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二十一章 处理

    早在要进攻晴川县之前,柴听山便做了充足的准备。不仅打探城内的情况,王亚金这个城中二把手自然也没放过。

    这位通判大人与那位武官县备,有本质上的区别,来之前便想透了,如果能有此人的帮助,于他将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此刻真的将此人拿下,还是有些运气成分在内的,三个人包括林捕头在内分别落座,就一些城中细节问题,仔细商讨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聊,柴听山才觉得,王亚金这位通判他当真是留对了。

    “以将军你刚才那一番话所展现的言说能力,只要就其利弊,再围绕着天子行宫一事,我相信很快便能让整个晴川县上下一心。”

    王亚金已经彻底融入了柴听山军师这个角色,看着后者的眼睛,在极为认真的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窝窝囊囊的在晴川县二把手这个位置上待了小半辈子,县令大人是个庸碌命,任期毫无作为,连带着他也毫无作为。

    如今跟了柴听山,那干的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买卖,王亚金正好大展拳脚,仿佛焕发了人生的第二春。

    那是挖空心思,争取尽快帮柴听山站稳脚跟,同时也是在帮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这点却是好办。”柴听山坐在最上首,闻言脑子里想想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二吗,晴川县地方不大,但下面乡镇什么的也不少,如今因为天子行宫的事情,城中其实空出不少,可尽力将百姓聚到城中,施一点小恩小惠,应该不难办到。”

    “恩,是有用的。”一边听,柴听山思索着点了点头: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三呢,晴川县小,但城中还有几个颇有威信或者说人缘的富户,如果这些人都能站到大人您这一边,对今后往外扩张亦是有益的,粮草什么的多多少少能资助一点。”

    王通判说着这个,也正是柴听山事先一直在考虑的事情,造反大业,光凭借着一腔热血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老百姓弟兄们跟着你,是为了能吃饱穿暖,不受朝廷欺压。

    结果跟你起义造反,闹到最后背井离乡还比原先更穷了,那造的哪门子的反,迟早得出乱子。

    一听王通判说到这儿,柴听山神情越专注了几分问道:“都有些谁?”

    “排在首位的自然得数王春才,又被百姓称为王大善人”王亚金仔细思索了一番,然后简单说起了王大善人的生平和来历。

    之后又说到了好几个富户,突的一拍自己额头:“啊,有个最关键的险些忘了,城中有家客栈,将军您不得不重视。”

    “客栈?”柴听山狐疑的看着王亚金。

    真是有些纳闷,那些富商他可以理解,但这开客栈的,不就是做些吃食,要不就是留宿的,还都是流水的客人,能有多大能量。

    “须知民以食为天”

    说起这家天下第一客栈,那还真是有些传奇。王亚金详细将这客栈说了一番,之后便闭口不言,等待柴听山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吗。”柴听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听王亚金吹嘘那客栈的吃食有多好吃,他其实是不信的,说到底不就是一点吃食罢了,还能吃出一朵花来不成?得空去试试。

    如此长的时间过去,外边早已是天光大亮,柴听山收拢了手底下的人马,开始对街道进行打理。

    战后的这些尸体都得汇聚起来,然后进行统一焚毁,否则会引来瘟疫等疾病。

    并没有对老百姓进行骚扰,也没有更进一步的行动,发生了这样的大事,得让城中百姓缓缓,先和城中富户接触一下再说。

    仔细想了想,柴听山没有端架子把这些人请来,而是他自己亲自登门拜访。

    可惜,柴听山想缓个半天,有些人不想缓呐。

    那三人从客栈离开之后心中郁闷,领头那位脑子里在计较着,该如何在不触犯大将军命令的情况下,好好收拾那家客栈一顿。

    “大哥,咱们要不就这么算了吧,有句话说的好,忍,忍一时退,退一步”身后那人想要安慰安慰,结果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这句话怎么说来着,不由得那手肘碰了下同伴:“你说,忍一时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啊?我说?那个我知道了。”那人本来愁眉苦脸的,突然灵机一动开口就道:“忍一时有点气人,退一步越想越气。”

    一口气说完,这人还有点洋洋得意。谁知身旁这人一脚踹了他膝盖弯一下:“你说的什么玩意儿呢你说的?”

    话语说完,能准确的看见大哥脸色已经变了,越变越青。

    “走,二毛说的对,这口气咱不能忍。”

    领头人姓杨名虎,算起来在柴听山手底下还是个小头目,只是如今还没有正式成一个规章制度。

    否则就凭他杨虎的战功,好歹也能封个小官什么的,当然,这一切都是他自以为。

    如今柴听山阵营里排的上号的,除了柴听山以外,还有两个人物。都是最早跟着他一切干的老兄弟,有勇武,每逢战事,冲锋在前。

    杨虎三人便跟着其中叫陈斩的那位,此刻自然是找陈斩诉苦去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就快到了午时,后院已经传来菜香。刘元兴奋的搓搓手,倚靠着门框站在厨房门口:“好久没吃到丹橘亲手做的饭了。”

    长时间没见,郑东西在后院和刘窜风亲热,手里抓了一把稻草喂的开心。

    “开饭了开饭了!”冬竹这丫头欢呼着,从厨房里端了两个盘子就往外跑,结果一个没注意前脚踢在了门槛上。

    “我的个乖乖。”刘元连忙吐出嘴里的草根,赶紧一手扶住这丫头肩膀,一手接过了菜盘。

    多久了,没有几个人一起围在长桌边吃饭了。

    浓郁的菜香,在大堂弥漫开来,还是七香水煮鱼的主菜,辅以滑蛋豆腐等三个小菜。

    几个人边聊边吃,谈笑风生,丹橘与冬竹两张一模一样的笑脸,看的刘元都有些迷糊了,冬竹这小衰神要是不摔一跤,还真分辨不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饭菜刚用到一半,门砰的一声便被推开。

    “我的娘嘞,什么玩意儿这么香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