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一十一章 长街事

    乖乖,这真的是亲生的吗,刘元瞪大了眼珠子,看着摔在地上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那孩子落在地上,也不苦不闹,仿佛不疼似的,还笑嘻嘻的跑过去,摸了摸从门外窜进来的大黄狗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小孩皮实,闹腾的很,倒让您见笑了,您是吃饭还是想住店呢?”男子搓搓手,乐呵的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明摆着眼前这位就是掌柜的了,刘元扯过一把椅子坐下,摇了摇头道:“都不是,你这客栈是打算卖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,你是来看店的?”掌柜的说完这句话,竟然有些迟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没等到他答话,坐在地上的小孩,一跟头爬了起来,仰起小脸看着刘元有些奶气的说道:“爹爹这店不卖,你这坏人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南瓜,闭嘴,别瞎说,去,去一边玩儿去。”男人拍了拍小孩的后脑勺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男娃瞪了刘元一眼,跟着大黄狗去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?”刘元有些疑惑的看着男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没什么,小孩不懂事,望您见谅。”男子说着在刘元身边坐了下来,想了几个眨眼的时间,缓缓开口道:“不好意思,让您白走一趟,我这店不打算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虽然对于这个店,刘元已经不满意了,但还是想问一下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因为,南瓜这孩子从小在店里长大,他不想他爹卖了,我就不卖了。”男子说着扭过头去,望着那孩子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刘元看见说这句话的时候,男子眼眶微红,眼角湿润。

    牵驴走出客栈,走在长街上,想到刚才的情景,那男子明显还有实话未说,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孩的想法,便改变决定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了,说到底是别人的事,好奇一下也就行了。

    脑海里回忆起先前在牙行看到的信息,倒是还有几个可以选,但经这么一打岔,刘元暂时也没了心思再看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刘元顺道买了一只烧鹅,两坛子杏花春,别的先不说,把肚子要填饱了。

    还是老地方,在没找到合适的地段前,刘元都打算在刘莽家住下了,作为报答,时不时的吃饭喝酒都把刘莽算上。

    推开门发现刘莽正坐在院中,看着院中大树,不知在琢磨些什么。

    许是闻到了烧鹅的肉香,豁然抬起头来喜笑颜开,顺手接过刘元手里的东西,两人一边闲聊一边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元没有追着不放,问昨夜刘莽去了哪儿的事情,人总归是有点自己的秘密,刘莽还活的好好的就行了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刘元回了自己的屋子,将门给关严实了,躺到榻上,背朝后,点开了手心里的吊坠。

    等了太久了,他迫切的想看看那个三星任务完成之后,会奖励些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,但刘元依旧显得十分兴奋。

    任务那一栏里,上次完成的精英级任务,还是没有领取奖励,因为多半会是食材和食谱,住在这地方终究是有些不方便,所以刘元不打算动。

    继续往下看去,一行红色的大字。

    三星级任务花灯会,完成,是否领取奖励?

    是!没有什么好犹豫的,刘元直接点了下去,视线里一阵金光闪过,总共奖励了足足二十万的满意值。

    看的刘元满眼都是星星,这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。

    倒是暂时没有想换取的东西,驱散迷雾的话,这点也不咋够。

    先存着吧,等客栈分店的事情落实了之后,再想想该如何处置这笔满意值。

    之后的日子里,刘元待在大德郡,将那几个要卖或是出租的客栈都看了个遍,最终也没有下手。

    要不就是位置不好,要不就是太贵了点,没有一家是能够完全让他满意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剩下的时间他也没有闲着,逛了逛大德郡的几个菜场,了解了一下此地的物价。

    心里已经做好了提价的打算,待店开到大德郡来之后,一份七香水煮鱼他打算卖三两银子。

    刘元正乐着呢,仿佛被无数的银子所包围,却听到街边响起一声大喊:“来来来,瞧一瞧看一看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有钱的捧个钱场,没钱的捧个人场啊!”

    这条街热闹,不多时,就聚了好几十人。

    本不打算凑这热闹的,对街头杂耍卖艺的,他不怎么感兴趣。

    可赶巧他看到一个眼熟的人,那人身形高大,满脸的络腮胡,头发稍稍长了一点,手中拿一把大刀。

    打眼刘元就认出来了,那日在小酒楼里,刘莽聊的兴起,正是被此人打断,说什么时无英雄等猖狂话语。

    看人差不多了,那敲锣的小子使了一个眼神,络腮胡汉子微微颔首,就开始耍起了大刀来。

    刚一起手,刘元的眼睛便亮了,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,这汉子是真会刀法,耍的那叫一个凌厉,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有些可惜的是,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,这汉子耍的不热闹啊,拍手叫好的人寥寥无几,就更别说愿意给两个大子儿的了。

    耍了一遍刀法后,那汉子又打算来第二遍,可此时人已经走了好几个了,他还尤不自知。

    就站在刘元的不远处,几个一身锦衣华服的人,也被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年轻姑娘,长的颇有几分姿色,更难得的是还看到津津有味,好似她也懂刀法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这耍的什么玩意儿,就你这样的还卖艺呢,赶紧滚,别搁这碍眼。”站在姑娘旁边的男子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寻声看去,刘元眼神一动,居然是杜季,那大德郡司卿大人的儿子,依稀还记得,杜季旁边那姑娘叫什么玲玲来着。

    杜季可谓是说出了围观百姓的心声,确实耍的不好看啊,不过这语气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说说,什么才叫艺?”那汉子收刀而立,眼神已然含着怒意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一卖艺的,还来问我,你吃饭也要不要我教你啊,当我是你爹啊?”

    杜季嘲讽着说完,同行之人除了那姑娘皱了皱眉,其余皆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握刀的右手豁然收紧,那汉子双目凶恶,凝如实质般的盯着杜季脸庞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