧跟着便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举起大义的旗帜,收拢了不少人马,与头号造反势力西岭夏家争锋相对。

    凡是想要建功立业有志向的人,大多数都归拢到了平顶王的麾下,不过至于最终是否真的能成功平反,还犹未可知。

    不过现下是朝廷这头庞然大物腾不出手来,一旦腾出手来,再配合平顶王的兵马,鹿死谁手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说来这位平顶王本就是个王爷,那首功能封王的奖赏于他没有吸引力啊。

    再按照刘元心里的揣摩来看,平顶王与皇上的关系应该也不怎么好,如此一来,这王爷犯不着费老大力气和夏家对着干呐。

    同在西南道,说不准还能等着夏家找上门来拜访,再怎么说他也是正儿八经的皇室王爷,可现在是半点回旋的余地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管不着别人怎么想的,也就当个故事听听,刘元摇了摇头,驱散了脑子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思绪拉回眼前,耳里还听得那说书人在讲西岭夏家虎踞西南道多年,势力扎根深入,不是平顶王的势力能敌的过的。

    总之是至今为止,双方还没有进行初次交锋,却已经有不少的人在关注着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一会儿,正是讲到精彩处,堂内的人也越多了起来,几可谓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不时的能听见喝彩声,刘元也有一下没一下的跟着拍手。倒是那不远处的伙计早盯着刘元了,眼里有不屑也有暗气。

    这红衣年轻人,点一壶茶占着个好位置,能喝上一天,如何不气,但细说起来,别人也没错,总不能因为这个给其赶出去吧。

    茶舍二楼的堂子就要高雅几分了,能坐上二楼的,那都是大德郡内有些身份或者说有些家底儿的人。

    比如此刻二楼北面的一处屏风后,就正坐着当今整个大德郡都能排在前几号的人物。

    守备大人的副将,身穿质地柔软布衣的谢尔冬。原先的副将成了如今的守备,谢尔冬自然也是跟着水涨船高成了副将。

    他向来好听些说书,不过自那日以后他出行都不再是独自一人了,身边跟了不少的护卫,此刻就正有四个站在其身后。

    身边围的人多了,他只觉得浑身不自在,无论糕点茶水都食之无味。

    摆了摆手兴致不高的说道:“行了行了,你们往后站站,都挤这干嘛,暖和是吧?”

    几个护卫面面相觑,刚要有所行动,就见谢尔冬转过头来又道:“算了,去楼梯口守着。”

    不知又发的什么脾气,只能遵命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待几人走了之后,彻底从视线里消失,谢尔冬顿觉呼吸都顺畅了不少,摇头晃脑的嘴里还哼上了小曲。

    却也就是此刻,房梁上一道冷光闪过,一个黑影飘然而下,手中短匕直取谢尔冬头颅。

    不过刺客明显低估了谢尔冬的反应,后者双目豁然大睁,抬手啪的一声掀起长桌正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一点匕首尖儿刺穿了木桌,再不能前进分毫。

    “好胆。”谢尔冬嘴里怒呵一声,双目微眯看着来人。

    来人不答,手臂吐劲儿,直接砰然一声撕裂了整张桌面,再取谢尔冬胸膛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楼上动静太大,刘元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抬眼就朝楼上看去,待看清楚了那刺客身影之后,瞳孔骤缩,惊呼两字:“鬼面?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