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一十九章 章程

    或白或蓝的瓷片散了一地,摔碎的声音不大,但整个大殿为之一静。

    “臣等知罪”

    这一刻,无论是谁,都齐刷刷的跪在地上,额头贴着冰凉的地砖,地砖再凉,也不及他们此刻的心凉。

    完全不知道,圣上是因何事而龙颜大怒,猜不透才是最糟糕的情况,心里又惧又怕。

    “唔,知罪,好一个知罪。”圣上面上微笑,眼神却平淡如水,转而看着跪在左手第五位一袭红色官服,头戴鹤翅束发的中年男子说道:“吴真,你起来说说,知的是什么罪?”

    一听圣上点到自己的名儿,吴真心肝都是一颤。

    双手撑着地板,不过四十的年纪,却是颤颤巍巍的爬起身来,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一般。

    依旧垂着头,“臣不能体察圣意做了不少不少的”吴大人说话都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圣上提高了音量,又吓的吴真一颤,嘴里诶诶的答应着退了回去,一时间竟不知是继续跪着好,还是站着好,显得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来,冯章你说。”圣上转眼又看到了另外一边,比吴真年纪稍大的一个男子站起身来,神色比吴真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更是支支吾吾了半天,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多说多错,稍不注意那句话没对,万一再触怒了皇上,可能小命儿就没了,不说,至少不会更糟糕。

    金殿上站了这么多年,他冯章清楚。

    “好,都不说,便听朕说,礼部!”圣上颇具威严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位大人站起身来,上前一步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将这篇讨伐逆贼的文,布告天下。”说罢,吴松从案上接过圣旨,递给了礼部尚书,其中细数了十三条罪状,无一不是大逆不道。

    名不正,则言不顺,既然暂时没有余力对付你,便先从大义上打压你。

    之后,魏武帝又一连吩咐了三四条下去,具体两个方向,一个是关于东部草原战争一事,一个是南方叛乱一事。

    前者保,仗照打不误,粮饷不能克扣丝毫,后者闹,收缩还忠于朝廷的官员人民,与叛军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调起百姓自发讨伐逆贼的动力,凡能平反者,依据战功大小,论功行赏,最高可封王!

    如此三番说完之后,魏武帝使了个眼神,吴松高呵一声:“退朝——”

    “皇上圣明。”在文武百官山呼般的声音中,恭送圣上离开了金殿。

    至此终于有了较为详细的章程,几乎是从昨儿收到的周阁老的手书中提取的方法,但至始至终,魏武帝都没有提及天子行宫一事。

    待回到勤政殿之后,魏武帝单独交代了吴松两件事,其实也是吩咐大内监,过后又召见了元御阁

    一夜之间,血红色染透了青石板,街头巷尾都是战场,各处都能看到一具具的尸体。

    一直到上午巳时,这一战才落下尾声,四面城门紧闭,晴川县彻底的落入了柴听山的手里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要将晴川县县备大人杀掉,取其项上人头来立威的,但柴听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此人如此没有骨气。

    在明白了眼下发生了什么,并且得知自己已经插翅难逃之后,迅速的扔掉兵器投降了。

    如此做派,实是令人不耻,当即便有柴听山身边的人说道:“老大,像这样的人,留在咱们队伍中也是个祸害,不如杀了了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认为,该杀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诸位大侠,柴将军,留着小人一命还有用,我可帮你收拢晴川人马,从此往后鞍前马后绝不二话。”县备大人拍着胸脯表态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思索,柴听山最后还是留了县备一命,正如他所说,活着的县备比死了有用。

    之后便是整顿城中大大小小的事务,可有的忙,但这些手下毕竟都不是正规军。

    虽然都服从于他,一时间也做不到令行禁止。

    没有让任何人跟着,柴听山独自一人朝县衙走去,县令大人虽然走了,但县衙还有别的人。

    例如林捕头,再例如那位一直在晴川县都是个二把手的通判——王亚金。

    就在数月之前,县令李长笛惜才,便稍稍试探过这位王大人,发现其有些执拗和古板,并不是能共事的人,遂放弃。

    外面杀的是鲜血遍地,残肢乱飞,但还留了县衙这块地方为最后一块净土,没有被战斗波及。

    门前清风雅静,连个守门人也无。

    连番的战斗,再加上当了首领,如今的柴听山面上多了几分刚毅。

    迈步,上了台阶,推门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还没喊出声来,便听得右前方传来一阵惊呼。柴听山未做多想,迅速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眼前大门敞开,一位捕头冲上前去,赶紧将挂在房梁上正在上吊的男人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亚金咳嗽两声,面如死灰,看着眼前人缓缓说道:“林捕头,你救我作甚?”

    又伸手指着门外,“柴听山那逆贼冲进城中,比起落于人手受辱,倒不如一死了之,保全这青白之身,也算全了君臣之义。”

    正好站在门前的柴听山听闻这番言语,嗤笑一声,走进屋内:“可笑,可笑至极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前,郑东西从后院跑了回来,几个人聚在一起,郑东西将外面发生的事情说了个一清二楚,连柴听山下的死命令都打听到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正聚在大堂,商议着之后发生事情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大门被从外推了开来,今儿天下第一客栈迎来了第一批客人。

    “来点吃的,快点。”三个满身是血污,手里握着长刀的男子,一摇一晃的走进了店内。

    那刀一眼就能看出,是晴川县守军的制式装备。

    丹橘上前一步刚要说话,刘元挥了挥手,自己走上前去笑道:“不知诸位可有银子?”

    “赊着。”那人并不在意,挥了挥手,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,天下第一客栈,概不赊账。”刘元依旧笑容满面,却是伸手一指门外,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原先有律法的保护,但现在天下不太平了,人善被人欺,他天下第一客栈立规矩的时候到了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