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一十八章 换了人

    “老大,你这一箭当真是神了啊!”山包后的树丛中,一男子脸色极其兴奋的冲柴听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说些没用的,准备上。”柴听山说完,嘴角亦是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说是箭若‘飞蝗’,其实没有那么多的箭,苦哈哈的一帮子青壮,能找到弓箭都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但对于从未经历过战场的晴川守城将士来说,眼前的箭矢,简直比飞蝗还要来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敌袭!敌袭啊!”撕心裂肺的吼叫,转瞬间便在城头响起。

    当一个接一个的士兵倒下去后,他们才反应过来,此刻应该做出怎样的应对。

    可惜已经晚了,后半夜本就是众人昏昏欲睡的时候,无论是机会还是时间,柴听山都把握的相当好。

    有心算无心,再加上一帮子从未见过血的兵与亡命徒拼,失败是必然的结果。

    虽说当散兵游勇,这山那山的流窜较为安全,但也是朝不保夕,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,过着不舒心,时时刻刻担心被围追堵截。

    一旦一个失误,被困在山里,那就是个全军覆没的下场,这显然不是他柴听山想要的。

    而且柴听山手底下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起来,迫切的需要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。

    再加上各路兵马造反的消息传出,柴听山也不怕高调一点,朝廷显然不可能把重心放在他这么个小角色身上。

    既然要打,就得选个好地方,漓阳县离大德郡太近了,暂时是啃不下的,但紧挨着的晴川县,柴听山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早几天便已经派了手下进来打探消息,在得知县令与县备大人不和,大吵一场过后,已经离城而去,他便知道自己的时机来了。

    四个城门,挑选了最为薄弱的北城门下手。

    不到一个时辰,城头的防线被破,柴听山冲锋在其,紧随其后的身强力壮,还练过几手的汉子,借着一根根的飞爪,爬上墙头。

    之后,早先进入城中的手下也配合着内外夹攻,从里将城门打开。

    于清晨时分,天刚朦朦亮的时候,晴川这座小城迎来了新的客人,叛军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一阵阵的喊杀声,率先打破了寂静,盖过了城中公鸡的打鸣声。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,手下领路,柴听山一行人朝县备大人的住处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入城之前,柴听山便下了一个死命令,不得肆意抢劫杀戮城中百姓,不得欺辱妇女孩童。

    毕竟晴川县将成为他们长期盘踞的一个地方,不是打完就走,得好生经营,将晴川县搞成铁桶一块,再徐徐扩张。

    别的都好说,这一条是重中之重,谁若是犯了,柴听山绝不姑息。

    入城后,又分了两手吩咐,三分之一的人随他去冲击县备府,余下三分之二的人,尽快将整个晴川县控制住。

    以招降为主,实在不行淤辅以凌厉手段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屋外长街上的声音越来越大,刘元二人自然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还都是厮杀的喊声,刘元与郑东西站起身来,两人对视一眼,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两人同时朝大堂走去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回峰派发疯了?或者是不满足于暗中发展,要开始崭露头角?刘元心里产生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点燃桌上蜡烛,一点昏黄的火苗于室内亮起。楼梯上传来脚步声,丹橘与冬竹姐妹两穿戴整齐走下楼来,四人面面相觑在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看看情况吧。”丹橘率先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了,你再迷了路。”郑东西赶紧打断丹橘这个恐怖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是路痴了。”丹橘言语间还带着些委屈说道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,你莫不是忘了三四天前,你跟着李兰心,最后是怎么回来的了?”郑东西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当初若不是这件事只有丹橘出手最放心,那是怎么也不能让她这个路痴去的。

    一听郑东西提起这事儿,丹橘尴尬的笑了笑,不再多说。当时为了把丹橘接回来,郑东西足足花了两天时间。

    其中多少波折,那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用争,还是东西出去看看吧。”刘元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第一客栈,也的确是东西最适合干这样的事情,毕竟是神偷门弟子。

    今夜如此大事,好奇的显然不止刘元等人,家家户户都从睡梦中惊醒,或是躲在门缝后露出一只眼睛,或是推开窗户观瞧。

    王大善人的府邸内,王生向来醒的早,正打算在院中练武,前段时间他开始着手修行内劲,看着自己的实力每日都有所提升,心里别提多兴奋了。

    耳聪目明,此刻双耳一动,听到门外动静,纠集起一帮子护卫就要出门。

    堪堪在门前的时候,被王大善人一声大吼给定住了。

    “爹,孩儿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回去!”王大善人难得的对儿子如此严肃,厉声说道,后者只得老老实实的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都散了。”看着儿子离去的背影,王大善人挥手散去了护院家丁。

    整个院中安静下来,管家走上前来,悄声说道:“老爷,您吩咐。”

    这位管家也姓王,前段时间跟着王大善人一同去了甘济道霁宁郡,王管家经常不在府中,替王大善人打理外面的好些事情,就连王生都没见过这位管家几次。

    “出去看看,万事小心。”王大善人简单吩咐道,王管家答应一声,几个闪身便翻过院墙消失了

    今儿朝堂之上,仍旧是争论不休。

    昨日没有定下的策略,一帮子大人们回了家中继续思考,奋笔疾书,做好了今天早上重整旗鼓再战的打算。

    魏武帝居高临下一眼望去,看着堂下的满朝朱紫,具是朝廷栋梁之臣,为了匡扶江山社稷,争的面红耳赤脖子粗。

    但听的多了,不难发现其中多多少少掺杂了自身的利益,否则,早该有个定论了。

    没来由的一阵烦躁,魏武帝想起了昨日御医递上来的周阁老手书。

    啪——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圣上五指张开,抓起金案上那个蓝烟麒麟香炉摔在了大殿中央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