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二十七章 如何

    “将军,咱们要不要放箭?”陈斩做了个挥手下劈的姿势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柴听山摇了摇头,其身旁还站着闻讯而来的丁广志。

    此刻整个晴川县最有权力的三人,都站在这城头上了。越近了,柴听山双目仔细看着下方长道之上冲击而来的人群,心里稍稍放松了些许。

    这些人并不是在发起有序的冲锋,而且从衣衫来看也就是普通人,不是哪城的士兵,更不可能是朝廷的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间或夹佑着骑马的人,显得有些声势浩大。

    “将军,头一回一次杏来了这么多投诚的人啊。”丁广志的高兴都写在了脸上,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一定就是太投诚的,我瞅着咋那么像逃难的呢。”陈斩皱着眉头望着城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丁广志重重的哼了一声又道:“我说你陈斩就不能想点好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当着柴听山的面斗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他都并不在意,此刻也只当做是耳边风。

    待下方那些人在城前十丈之地聚集好了之后,朗声问道:“有领头的吗,来我晴川县作甚?”声音豪壮,远远的传了开去。

    人群出现短时间的骚乱后,从中分出一位骑马男子,走上前几个身位仰头看着从城垛后露出脑袋的柴听山。

    大声回应道:“我等从祁芒而来,投靠柴听山柴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刘哥,大哥,师父,我就求你这一回,你要是不帮我,可就没人帮我了。”王生一会给刘元捏肩,一会捶腿的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别忙活了,站好。”刘元看着这小子在自己身前,转的头都晕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问你,你当真想好了,不后悔?”刘元看着王生的眼睛,极其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,不会后悔。”王生没有半分迟疑,还稍显稚气的脸庞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能看出王生的决心,刘元点了点头又道:“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生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,还以为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打我,尽全力吧,让我看看你的能力。”刘元说着往后退了一步,摆开架势朝王生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这次王生听懂了,也不管是哪儿,挥拳就冲了上去,这个想法他早就有了,马厩里的刘窜风嘴里嚼着半截草料,看着这一幕,笑弯了眼。

    看上去不怎么样的一拳,真落到身上的时候,疼的刘元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心头暗呼一声,乖乖,这力气当真不是盖的,即使是他纯阳霸体第三层的实力,依旧感觉到疼痛。

    不过就如此还不够,远没有逼出王生的全部实力,刘元心头一动想到了上次王生给他说的内功心法的事情,得试一试他。

    “小心了。”刘元嘴上提醒一声,一拳挥出使上了六成力气。

    点到即止,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之后,两人满头大汗衣衫不整,靠在石墩子边上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,行啊你。”刘元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王生憨头憨脑的笑笑又道:“怎么样,刘哥你是答应了吗?”

    “答应了,等歇会出去见你父亲。”刘元爽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刘元打从心底没有料到王生如今居然有这般实力了,刚才他用了六成实力,终于比的王生使出内劲。

    可这小子才修炼内劲多久,竟有快二重楼的修为了,再加上一身莽力,当真是天赋异禀,生下来就是这块材料。

    与之对练,更是感到体内那颗‘源’都有了反应,这说明其带给他身体的压迫比和郑东西对练的时候,还要来的强。

    不过至于行兵打仗的本事,便不是他能够试的出来的了,倒也不急,总之不过是当个小兵,且看王生能走到哪一步吧。

    突然想到还不知王生的内功心法是哪儿来的,既然其没有加入朝廷,那是回峰派的可能就很大了。

    张了张嘴又闭上了,不想多惹麻烦,还是不要问起这件事的好。

    休息的差不多了,让王生在这儿待着就好,他自己起身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今儿的饭食还可口啊?”刘元拉了个板凳与王大善人坐到一桌,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可口,你家丹橘的手艺,哪日不可口了。”王春才一乐,两边脸颊上的肉都在抖动。

    喂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,嚼吧嚼吧的又说道:“刘掌柜的有事吧,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和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说罢,眼含深意的看着刘元。

    这眼神看的刘元心头一突,再一想,王大善人连小刘也不叫了,改称刘掌柜,是在预示刘元,即使是他也不会给情面啊。

    这大善人当真是心如明镜的人呐,仿佛什么都看透了。王生那小子的事儿,难了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刘元才开口道:“到底是自己儿子,瞒不住您啊。”

    “您先别急着气,听我把话说完。”刘元看王大善人反应不对,赶紧又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屋内只有王大善人一位客人,大堂也只得他们几人,没有什么好避讳的,刘元一番话说完,屋内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从面上看不出王大善人有什么变化,好像更凝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之后,才听王大善人开口沉声道:“行了,别偷听了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语落就见王生那小子咧嘴呲牙的从门帘后探出一个脑袋,迟迟疑疑的走了出来唤了一声爹。

    “走,回家再说。”王大善人依旧是面无表情,说着就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望着父子两离去的背影,郑东西长叹一声,他是个孤儿,自小被师父收养在神偷门中,此刻看王生有个父亲管着,心里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事情都处理完,几人各自散去,丹橘去了后厨忙活,冬竹又去摆弄他的瓶瓶罐罐了。

    之前还疑惑,冬竹那一手配药的本事哪儿来的,在得知两人的身世之后,也全都释然了。

    妹妹冬竹是圣手宗南医谷这一代的行医者,而姐姐丹橘呢,就有些意思了,想到丹橘的多重身份,刘元便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当时决定留下丹橘,刘元便预料到今后会有麻烦,如今天下叛乱四起,各门各派相继冒头,无疑是将这个麻烦到来的时间提前了。

    捏了捏眉心,刘元起身朝后院走去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