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三十二章 谈妥

    “呵呵,掌柜的您这是何意,我怎的没听懂呢。”大头笑笑,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机会摆在眼前,难道你三人就没想着去学得一身武艺,将来才能更好的帮助你们柴将军啊。”刘元凑近了几分,只用几人能听到的声音,悄悄说道,神色间还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。

    别说,这话当真还把二牛几人给说动了,其实昨夜他三人窃窃私语的时候,就表达了各自想要习武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可是,将军他说了,让我们”狗胜面露迟疑神色,显然是又想去,又不敢违背将军的命令。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就被刘元打断道:“唉,将军那里我来,如今是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怕的什么,而且,加入了长燕派之后,才能更好的打探消息啊,你我四人一明一暗,岂不美哉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试试又何妨,真当你们几人就一定能被长燕派选中啊。”刘元最后这句话,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可谓是彻底将三人给说服了。

    三人眼神一亮,齐齐点了点头:“好,那我们就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就在昨夜,听到那偷儿说出有关长燕派的事情之后,刘元脑子里就在思考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派大头二牛三人打入长燕派,是他在路上就已经确立好的计划,一来正如他所说的那般,几人一明一暗,配合打探消息正好。

    二来呢,正好也是打发了这几个货,如此才方便他做些别的什么事,否则有这几人在身边,总是碍手碍脚。

    看着二牛那几人离去的身影,刘元有一粒没一粒的吃着花生米,心里对他们颇有信心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已经给那几人留了一个地址,待他们方便了之后,可以去那地方找他。

    一炷香的时间过去,二牛等人都没有回来的迹象,看来前几关是稳了。

    关键点在最后,有个对练的环节,想想昨夜这几人三两下收拾那几个贼的手段,多半是也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二牛几位年纪也不大,最大的狗胜也才二十岁罢了,身强力建的,正缺人的长燕派眼瞎才会把这三位赶出来。

    直至一碟花生米吃完,碗中酒水饮尽,那三人估摸着已经成功加入,刘元才给了银子拍拍手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跨出大门的那一刻,身后还能听见有人在议论‘鬼面’的事情,让他心里总有种古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出门牵上驴,刘元摸了摸驴脖子:“窜风啊,又只咱们俩了。”驴儿哼哼一声。

    背上一根烧火棍,怀里几颗丹药和一些银票,便是刘元如今所有的家当。

    至于去哪家客栈,他在晴川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先前他来大德郡看好的那些,统统不去,独独就要去当日第一次在葫同巷看到的那间老旧又窄小,连匾额都缺了一个角的客栈。

    还好地方仍记得,寻寻觅觅的就再次来到了那条小巷,门前依旧是冷冷清清,将驴儿拴好,刘元敲了敲门后才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客官吃点”听见脚步声,徐明抬起头,脸上挂起笑容,话还没说完就顿住了,三两步绕过柜台走到桌前,拱手苦笑道:“兄台,我上次不是已经说得清楚了吗,小店不卖了,您另寻别处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声音不大,徐明恐怕是怕引起自己儿子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误会了,我是来与你合伙的,掌柜的还是你,店呢我也不要。”刘元并不在意,笑着回答道,拉过凳子坐下。

    “那您这是为了啥啊?”徐明跟着坐在了桌边,皱着眉头十分纳闷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您就别管了,我会给客栈提供银子,会炒菜,至于赚的银子分我三成就好了。”刘元说着拍了拍自己大腿:“你就当我是无聊找点乐子吧,相信你也希望这家客栈变的更好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完,徐明直接愣在当场,无论怎么看对他都只有利没有弊啊,至于什么分三成银子,他甚至觉得分的少了,思索着道:“要不咱们还是五五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急,我还有个小小的要求。”刘元挥了挥手,如此徐明心里反而松了口气,点点头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客栈的名字我打算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。”徐明面露难色,这名字他很是喜欢。想了好一会儿后,为了客栈,也为了别的,狠狠的点了点头:“好,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才反应过来道:“对了,你想换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天下第一客栈。”刘元嘴角勾起一抹笑容: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,答应了可不能反悔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反悔。”徐明苦笑摇头,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:“这名儿会不会太招摇了些?”

    想想自己这小店如此偏僻,也不可能真有什么客人来,又把心放回了肚里。

    “哈哈别担心,我不是现在就要换名字,此事等以后再说。”刘元说道,此刻就换这样的名字,的确太高调了些,不利于他的一些行动。

    但既然是为了打探消息,首先得将客栈的名气打出去,人多起来后,才有消息流通。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。”徐明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至此,刘元在大德郡正式有了新的落脚处,这次来他暂时没打算去打扰刘莽。

    相互换了姓名,在徐明的领路下,刘元牵着窜风去了后院,正巧看着上次那小男孩在逗狗。

    看见刘元进来,那男娃还没啥,黄狗率先吠起来,汪汪汪的狗叫,把窜风的驴脾气也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狗一驴对上了眼,叫的那是一个欢实,整个后院都是吵闹声。

    刘元不住的安抚着窜风,徐明也上前去止住黄狗,好一会儿之后,世界终于清静了。

    但黄狗依旧怒视着窜风,仿佛这头驴的到来会抢了他的窝一般。

    刚松一口气,还不到刘元大腿高的男娃伸手指着刘元怒道:“坏人。”好家伙,这么长时间过去,他这会儿想起刘元是谁了。

    怒的是眼神,语气还奶声奶气的,让刘元完全生不起气来,眉梢一挑:“嘿,你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刚要走过去和这男娃娃好好谈谈,只听门外想起一声呼喊:“掌柜的!掌柜的在吗,有人吗?!”是个女声。

    嚯,我这刚来就有生意了?当真是个福星啊,刘元心里嘎嘎的想到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