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二十六章 父子

    仿佛是为了给自己壮胆打气一般,王生大声的说出了这话,说完之后,顿感身心舒畅,这些天来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搬开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吼什么吼,你小子吼什么?”王大善人看着自己儿子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自己的种,那真是眼珠一转,他就知道其心里在想什么,憋了这么多天,又有了柴听山进城的事情,他早料到这小子想干嘛。

    那日就是怕这小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,才将其锁在了小屋里,直接锁了三天,饭都是从窗户洞递进去的。

    有他的命令在,没人敢心软放这小子出来,目的就是为了让其冷静冷静,结果到头来好像没起到什么效果啊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爹你是答应了。”王生双目亮闪闪的,双目握紧成拳,显得十分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结果王大善人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两声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爹!”王生有些怒了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爹我可就你一个儿子。”王大善人瞪着双目,分毫不让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我如今是有本事的人,爹你等着我驰骋沙场扬名立万。”王生举起胳膊在空中挥舞两下,十分自信。

    就听得他爹嗤笑一声,“老老实实的待着吧,将来爹会把家里的所有生意和一些别的事务都交给你处理,照样可以有所成。”说着还拍了拍王生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那能一样吗?!”王生这次没有淤退,跟着又说道:“爹,我在你的庇护下长到十六岁了已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说你翅膀硬了,想飞?”王大善人拉过身后的椅子坐下,翘起二郎腿看着自己儿子又道:“你当打仗是小时候撒尿和泥巴吗,什么也不懂你就想着上战场?”

    张了张嘴,王生很想说他打小看了很多兵法,且不止于此,但终究是没有淤说什么,他知道他拗不过他爹,而他也的确不能马上就证明什么。

    心里叹息一声,开口问道:“爹你刚才打算出门去哪儿呢,去见柴将军吗?”

    脸上重新挂起了笑容,就像刚才的事从未发生过一般,至于他爹和柴听山之间的事情,他多多少少的也知道一点。

    “不是,打算去天下第一客栈。”说到这个,王大善人脸上也恢复了自然的笑容,站起身来:“被你缠着,耽误不少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王大善人便朝门外走去。王生当即跟上道:“爹,我和你一起去,正好很久没见刘哥了。”他想到一‘曲线救国’的办法。

    今日不出意外,依旧是中午时分,便将水煮鱼等菜买的差不多了,等到柴听山来的时候,还余下一份滑蛋豆腐。

    滑蛋豆腐便滑蛋豆腐吧,心里这般想着,柴听山直接坐下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客栈立了规矩之后,的确比起原来有些不一样了,来的人都斯文了不少。

    防范于未然,果真没有出现争斗的现象。就算之前陈斩抢先丁广志一步,吃掉了最后一份水煮鱼,后者也没有闹事。

    就算真有那个心,看看客栈柜台上张贴的那张纸,末尾盖着的柴大将军的印章,也只能忍着了。

    吃过之后,柴听山向刘元说明了来意,二人自去楼上交谈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位置,两人第一次见面时,刘元便做出了要往前迈一步的决定,此时听明白了来意,直接点头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开客栈探听消息,正好与他的目的也不冲突。

    “去了那地方人多眼杂,还不好轻信他人,便从我手底下挑几个人带去吧。”柴听山早有了想法,此刻直接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怪麻烦的,还挑什么,将军有人选了吧,机灵点儿的。”刘元笑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,瞒不住你,的确是有,既然你嫌麻烦,便我指派了。”柴听山也不推辞。

    如果不让柴大将军安排人手,他又如何能信得过自己,刘元早明白这个道理,压根儿不用多想,便把这个台阶递到了柴听山脚下。

    之后又详细交谈了一番细节,要开自然还是大德郡,人多的地儿才合适,至于时间便由刘元自己决定了,柴听山没有多管。

    也不要求能探听到什么隐秘军情,能让他柴听山更快了解到当今天下的形势和朝廷的动向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晴川县这小地方,到底是消息闭塞。

    此事谈妥,柴听山大喜,站起身来抱拳说道:“来日待刘掌柜的回来,咱们再好好喝上几杯。”

    “等将军来大德郡的那一天,岂不更美。”刘元望着窗外说道,听的柴听山神情动容: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两人以茶代酒碰了个杯,刚要喝下,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谁?”柴听山放下茶杯,扭头看着门前。

    “将军,出事了,急事!”门口的人声音急迫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柴听山说着便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人在头前领路,边走边说,待那士兵说完之后,可以明显看见柴将军的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与王大善人打了个照面,都来不及说些什么,小跑着朝西城门赶去。

    喝尽自己杯中茶水,刘元望着摆在对面的茶杯,双目怔怔出神,从现在开始,他没有回头路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耳听得堂下传来郑东西喊了一声王大善人,刘元收拾收拾,走下楼去。

    和王大善人打过招呼,刘元又扭头看着王生笑眯了眼:“哟,王大少爷也来了。”调侃着又道:“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。”

    还真叫刘元说中了,他还真是揣着心事来的,王生上前两步一把拉住刘元的胳膊:“走走走,刘哥,咱们后院说。”

    完全没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情况,便被王生拽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听明白了王生的来意之后,刘元却迟疑了,说到底他是一个外人,别人的家事,他不好插手

    西城门前,柴听山蹬蹬蹬的上了城楼,城前早站了一众守军,纷纷对其行礼。

    挥了挥手,柴听山趴在城垛前,双目远眺,尘烟四起,一大批的人马正朝着晴川县城墙急速赶来。

    自打他起事算起,还从未见过如此多的人,是敌是友?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