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二十九章 山头夜来

    跟着王亚金来到一处小院,院中石桌边正坐着几个男子在埋头吃饭,桌上一盆盆摆的也不知是什么吃食,总之这三个人吃的挺香。

    吃的动静还贼大,不由得让刘元想起了一种动物——猪。

    “柴将军给我安排的就是这几位吗?”刘元有些不确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是他们。”王亚金点点头道,依旧是当初那一副不苟言笑的脸。

    一想到今后要跟这几个货共事,刘元就有些头疼,虽说是人不可貌相,但眼前这几位留给他的第一印象又实在算不上好。

    让柴听山派几个聪明点的,怎么就?如今也只能相信柴将军的眼光了。

    听见动静,那兄弟几人站起身来,最前边一人手里还捧着一个碗,走上前几步看着刘元道:“掌柜的来了,等哥几个吃饱了就陪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碍事,不碍事,你们吃。”刘元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,什么吃饱了陪我上路,这话听的咋那么别扭呢。

    余下坐着的几个货,刚抬起头来,一听刘元这话,顿时又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的刘元苦笑不已,咱开客栈的是与吃的有关,可也用不着这样吧。

    等这几位一顿饭吃毕,桌上碗啊盆的那叫一个干净。

    早先王亚金将他带到地方之后,便离开了,此刻小院落内只得他们几人。

    相互认识了一番,三人名字倒是好记,分别是二牛,大头和狗胜,恩,都姓陈,一个村子里出来的,一个姓很正常,往上数几辈都是亲戚。

    名字普通,是村里老人给取的,贱命好养活。

    可刘元看了石桌上那比他们脸还干净的盆碗,这几个货是真不好养活,也不知是不是把村里吃光了,被撵出来的。

    此间事了,仔细想了想的确再没有什么别的事情,收拾收拾便领着三人往城门而去。

    三人倒也老实,就那么跟在刘元身后,什么话也不说,完全看不出个机灵样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,幸好刘元心里本来也没抱多大期望。

    就在刘元一行四人离开晴川县的同一时刻,王大善人府中,王生父子两人发生了一次争吵。

    该想的办法,该做出的努力都试过了,这一次,王生没有淤退让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是,王大善人妥协了,同意了王生从军的打算。

    既然从军,便有好几个选择,如今王大善人干的这些事,朝廷可以排除了,至于其他地方,太远也不做考虑,思来想去,还是入了柴听山麾下。

    而王大善人的这个决定正合王生心意,当初天子行宫的事情,他心里本就不满,要不是父亲花了银子,这会儿可能他也已经累死在那山上了。

    将来柴听山造反如果成了,那他就是开国元勋大将军啊,多威风。十六岁的少年,想的就是如此简单。

    门砰的一声,从外面关上了,儿子出去了之后,王大善人深深的坐进了椅子里,头后仰着,取下手腕上那串最上乘的血心木,捏在手里拨弄着。

    有些事王生自以为十分隐秘,其实都看在他的眼里,包括王生习武修炼内功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爷。”王管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王大善人身后。

    “恩,最近这些日子还劳你多费心了。”王大善人依旧闭着眼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事,应该的。”管家答应一声,又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那一年大雪封山天寒地冻,一饭之恩情,亦是救命之恩,自取了王姓之后,他便将这条命留在了王家。

    离开晴川县之后,一路上刘元骑着驴,背后一根‘烧火棍’,在官道上一颠一颠的,那三人就跟在身边。

    可明显感觉到,道上没了什么人,上次是刘元一人骑驴,速度自然快上不少,如今多了这几位,就不知要走到哪一天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长,相互逐渐熟悉起来之后,几个人的话也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牛,好手段啊。”此刻四个人正在一座山林里,围着火堆吃着烤野兔和烤山鸡。

    这兔子是二牛用自制的弹弓打死的,刘元嘴里嚼着兔肉,不由得赞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不算啥,在村里,我还打死过大鸟呢。”二牛是几人中最矮也是最壮的,闻言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总共两只,刘元就吃掉一个腿,剩下的全被这三货吃干净了。

    距离大德郡也不远了,今儿在这山头住一晚,快的话明日就到了。来路上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刘元没有淤进城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三两只乌鸦在树枝上啼鸣,狗胜三个人的呼噜声在树下接二连三的响起,跟擂鼓似的。

    本来警惕杏就高,睡眠浅,再加上这呼噜声,听的刘元烦不胜烦,不由得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突的,刘元耳朵一动,除了呼噜声以外,他还听到点别的动静,那是落叶的沙沙声,不是动物,不是昆虫,是人,是人踩上去后的声音。

    双目缓缓睁开,亮闪闪的盯着前面的树木,脑海里已然浮现出了身后几个人小心翼翼接近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睡着了。”黑夜下一个男子,悄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这呼噜响的,可不就是睡着了吗,睡的死猪似的。”另一人答道。

    弄了半天,刘元一直担心这三个货那震天的呼噜声把狼给招来,结果狼倒是没来,招来了别有用心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快点,把钱拿了就走,如今长燕派在大德郡招人正差银两的时候。”听到长燕派三字,刘元心头一动。

    “瞧这几个人的穷酸样,也不像是有钱的样子啊。”第三个人嘟囔道:“就那个穿红衣的还有些样。”

    没时间听那人废话,最开始那位已经走到了二牛几人身边开始搜起身来。眼看他动起来,其余两人都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张开手指慢慢伸到了二牛的胸膛上,往里摸去,结果空空如也,心头暗道一声晦气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手缓缓的伸出来,就这这时,二牛一双眼豁然睁开,右手如钳子一般夹住那人手腕,憨笑一声:“偷到你牛爷爷的头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从何时开始,三个人的呼噜声便停了。

    此刻月色下都睁着双眼,看着蹲在他们身边的几位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