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二十章 不仁不义

    “哦哟,当真是厉害啊,有脾气啊。”领头的汉子抬眼打量这家客栈一圈,最后视线落在了刘元的脸上痞笑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说笑了,哪来的什么脾气,不过是规矩罢了。”刘元依旧是客客气气的说道,有些事要一步一步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来人一脚踏在板凳上,直视着刘元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是我记得上一个在我客栈说出这种话的人,最后重伤躺那儿了。”刘元说着伸手一指左前方的木板上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上一个说这话的人,自然是那位雷家公子,雷青锋了,逢人就爱问上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其结果就是被鸡鸣山的匪徒一掌打成重伤,撂那儿摆着了,愣是半天没醒过来。

    刘元这话方落,逗的郑东西噗嗤一声乐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多少故事,来的这三位兵自是听不懂的,但他能听明白话里的嘲讽。

    本来打了胜仗,这几位兄弟是想吃个饭庆贺一下,顺便抖抖威风,他相信只要是城中百姓,多多少少知道点昨晚情况的,都会给面子,甚至尽力讨好。

    柴大将军说了,不能欺压城中百姓,但百姓要是主动送上来的东西,不能算是欺压吧?

    如意算盘打的挺好,谁知随意找了家小客栈,竟就被拒之门外了?

    那他娘的,如何受得了这个气,为首的当即大声吼道:“老子们几个是柴大将军手下,知道柴大将军吗?从今儿起,这座城就姓柴了!”

    “少他娘的再叽叽歪歪,快去把好酒好菜都弄上来。”余下两人应声附和。

    “否则就形同此桌!”话说到这儿,蹡踉一声,那人拔出腰间刀,高高举起,便朝眼前的黑桃木长桌狠狠的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。

    又听得当的一声响,刀与桌相交,于众人的视线里,只见半截刀片飞上半空。

    又看着刀尖向下,斜斜的插进了地缝里。再观桌面,连个痕迹也没能留下。

    “大哥,刀刀刀刀刀断了。”身后一人指着一个刀柄道。

    此刻为首那人捏着一柄断刀,还一脚踏在板凳上,想要唬人的模样倒是颇有几分滑稽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怒斥了一声身后,他将刀断的原因归结于用的时间太长,砍杀太多已经废了。

   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他是再没有什么心情吃饭,狠狠的瞪了刘元一眼,将其的样貌深深的印在心底。

    被如此对待,这事儿没完,将断刀插回刀鞘,“我们走。”也没撂下什么狠话,领着两人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三人离去,刘元一点也不急。

    在得知了柴听山下的那个死命令之后,他大体上能猜到柴听山是个什么样的想法,并不担心之后的报复。

    换了刚刚接手这家客栈那天,可能只能认了,但如今他有这个叫板的底气。

    好整以暇的在椅子里坐下,刘元看着丹橘说道:“丹橘,收拾收拾,咱们准备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丹橘答应一声,冬竹又起身跟上:“我去帮忙。”几个人都没将刚才的事儿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别人吃不上了,他们该吃饭还是得吃

    耳听得这一声极具嘲讽的嗤笑,王通判眼神冷了下来,坐在地上微垂着头,语气分外不喜的道:“阁下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通判大人你嘴里所说的,那逆贼柴听山。”

    话语刚落,林捕头下意识的挡在了王通判身前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你,那我刚才那番话有何可笑?”王通判冷哼一声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柴听山不慌不忙,踏前一步开口便道:“还什么全了君臣之义,我且来问你,你是一郡之守,还是六部尚书?又或是,日日上朝得见天颜的朱紫大员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。”王通判没好气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再来问你,家中可有妻儿老小?”柴听山又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家中尚有妻儿娘亲”说到这儿,王通判突然醒觉不对,“你此话是何意?我告诉你,休想从我嘴里套出别的消息,要杀还是要剐便快点。”

    完全被柴听山的气势压着,王亚金顺着就回答了好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丝毫没把王亚金的话放在心上,柴听山又往前一步大笑一声道:“如今皇上无道,以祈天为名享乐为实,修建天子行宫,致使我国无数大好男儿无辜牺牲,民怨四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不是封疆大吏亦不是朝堂柱石,不过一个偏远小城的小小通判罢了,有的什么君君臣臣,还要为这无道的皇帝自尽效忠,你这是愚忠,愚不可及!”

    “家中尚有娘亲,不知侍奉父母,只知一死了之,你这是不孝!为人夫为人父,你撒手人寰,至孤儿寡母于何地?你这是不仁!身为一县父母官,百姓尚不知如何安置,你便先死而去,这是不义!”

    “是你这等不仁不义不孝之徒,不过是换了个死前的愚忠,以求心理安慰的懦夫,我柴听山生而为人,立于天地之间的大丈夫,如何不能笑,可太可笑也!”

    每说上一句,柴听山便上前半步,说的是慷慨激昂,唾沫星子如雨点般落下。

    直至最后一句说完,已然站在了王通判身前,大笑三声俯视着他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语真可谓是振聋发聩,就连林捕头这个旁观者也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再看王通判脸上的神色由红转青又变白,那每一句话每一个字,都戳在了他的心口,最终好似脊梁骨被抽走了一般,整个人瞬间颓然下去。

    小小一间屋内,突然安静下来,只听得见三人呼吸之声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王通判面上的神色渐渐变得正常,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抖了抖衣袍上的灰尘,双手抱于身前,面容多了几分严肃道:“你来,不是只为了说刚才这样一番话吧。”

    奏效了,柴听山心里轻呼一声,缓缓说道:“我柴听山不过是个外人,远了暂且不说,眼下晴川县城的百姓还要你来照拂,希望王通判疼惜自己的有用之躯,助柴某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说罢双手上前,握住了王亚金的手腕,眼神恳切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