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二十八章 甘济道

    一眼看到正在灶台边打转的丹橘,刘元脸上露出一丝有趣的笑容,谁能想到这位看上去年幼无知,水灵可人的姑娘,竟是魔门圣女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被送入了圣手宗北毒山,与其妹妹冬竹一样,也是圣手宗这代的下山行走。

    任谁能想到,向来成对立关系行走天下的医谷毒山弟子,如今竟是一对看上去如此人畜无害的双胞胎姐妹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样的丹橘,竟还有一手厨艺。

    如果丹橘这魔门圣女外加毒山传人的身份暴露出去,便不知还有多少人敢吃这饭菜了。

    “忙着呢?”刘元跨步走进屋内,反手将厨房的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“嗯呢。”堂堂魔门圣女,做着这些事情,竟然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掌柜的进来之后,她连头也不抬,嘟着嘴还哼着小曲。

    若是那些人看见丹橘如此一面,可能更多的是会揣测刘元这个掌柜的是何样人物了。

    不过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就他如今的武功,还真不是丹橘的对手。

    具体差多少不知道,反正上次得了郑东西的提醒,刘元打算和丹橘练上几手。丹橘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怕把掌柜的伤着,此事便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这话可能是事实,但从一个小姑娘的嘴里说出,让刘元很是受伤。练功从未有一天懈怠,荒刀各两式,不敢说登峰造极,也已然练的是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“小橘子,那把菜刀你研究的怎么样了?”刘元看着插在木匣里的那把陨星厨刀问道。

    听掌柜的说起这个,丹橘终于抬起头来,顺手抽出那把刀拿在手里,前后看看:“你说这个。”说着还皱着眉头比划两下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刘元总觉得这把刀比在他手里时要亮上不少,隐隐的还有些微光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独特的啊。”丹橘刷的一刀切于了菜墩子上,看的刘元心头一颤,伸出一指在刀背上轻敲一下道:“不过这材质倒的确是稀奇,就连我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连丹橘也不知道,那这刀肯定很有秘密。

    “说来掌柜的你这把刀是从哪儿来的,不会是剑阙山庄吧?”丹橘睁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也许吧。”刘元哼哼两声糊弄过去,总不能说一阵金光闪过,这刀从天上掉下来的吧。

    如今客栈步入正轨,刘元就是彻底的当一个甩手掌柜也放心,得去做他自己的事了。

    但还有些事情得对丹橘交代一番,重点提到了回峰派的事情,如果实在是个不稳定因素,干脆清理了也行。

    一切让丹橘以他们几个的安全为重,刘元着重提到了丹橘自身,这姑娘是魔门圣女,还是个路痴,躲到他这家客栈,指不定哪天便被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其中有多少恩怨纠葛,刘元没细打听,总之让她万事小心。另外,关键时刻,能帮得上的,帮柴听山一把。

    私下要交代的事情交代完毕,便走出门去将郑东西冬竹两人都叫了来,此次刘元这一走,还摸不清楚要多久。

    话便多说了些,眼看着时辰不早了,刘元挥挥手。

    收拾好的行李,还有那包的像个烧火棍似的‘了然’都背在背上,去了后院将刘窜风从马厩里牵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路上小心。”几人在身后,朝着刘元牵驴离去的背影道。这个担忧倒是有必要的,如今天下不太平。

    没急着走,还得去县衙一趟,有些意外的是,县衙内竟然没有柴听山的人影,刘元突的才想起先前不知发生了什么急事,柴听山被叫走了。

    在厅堂坐着等候,一杯茶还没喝完,耳朵一动听到了衙门口的动静,嚯,回来的人还不少。

    刘元顿时放下茶杯,站起身来走到门口等着柴听山。

    这一等,就又等了两刻钟的时间,才看见柴听山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久等了。”柴听山随意坐下后又道:“刚从祁芒来了一批投诚的人,这会儿才稍稍安顿下来。”

    祁芒,乃是甘济道与君临道接壤的一处县城,听起来二者相距倒是不远,但实际上快马也得三天,更别说什么到晴川来了。

    初听祁芒两个字的时候,柴听山还愣了,想了一会儿,才在陈斩的提醒下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一番交流下来,简单的弄明白了来龙去脉,才将城门前这一大群手无寸铁的普通人给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正如柴听山先前所猜测的那般,这些人还真差不多是逃难的。

    原来甘济道那边也不太平,短短时间内,竟然冒出了好多造反的势力。而眼下这帮子人,就是祁芒县的百姓县官还有县备等人。

    说来这祁芒县令也是个‘能人’,遇到造反的势力,竟连一点抵抗也没有,连夜弃城而逃,还不忘了组织起要离开的百姓。

    一路上遇到的逃难人又多,队伍便犹如滚雪球一般的扩大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样的人,算是逃兵,就算是找朝廷,县令等人也得落个小命不保的结局,那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一不做二不休,县令便想到了在君临道起义的柴听山,这可不就来了。

    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,那位县令也像是知无不言,但柴听山总觉得那人还有话隐瞒了没说,没做到言无不尽。

    具体甘济道如今是个什么情况,柴听山还打算待回到衙门之后,详细询问一番,紧跟着便得知了刘元到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略一思索,猜到刘元是为何事而来,便放下手中事情,先把刘掌柜的事情安排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哦?祁芒啊。”刘元念叨一遍,没多问,说明自己的来意之后柴听山点了点头道:“人早就点齐了,如今正在县衙内,一会让亚金领你去,认识认识,便可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这便告辞了。”刘元不多逗留,抱拳就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踩着县衙的石子儿路,刘元却想起了祁芒的事情,祁芒县不是重点,他因而想到了甘济道。

    甘济道啊,他可没忘了,当初在太清山上结识的惊灵帮帮主女儿莫瑶,正是甘济道人。

    那日是帮内出了大事,依稀还记得是与其父亲有关,也不知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呼出一口白气,刘元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,只能默默祝福那个睫毛长长的姑娘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