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三十六章 满意

    寒自心头起,瞬间遍布全身。

    他父皇的这个问题,可是不好回答,小心谨慎是其次,最主要的是,话得说一半,藏一半,他向来也是如此做的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知道且明白,比起那位一母同胞的三弟,他是不讨喜的,不讨当朝大臣的喜,也不讨父皇的喜。

    甚至于,他都不讨母后的喜。

    想想也正常,他样貌没有父皇年轻时的英武,不及三弟许多,三弟越长越像父皇年轻的时候了,这话是他从别人嘴里听到的。

    无论文韬还是武略,也都及不上三弟,那位三皇子。

    被册立太子,不过是因为他早出生几年罢了,占了这么一条,足够了。

    温和的笑了笑,太子殿下低声说道:“江湖余孽如此猖狂,听到消息后,儿臣心忧不已,第一时间赶去探望,万幸三弟他没有出什么事。”声音轻柔。

    他知道父皇想问的不是这个,他知道父皇想听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闻言圣上点了点头,身子暖和了些之后,双手握拳放在锦被上,眼皮半耷拉着,盯着太子的眼睛又道:“你向来宽和,亲近兄弟姐妹,册立太子时,朕也是念及这点,知朕之后,你当能善待手足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教诲,字字珠玑,儿臣自当谨记,不敢或有稍忘。”太子殿下依旧笑容宽和,唇红齿白,但看圣上脸上却没有多少笑模样。

    闲聊几句之后,皇上又问道:“最近朝中多事,有日子没考校你的弓射骑术了,练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比起往日,长进了些许。”太子没有夸大其词。

    “恩,有长进就好”圣上声音越说越低,后面的太子已听不见了,眼皮渐渐完全阖上,魏武帝已然睡着。

    “父皇歇息,儿臣告退。”太子低眉顺目躬身后退着朝大门而去,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依稀听到父皇轻恩一声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,太子推开勤政殿的大门,听见声儿,大内总管吴松转过身来上前一步,欠身行礼:“见过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吴总管无须多礼,父皇他歇息了,还有劳吴总管你多尽心。”太子殿下见了宫里的谁,都是这一副笑容,此刻亦不例外。

    让人觉得亲切的同时,不免的就会少了一点敬畏之心,无论宫内太监婢女都知当今太子优柔的杏子,偶有私下议论,更会用上怯懦二字。

    不过吴总管倒是依旧恭敬,直起腰来道:“不敢当,都是微臣的分内之事,自当尽心竭力。”说罢朝勤政殿走去。

    望着吴总管进殿的背影,直至消失之后,太子殿下才转身步下阶梯。

    “殿下,咱们接下来是?”

    东宫大太监小李子亦步亦趋的走上前来,站在殿下身边问道,顺手撩起轿子的帘儿,一手垫在轿子顶上。

    放下轿帘后又小跑着候到轿子窗处,只听内里传出太子殿下的声儿:“去煌阳宫。”煌阳宫,三皇子的住处。

    瞧瞧煌这个字眼,父皇当年还是皇子的时候,就住在这宫里,父皇丝毫不掩饰他对三皇子的喜爱,殿下在心里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白墙红柱琉璃瓦,覆上白白一层薄雪的宫殿群,一顶正红色流苏软轿在银白色花岐石铺就的地板上快步而去

    “你说多少银子来着,来来来,你再说一遍。”左边的客人瞪着一对大眼珠子,站起身来指着刘元道。

    话还没完,“你知道三两银子我可以吃什么吗?我可以在这大德郡城最好的酒楼问情楼,点上一份仁和醉鱼再配上一壶芽尖儿清茶。”

    刘元知道此话倒不是假的,当初在大德郡他可是吃遍了城内大大小小的酒楼,他就是正因为知道问情楼的价,七香水煮鱼才卖三两银子一份。

    另外一位客人没说话,但看其不住点头的模样,明显也是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话都说到脸上来了,刘元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丝毫不急,不紧不慢的丢出一句:“那仁和醉鱼,能有这七香水煮鱼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呃嗝。”这话倒真是把他给噎着了,心里一急又是个饱嗝打了出来。

    饶是脸皮再厚,也真就说不出一句比眼前这鱼好吃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,那个,我承认,你这鱼是不一般,可也用不着这么贵吧。”来客声音小了些。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刘元反倒是松了口气,至少是个能讲得通道理的人,就还有的谈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明码标价,三两银子一份,早便摆在柜台上了。”刘元往身后一指,果真几个吊牌上写着菜品和价格。

    先前这两位进来发现客栈如此模样,便连眼角都不想再多看一眼了,自然也没发现那木牌,此刻被问起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当然,两位是初次来,给个半价就好了。”刘元笑迷了眼,算是给了两位一个退路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几人便愉快的多了,两位客人以为得了多大的便宜一般,心甘情愿的从怀里掏出银子搁在桌上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又是挥手又是抱拳的,一派相谈甚欢的模样。

    毕竟那水煮鱼好吃是当真好吃,到这会儿还回味无穷,临走时,其中一位还道:“有时间还会来的,掌柜的请回吧,就不用送了。”说罢二人相伴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刘元又唤道:“别忘了给在下这小店,多多美言几句啊。”

    其实刘元还有一句话没说,过不了多久,他便会让大德郡这第一酒楼的名头易主,他要在最最风光的时候,将天下第一客栈的匾额高挂上去,要让这条无人问津的葫同巷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。”客人的回应声渐渐消失于巷子口。

    走回客栈内,徐明拿起桌上的银子,脸上都乐开了花,多久了,不知有多久他没有见过如此多的银两。

    “三七分,先记在账上。”徐明捏着银子看着刘元说着,脸上依旧挂着没散去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恩,小事,徐兄你记着就好,往后还有的是。”刘元轻声回道,并不挂在心上。

    此刻他要去屋里确认另外一件事,便是能不能从这家店里得到满意值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