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二十五章 再开一家

    信上写的是刘元收,他这位掌柜在看过信上的内容,发现没有什么好不能说的之后,便叫来其余三人一起围在桌边。

    显然兰心离开这么久,大家都挺想她的。

    信上的内容很是精简,的确是李兰心的口吻和笔迹。

    先是述说了一番自己对客栈众人的想念,和自己当初的离开是如何的被逼无奈。

    简单的聊起了自己的家世,一个响当当的名号,陕右李家。十分隐晦的透露了一点,他们家可能会效仿西岭夏家。

    虽然说得是模棱两可,刘元却已经在心里认定,李家也要反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话锋一转进入正题,李兰心在信中提到她想在汝阳郡那边儿再开一家天下第一客栈,然后让刘元等人都过去。

    包管比他们在晴川县的店铺要大上数倍,开在郡城里,那生意更是没的说,而且依旧是刘元的掌柜。

    其实本来是李兰心自己想再开一家,但她也知道以她自己的厨艺,想开这样一间客栈,可谓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因此在落笔的瞬间,她又改了,正好把刘元几人都叫过来,如此岂不更好。

    一封信看完,四个人面面相觑,都没有说什么,因为店里还有个外人在。

    将信纸折叠起来放进袖口,刘元微笑着走上前去,冲坐在桌边喝着小茶的男子拱手说道:“有劳兄弟了,还请你再稍作一会儿,我写封回信与你,带给你家小姐。”

    眼前既然是帮李兰心送信的,自然是她信得过的人,所以刘元没有担心别的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不碍事,掌柜的去写,最好你们四人每人都写一封,那小姐可有的乐了,在家里边,常能从小姐嘴里听到她念叨你们。”男人笑笑摆了摆手,看上去三四十岁的年纪。

    “如此,也好。”刘元沉吟一声,点了点头,转身给丹橘三人使了一个眼神,一同朝楼上掌柜的那屋走去。

    进了屋内,将门给轻声关上,刘元坐在桌后执笔开始给李兰心写着回信,郑东西三人就站在其身后瞧着。

    可以说李兰心的这个想法与刘元不谋而合,当然具体上是有些差异的,要让他丢下现在的一切,去汝阳郡重新开始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他的确有让李兰心再开一家天下第一客栈的打算,如今李兰心既然是这样的身份,自是更加便利。

    不过让刘元有些微疑惑的是,这到底是李兰心的想法,还是其父亲的想法。

    一边思索,一边动笔写着,没有要避讳身后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可以先让李兰心试试,至于会发生什么变故,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看着来人带着给李兰心的回信离开,几人一时间还有些怅然。

    很快振作精神,收拾收拾桌椅板凳,开始今儿的营业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,银子赚了不少,满意值也是大笔进账。但还是太慢了,刘元心里打算着,等局势差不多稳定下来之后,就可以考虑扩张了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先前他问过吊坠,李兰心在汝阳开的天下第一客栈,可以算是他的分店,照样能得到满意值。

    如今客栈的规矩就贴在柜台上方的木板上,来客一进门就能瞅见。

    像什么七香水煮鱼一日三分,滑蛋豆腐五份,鲜香卤煮一日四份,都是老规矩了,没多大变动。

    额外又增加了,不得无故在客栈内大声喧哗,不得在客栈内冲突打闹,损坏的家具等,照价翻倍赔偿。

    这一条还是十分有必要的,从那日陈斩与丁广志的表现来看,两人就不对付。

    城中又都是新来的兵,说到底是外人,刚造起反来没了约束,就像那脱缰的野马,极有可能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例如上次,若不是吊坠奖励的黑桃木桌子着实结实,便已经被杨虎一刀给劈断了。

    别的他不管,但在这天下第一客栈内,得按他的规矩来。这些,当初和柴听山商议的时候,都得到应允。

    初听刘元那限量购买的规矩,柴听山还一脸古怪的表情,多稀罕呐,你卖的又不是什么龙肝凤髓,还限量,莫不成还抢着吃不成?

    很快事实便再一次的向柴听山证实,这家客栈能得到王大善人等人的重视,是有迎因的。

    当城内情况稳定下来之后,他曾一度见识了客栈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。

    直到他吃上一次那水煮鱼之后,彻底信了刘元当初说的比肩京城名楼的话。

    不,不是比肩,是超过。

    快到吃饭的时候,柴听山想到天下第一客栈内的美味,咽了口唾沫,之前他还想走个后门,让刘元额外多卖他一份。

    可惜,这小子脾气死倔,说什么规矩就是规矩,破不得。令柴听山恨的牙齿痒痒的同时,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谁让这些破规矩,都是当初他亲口答应下来的,现在后悔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还是抓紧时间吧,正巧他思前想后,关于打探消息一事,也考虑的差不多了,还要找那位刘掌柜的说事。

    脚步匆匆,柴听山近乎小跑的朝客栈接近着。

    无独有偶,今儿王大善人也打算去刘元的客栈吃点,结果还没走出小院,被自己的儿子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王生站在王大善人对面,手里拎着一个大锤子。一身短打布衣,下身穿着宽松长裤,没什么表情的就这么把王大善人看着。

    “嚯,咋的,你要拿你那大锤子锤你爹我啊?”王大善人笑的跟个弥勒佛似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把王生吓着了,咚的一声将锤子扔地上,讨好的笑笑:“爹你说笑呢,孩儿有事和你说。”王生从下就怕他父亲。

    即使如今的他从力量上来说,一个能打他父亲十个,但威信依旧在。

    “谁和你说笑,有事说事儿,别卖乖。”王大善人当即板起一张脸。

    顿时王生也正色起来,“还是进屋说吧。”说罢朝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父子两进了屋之后,也不坐,就这么站着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屋内的气氛让王生感觉浑身不自在,咽了口唾沫才道:“爹,我想当兵,上战场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