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三十五章 舒服了

    滚烫的红油在锅内冒着一个接一个的泡泡,绿油油的香芹和鲜香白嫩的鱼片在翻腾,浮浮沉沉,丝丝缕缕的烟雾于整个厨房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“啊”徐明深深的吸了一口,香入胃肠游荡一圈,无数的馋虫被勾了出来。

    再次咽了口唾沫,舔了舔嘴唇,徐明朝刘元竖起大拇指:“刘兄弟,你这一手厨艺当真是高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意思。”刘元嘴上说着自谦的话语,但看其脸上的笑容,那是要多嘚瑟有多嘚瑟。

    菜还没彻底好,就此刻看来,已经是色香俱佳,如此佳肴,味道必查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顺手拿起一旁的木盖,缓缓将这锅给盖上,还需小火在闷上一会儿,就能出锅盛菜了。

    “刘兄弟,以后就我给你打下手吧。”徐明眼睛直勾勾盯着锅,搓搓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用了,我一个人能行,你就依旧当好你的掌柜就是。”刘元摇了摇头,走去一旁的盆里洗了洗手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也就顺嘴一说。”和刘元相处下来,徐明也变的开朗不少,其实他是想打下手的时候,能不能偷吃点。

    厨房的门关的不算严实,估计是做工不好,无论是左边还是下边的门缝都挺大的,之前那浓厚的香味自然便掩盖不住了。

    此刻还坐在堂内,被刘元忽悠过来的二位客人,比之徐明先前的状态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香味?”

    两人借着先前的机会闲聊两句,已然互相认识,皆是在大德郡还算得上有家有业的人物。此刻其中一人问道,同时还皱着眉头四处乱瞟。

    “什么香不知道,总之很有特色,像是鱼肉又夹佑着各种香气。”

    “莫不会是先前那人嘴里所说的水煮鱼吧?”

    这话问的对面那人一愣,迟疑着道:“不能吧,就这小破地方当真能给咱两一个惊喜?”

    惊喜什么的,马上就来。

    此人话音刚落,厨房响起上菜的声音,掌柜的徐明端着木质托盘,托盘上还破了几道轻微的裂缝。

    盘里拖着一个无色瓷碗,在盖子没揭开之前,单看这卖相就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刚才闻到的味道一定是幻觉,坐在左边的客人心里这般想着,徐明已经将瓷碗摆到两人身前,又放下两幅碗筷后,笑笑道:“请慢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碗里装的就是那劳什子七香水煮鱼?”左右上下前前后后,将中间的碗打量了一个遍,眼神里透露出浓浓的嫌弃。

    跟在徐明后面走出厨房的刘元,正好看见这一幕笑呵呵的说道:“是这个,包管让您满意到连舌头也吞掉。”两客人对视一眼,撇嘴不屑。

    事实胜于雄辩,刘元也不再赘言,伸手将那盖子猛的揭开,霎时间一阵白雾升腾而起,鲜香的气息裹着热浪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是这个味道,真是这个味道,还要来的浓烈。”右边的客人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当即也顾不得什么碗筷啦,托盘有裂缝等无伤大雅的小问题,拿起身前筷子就夹了个鱼片塞进嘴中。

    入口的一瞬间,双目兀的睁大,嘴巴不住的嚼动,待全部咽下去之后,刚要说什么,却看见身边这人也动了筷子,赶紧闭上嘴巴,伸筷子又夹了一片。

    就这般,两人你一片我一片,一片一片的,一大碗七香水煮鱼转瞬间便去了一半。

    看二人吃的那叫一个香甜,刘元心头一块大石落定,扭脸冲徐明悄声问道:“对了,咋没看见那位裴姑娘,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裴姑娘?什么裴姑娘。”徐明无意识的随口答道,瞧那模样,眼珠子都快落碗里了。

    看的刘元一阵好笑,当然他也知道对于第一次见七香水煮鱼的人来说,其诱惑力是有多大,不过他倒是没什么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昨儿来客栈那姑娘呐,姓裴。”刘元又小声的再说了一遍道:“好了,快别看了,口水都快滴出来了,赶有机会我再给你做一道去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徐明的眼睛瞬间亮了,明明二十八岁的男人了,此刻像个得了新玩意儿的小孩一般,也不知有没有听到前半句。

    “真真真。”刘元苦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啊,对了,那你开始问什么来着。”徐明有些尴尬笑笑,不得已刘元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那姑娘啊,今早就在你走了之后,她也走了,到现在还没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唔,走了吗,刘元点点头,以他察言观色的经验来看,这姑娘有些蹊跷,并不如她面上表现的那般胆小害羞。

    毕竟胆小害羞的人,可办不到独自一人跑到大德郡来,不过只要不影响到他在客栈的事情,刘元他才懒得去探听别的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又闲聊几句的时间,桌边两人已经吃罢水煮鱼,满心舒畅的长舒一口气,左边这位往后靠靠险些没摔一跤,才想起自己坐的是板凳。

    再看两人脸上,也没了什么不屑的表情,舔嘴唇的模样,还在回味刚才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还满意啊?”刘元许是想到了两人先前的事情,十分古怪的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刚要开口说话,一个嗝打了出去,那客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:“嗝——满意,太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没有什么别的需求了,还请把账结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对少银子?”

    “三两。”刘元竖起三根指头。

    “啥,你说多少?!”

    今儿下朝的早,无论是草原还是西南道诸地造反一事,都还没有新的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当今圣上回了勤政殿之后,早有一位面色奶白身形略显肥胖的男子候着了。

    许是殿内铜火烧的旺,室内暖洋洋的,男子面色白里透红,眼见着圣上入殿之后,忙迎了上去,取下红翅木架上的大氅给圣上披在肩上道:“父皇。”

    如此亲昵的举动,自是当朝太子无疑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魏武帝微微颔首,在东面的椅子上坐下,有侍女端来铜炉火盆放在其腿前。

    太子顺手接过了绒面蚕丝锦被,对折两次之后,殷勤的搭在了皇上大腿上盖好。

    圣上年纪大了,一到冬天,坐下之后双腿便发寒,没有这些个玩意儿伺候着真不行。

    暖和了之后,皇上才缓缓开口说道:“你三弟的事情,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只此一句,即使身处暖若三春的室内,太子殿下都感到一丝寒意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