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二十二章 只闻其名(4000)

    大白天的,刘元几人自然没有将门从见面栓上。

    随着砰的一声,两扇大门被从外面用力推开,入眼出来先前离开的那三个男人以外,还多了一个。

    被先前三人簇拥在中间,一身简简单单的布衣有些破烂,衣服还带着斑驳血迹。

    刚要开口说些什么,随着门开,那满屋子七香水煮鱼的味道,自然而然的朝他们鼻孔钻去。

    一阵风刮过,更是忍不住的深吸一口,而说出这句话的正是那位杨虎。

    一脸的惊讶,紧接着看到长桌上摆着的各色吃食,咕咚一声,狠狠的咽下一口唾沫,结果胃又止不住的咕咕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真香呐。”身后那两个跟班,戳了戳杨虎的腰间,悄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废话,难到你大哥我闻不到吗?”杨虎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刚才大战了一场,人人都饿着肚子还没来得及吃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又饿又累,此刻再闻到这般香味,那哪儿还忍受得住,肚子一个接一个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被打扰,自然是开心不起来。刘元搁下筷子,颇为优雅的擦了擦嘴,看着对面几人道:“几位是吃饭还是住店呐?”

    “吃饭!”陈斩吼了一声,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,伸手一指饭桌上的东西道:“就照着你们吃的这些,给我们几个来份一模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现如今陈斩算得上是柴听山的左膀右臂,言语之间自然底气充足。

    早算准了刚才离开的那三位不会善罢甘休,果不其然,还找来了帮手,便是不知这位汉子,在柴听山那边儿算老几。

    心里这般想着,刘元并不害怕,还是那句话,轻笑一笑问道:“有银子吗?”

    先前听杨虎给他禀报情况的时候,陈斩还以为是夸大了,如今只要是有脑子的人,都知道晴川县变天了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不百般讨好他们?这会儿他亲自来了,才发现杨虎愣是一点没说假话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掌柜的,也不知是有什么依仗,面色平静如常,既不畏惧也不逢迎,真当他们是普通来吃饭的客人。

    有柴将军的命令压在上面,即使是他也不敢稍有逾越。

    当下沉声开口说道:“掌柜的好生瞧不起人,我陈某人吃顿饭的钱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我瞧不起您,而是咱这客栈与别的不同,例如这道七香水煮鱼,便要一两银子。”刘元伸手指了指桌上正中央那白瓷青花的碗说道。

    似是配合着刘元的话语一般,冬竹还伸出筷子夹了一片鲜嫩滑腻的鱼片,喂入口中,看着杨虎几人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又咽了一口唾沫,杨虎忍不住再次感叹出声:“我的老天爷,这得是多好吃的菜啊,才能如此之香。”

    光是闻着味,杨虎都感觉自己有些飘了,那香气直入肺腑,还在胃里绕了一圈,勾的肠子都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同样的,陈斩何尝不是如此感觉,又比杨虎好的到哪儿去,只不过一直在压着胃里的馋虫罢了。

    原先都是苦哈哈的一帮人,见过吃过什么好东西。甭说现在是刚打完一仗,就是没有食欲的人,闻着七香水煮鱼的香味也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但再香的鱼,那也不过就是一道鱼而已,一两银子是多少钱,几人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闻言陈斩从怀里掏出一点散碎银子,啪的一声往桌子一拍就道:“好,我今儿就要尝尝你那鱼是何味,敢卖一两银子,若是让我不满意了,别怪我陈某人封了你这小店。”

    往桌上细细一看,也懒得去计较,约莫应该是有一两银子,刘元朝丹橘点了点头,后者拍拍手去了后厨。

    “您请稍后。”刘元冲陈斩笑笑。

    言语间,杨虎三人也在桌边坐下,伸长脖子眼珠子盯着厨房方向,活像三只呆头鹅。

    距离图运街不远,也就是隔壁街,王大善人的府邸便在此处。王通判将城中情况细细说与柴听山知道,后者思虑一番,还是先来了这里。

    此刻柴大将军已然被请进了府邸,正在书房中与王大善人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除此二人以外便是那位王管家立在大善人身后,时不时的添添茶水,真像是一位普通管家一般。

    王生这小子是个闲不住的杏子,却被他爹锁在了屋里,正上蹿下跳的嚷嚷着要出去,门前几个护院家丁守着,对王大少爷的呼喊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本来王生还不至于如此待遇,却是在得知反贼柴听山打进城内之后,起了异样心思。

    知子莫若父,这小子眼珠子一转,王大善人就知道其想干嘛,当即把其诓进屋内后,从外将门反锁起来。

    “鄙人说句不中听的话,柴大将军您今儿虽是打了胜仗,可形势丝毫不容乐观啊。”王大善人手里摸着茶杯,面容和善笑眯眯看着柴听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柴听山又岂会被旁人三言两语给吓到,桌上的茶杯一碰不碰,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鄙人商路宽广,有些消息可能先您一步知道。大德郡守备被暗杀于家中,未等朝廷圣旨下达,原先的副手便已经接管了大德军防城务和所有兵马,焉然摇身一变成了大德郡新的守备。”

    “以柴将军您的聪慧,不难想出这背后有了别的势力插手吧。”喝了一口茶水,王管家从其手中接过茶杯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西岭夏家?”柴听山双目一眯,第一时间想到这个,毕竟如今世家当中,他也只听说了夏家于西南道举起反旗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是谁还不好说,但总之是兵强马壮,相信很快便会向内逐步扩张,晴川县虽说是偏远了一点,终究是在大德境内,将军您的形势不容乐观,此其一。”王大善人手指在桌面轻敲一下又道:

    “其二,向前已经有了别人,向后是汝阳与壬平两郡,却是陕右李家的势力根深蒂固,照旧不是一马平川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这两点刚刚说完,柴听山竟然轻笑一声,面上并无多少担忧之色,摇了摇头道:“你意思是,朝廷还没发兵讨伐我,我便已经被别人包围了?”

    王大善人点了点头:“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大善人你忒也杞人忧天,先不说其余诸城诸地如今还姓‘魏’,不是无主之物,便当真这些地盘皆是无主的,大家各凭本事。”

    越说,柴听山越多了几分豪气,站起身来跨前一步,摆手又道:“未来的事谁能知晓,先跑的人就一定能更快抵达终点吗,我柴听山又如何不能咬下几块肥肉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都当我是浑身没有二两肉的骨头,那我也要当一块难啃的骨头,想吃我?”柴听山一巴掌拍在桌上,指着北方:“先崩掉你两颗牙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!有志气。”王大善人眼神一亮。

    诚如柴听山所言,未来的事天知晓,先前王大善人他自己那番话中,亦不无夸大恐吓的成分。

    真金不怕火炼,这一试,当真让他发现这柴听山有所长,并不是脑子一热,撂挑子就造反的货,不至于闻风而逃,当真有一天朝廷的兵马来袭时,吓的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如此,便值得他王春才压上一注了!

    屋内陷入了一瞬间的寂静,之后两人又详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城中柴听山最看重的便是王大善人,这座山翻过去了,他心里一块大石也落了。

    一些事情聊的差不多了,王大善人喝了一口茶后又笑呵呵的道:“最后再给柴将军您一个建议,城中有家天下第一客栈,如果能拉到你这一边,好生利用起来,获得的收益可能是你想象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他都压了一把赌注,自然是希望自己这边的筹码越重越好,赌徒都是想赢的,他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想到刘元刘掌柜的,王大善人脸上露出一抹老狐狸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哦?又是这家客栈,先前王通判可以给他提了一嘴,他还没有吁么放在心上,谁知此刻又被王大善人提起。

    将他的好奇心彻底的调动起来,点了点头道:“我会去看看。”心里已经把天下第一客栈放到了第二的位置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谁?”王大善人呼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柴将军,我有要事禀报。”门外人应了一声,原来是找柴听山的,王大善人看了柴听山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,那今日便说到此处,柴某先行告辞,咱们改日再谈。”柴听山起身作别,王大善人送出几步,看着柴听山推门离去。

    出了屋门,丁广志正站在屋外: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陈斩丁广志二人地位相差无几,两人都是当初最先跟着柴听山杀了督兵起事的老人,皆算是柴听山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“走,外面说。”拍了拍丁广志的肩膀,两人走到石子儿小路上,两面是假山青竹,清风微拂,绿影蒙动。

    看的丁广志羡慕不已,到底是有钱人的日子好啊,将来他也要弄这么大的府邸。

    看着大宅院的风景,一时间出了神。直到柴听山问道:“你不是要说事吗,什么事,说吧。”

    才回过神来道:“啊,是了,柴将军您刚下的死命令,立马就有人敢不放在眼里,去骚扰百姓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闻言柴听山的眼神瞬间凌厉起来,盯着丁广志的眼睛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这命令关系到他后来的计划,无论是谁敢触犯他都不会留丝毫情面。

    “陈斩领着杨虎三人。”看柴听山如此重视,丁广志心上一喜,终于让他抓到了小辫子,赶紧说出那几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听到陈斩的名字,柴听山心下一沉,这是他最不想得知的结果,脚步不由得快了几分,嘴上问道:“他们去了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一家客栈,啊,对了,天下第一,天下第一客栈,啧,瞧这名字取得,那掌柜的脸多大呐。”丁广志低着头思索着,啧啧赞叹出声。

    说完抬起头来,才发现柴大将军屁股后像着了火似的,跑的飞快,眨眼都转过了拐角跑没了人影。

    娘希匹的,柴听山已经跑到了府邸的大门口,站在两个石墩子中间,左右看了一眼,在心里暗骂一声。

    他千算万算,怎也没想到陈斩居然和天下第一客栈撞上了。

    此刻一急,才发现自己不知那客栈开在哪个方向,身后响起丁广志的脚步声,转过身来,有些急切的问道:“那客栈搁哪儿旮沓角呢?”

    “将军,这边,这边。”来时都打探好了,丁广志当即率先朝前走去。柴将军越急,他心里越开心,说明陈斩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王大善人府本就不远,两人脚步又快,不出多时,两人已经站在了图运街口子上。

    脚步匆匆,还没走出几步,丁广志抽了抽鼻子,下意识的自言自语道:“哪家人做饭,炒的什么菜呢这么香。”

    这味道柴听山也闻到了,但他这会儿哪有心思关心吃的什么,推了丁广志肩膀一把。

    几乎是寻着味,两人站在了正门口门槛前,抬头望着那匾额,写着歪七扭八的六个大字——天下第一客栈。

    是这儿了,柴听山放松下心情,握着刀柄跨步走了进去,希望还没发生最坏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你给老子留点。”杨虎一巴掌拍在左边那跟班的头上,说话间碗里一片鱼便被夹走了。

    气的杨虎赶紧伸出筷子,海底捞月一般,在大碗里捞起一大片东西,杂七杂八的也不知是啥,就先塞嘴里再说。

    “好吃,大哥,我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,听说皇宫里有个叫御膳房的地方,估计也就这个味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你说咱们现在是不是吃的皇帝才能吃的菜了。”刚挨了一巴掌,也不以为意,反而附和着对面说道。

    三个人在这你说一句我说一句,叽叽咕咕的都听不清楚,嘴里包着一片鱼又塞了一大团的饭。

    再看坐在杨虎对面的陈斩,从头至尾一句话没说,抱着一桶饭吃的欢实,端起七香水煮鱼连汤都倒了小半碗进去下饭。

    杨虎三人唯有眼巴巴的看着,敢怒不敢言,谁叫人是第一批跟着将军的,地位比他们高点呢。

    吧嗒——

    陈斩手里的木勺子掉在了桌上,傻愣着睁大眼道:“柴柴柴将军您怎的来了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