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一十三章 雪夜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名字,便在心里肯定下来。

    应该错不了了,当初刘元还险些在吊坠上选了这门刀法,放弃的原因便是这门刀法辨识度较高。

    但单单从起手式上,就能认出这门刀法的人应该不多。

    那汉子可能也没想到,站在街头卖个艺,围观的都是普通老百姓,还有刘元这个例外,能认出这地狱封刀诀。

    细细想来,先前那人头发稍短,应该是才还俗,还刻意留了一把络腮胡,避免被人怀疑。

    练这刀法的,一般是小莲花山的守山僧,再往上还有金刚护法,想来那位多半是守山僧了。

    昨夜河上,出现了菩萨蛮的人,今儿遇到了小莲花山,估计剑阙山庄应该也还有不少的幸存者。

    越想越有几分兴奋,刘元不由得脚步都轻快起来。

    而两位都没想到的是,还有一位姑娘,也识得这刀法。

    夏玲玲走在杜季身侧,神色飘忽想着别的事情,在杜季一连喊了三声之后,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恩,先回去吧。”玲玲敷衍着,随意说了一句,脚步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留下杜季在身后咬牙露出不甘的神色,夏家小姐来了大德郡,他是尽心讨好,可收效甚微,至今对他不假辞色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姑娘谁啊,让你如此上心。”一狗腿凑在杜季身旁,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?西岭夏家听过吗?”杜季望着前方夏玲玲的背影,眼神微眯。

    “听过听过。”

    只此一句,说罢不再多言,杜季快走两步追了上去。留下那几人站在原地,脑子里产生无数联想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个月的时间过去,秋去冬来,黎明时分,芳草上覆上了冰霜。

    推门走到院中,刘元张嘴吐出一口白雾,就着院中大树,开始了他的自虐式修行法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里,刘莽经常不在家,也不知在忙活些什么,刘元也不问,正好有时间练功。

    闲暇时间一点没耽误,于三日前,正式跨入了纯阳霸体第三层的境界。

    山荒刀法亦是更上一层楼,已然领悟了山刀第二式——江山如画。

    荒刀第二式‘八荒之外’,也摸到了一点门槛。

    刘莽在家的时候,他就出门继续去看客栈酒楼,一个月的时间里,大德郡大大小小的酒楼倒是吃了不少,吸取不少经验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再没看见上次那耍刀的汉子在街头卖艺,也不知是换了什么营生。

    又是否是为了躲避那杜季,离开了大德郡

    大魏英武五年,小冬,漓阳县外,天空飘起了小雪,是年第一场雪。

    显得有些格外的寒冷,尤其是行走在寒风凛冽的长道上。

    “又接了这倒霉的差事。”一匹黄马嘚嘚的小跑着,马背上坐着个一身简易甲胄的男子,手里握着一根鞭子,正扭头对同伴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就按轮的,也轮不到咱们啊。”那同伴是一样的装束,垂着头叹息道。

    两人中间跟着一条拉的长长的步行队伍,与队之人,皆是强壮青年,间或有几个中年背着包袱或木箱。

    人人都是满脸风霜的愁苦之色,身上不过是多穿了几件薄薄的单衣,并不太能抵御寒冷。

    拖着沉重的双腿,风大又累,速度根本快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准又是被谁给踢出来了,谁叫盂们无权无势,没一点背景。”

    骑黄马的男子一脸愤恨的表情,越想越气,策马跑到队伍一侧,在空中挥舞着长鞭,抽的炸响一声,吼道:“快,都快一点,别他娘的给老子磨磨蹭蹭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没吃饭是吗,恩?”突的眼神看到一人走的慢极,刷的一下,鞭子就抽在了那人背上。

    后背一阵火辣辣的疼,柴听山霍然抬起头来,一双牛眼瞪着骑马男子,双腮鼓起,恨不得吃其生肉一般。

    被这眼神看的一愣,转而更怒,一鞭子又甩了下去,这次抽在了柴听山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快走!要是耽搁了日子,便是晚半个时辰,老子都要抽的你皮开肉绽。”

    左边脸上迅速生出一道红痕,柴听山当即垂下头去,加快了脚步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杀鸡儆猴,收拾了柴听山之后,男子又骑马往前行去。

    在他看不到的背后,柴听山双眼看着那些骑马人的背影,闪过一丝果决。

    这一行人,是从附近漓阳县等地抽调的,征召前往太清山,给当今圣上修建天子行宫的苦力,和一些用的上的匠人。

    一年之期越来越近了,可距天子行宫落成,还差上不少,从各地抽的人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如今,天愈冷了,十足的苦差,没几个督兵愿来。

    但相比起修那天子行宫来说,可是要好上太多了。这么长时间过去,太清山上累死在砖石下的男儿,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频频有噩耗传进乡里县里,家家不过那么几个儿子,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,谁心里没点怨气。

    更是连点银子都没有,朝廷不过是发下一点抚恤粮罢了。

    这不,又是新的一批人,在往那大山上赶了。

    是日夜,天色漆黑一片,飘下的雪更大了几分。树叶枝丫上,白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营地里响起一片鼾声,值夜的督兵脑袋一点一点的,打着瞌睡。

    又冷又饿的,还连一口热汤都喝不到,前途未卜,担惊受怕,这样的日子早便过够了。

    黑夜下,一双冻的乌青的大手,悄悄伸向了那打瞌睡的督兵脖子,用力一掐,后者顿时惊醒。

    可这双大手的力道太大,他啊了半天也没发出过大的声响,翻了一阵白眼之后,脑袋一偏,死了。

    柴听山轻轻将死者的身体放在雪地上,悄无声息的抽出督兵腰间钢刀,站起身来,举起长刀,雪夜下泛着凌冽白光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一个信号,十来个未眠的壮年男子缓缓点头,从营地里爬起,猫腰往那几个督兵的点摸过去。

    人一多,动静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混账,你们大晚上的不睡觉干什么?”

    白日那位挥鞭的督兵率先惊醒,一手从身前火堆里抄起一个火把,一手指着前方几人怒斥着。

    咔擦一下,连刀光都没看见,柴听山从背后手起刀落,给那督兵抹了脖子。

    滋的一道温热的鲜血飙出,融了地上白雪,红白二色在火光之下有些夺目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造反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