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二百零七章 后来

    这一声大吼吼完,那人竟然左右看了看,却没有丝毫反应,自顾自的又去解那驴绳子,胆儿还真肥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刘元倒是没有进一步动作了,刚才看清了那男子的侧脸,心里讶异,快步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站到了那男子的对面,驴的一侧,抚摸着刘窜风的驴脖子小声道:“我说你怎么都不挣扎呢,弄了半天是遇到熟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看见自家主人来了,刘窜风显得兴奋了不少,摆了摆驴头蹭了蹭刘元的手心,吭哧吭哧的,还拿驴蹄子刨了下黄土。

    “哟,刘元兄弟,这一晚上的你去哪儿了,四下找不到你人,害我这个担心,就想着先把这驴给弄回去,别饿着了。”

    刘莽听见声音,抬起头来看着刘元喜笑颜开的说道,嘴角都咧到了耳边,看来是真开心。

    “哈,你还好意思说我呢,这话我正想问你呢,一晚上的去了哪里,莫不是被哪个姑娘勾了去。”刘元面上调侃着又低语道:“也不应该啊,你这身无半点银子的穷货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莫笑话我了,我在那楼里待的无趣,昨晚出去溜达了一圈,赏花灯去了。”紧跟着又颇有几分神秘的道:“昨晚你到底去哪儿了,后面可发生了不少事,嚯,那个热闹啊。”

    明显的,刘元不相信刘莽说出去溜达赏花灯是实话,但却被他后一句吸引去了注意力:“发生了啥?走,边走边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伸手牵着刘窜风就往前走,刘莽跟在一边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十里画舫上的官兵比起昨夜来说,越多了起来,来来往往的也不知在查个什么。

    各个都是精锐,一身的雪亮甲胄,满脸严肃脚步匆匆,尤其是那金雀楼更是给围了个里外三层。

    还是别靠近了的好,免得被认出来,抓进衙门审问一番,刘元扭回头不再多看。

    也不知赵长镜怎么样了,刘元心里担心着,这次花灯会又承了别人的情,将来他还等着赵长镜来了客栈,还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呢,昨晚三皇子都被刺死在金雀楼内了,据说那女刺客到现在都还没抓到。”刘莽一脸惊讶的看着刘元。

    “恩,这我倒是知道,然后当时我就逃回了城内。”刘元回答完又道:“这不躲到今早才想起把家里的驴牵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了,那么早你就走了,错过了后面一场场大战啊。”刘莽颇有几分替刘元惋惜的味道,拍了一把大腿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已经再次入城,刘元找了个小些的酒楼,坐下后随意叫了叠花生米,刘莽又叫了一坛子杏花春。

    几粒花生米入口,又灌了一大口酒水,刘莽继续说了起来,聊起这些事儿,他显得格外起劲。

    原来,就在刘元昨夜离开之后

    整个金雀楼豁然昏暗下来,漆黑一片,楼下大堂的官兵躁动慌乱了一瞬后就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迅速跟身边的人靠拢,将杜大人与那位将官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那将官就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,大吼一声:“快去楼上,那木隔间里,保护保护里面那位公子。”

    比将官这话更快的是攻击,完全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攻击,只听叮叮叮的声音接连响起,落在一众官兵身上。

    一道道的伤口,出现在手腕脖子脸颊上,间或有人扑倒在地的声音,使他们不敢再稍动分毫,万分警惕的注视着四周。

    本在楼下待着的四个护卫,在第一时间就奔上了楼来,可堪堪在跑到一半时,被几个黑衣人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八个人,四对四,在楼梯上打作一团。

    护卫都心忧如焚,直接就是全力,出手便是杀招。

    然而这四条拦路虎,实力同样不弱,一时间陷入了缠斗,丝毫分开不得。

    打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,四个护卫望着不远处公子所在的地方,心里更急,当下四人对视一眼,有了拼命的心。

    昏黑的环境,只会对那些普通官兵造成影响,于他们这些修出内力的人无用,双目早就夜能视物。

    打定了注意,出手便毫无顾忌,不顾受伤也要让对方缺胳膊断腿。

    可很快他们就发现不对了,他们强对方变的更强,犹如陷进泥沼一般,依旧脱身不得。

    合击之术,大同派!四个护卫眼神惊讶,反应过来,眼前这四人使的是大同派的四象合击术啊。

    什么都料到了,就是没料到当初被灭了的大同派,还能凑出这么四个练了四象合击术的人。

    今夜那帮子江湖余孽是下了血本啊,有如此四个宝贝疙瘩不好好藏着蓄力,一晚上全拉出来遛。

    杀了三皇子,对他们当真那么有用?还是真就单纯的为了报复?

    不管什么原因,四个护卫此刻眼神渐渐变得绝望,如果真让这些人成功了,他们亦难逃一死,发了狠后,人人爆发出十二分的力气。

    二楼隔间,木门前。

    “你可想清楚了?”一男人一拳轰出,被赵长镜挥袖拦下,愤怒的出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想清楚了,《三水》这首诗,‘绿’字儿就是比‘吹’字来的好。”赵长镜笑呵呵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无趣。”男子眼神含怒,拳下更不留情。

    赵长镜脸色依旧平静,一边后退着一边还手,颇有几分闲庭信步的意味,多日不见,他实力又精进了。

    一剑,自白袍公子头顶落下,出剑的人黑衣蒙面,一双眼里满是杀气,亮的像星星。

    刷的一声,白袍公子抖开了折扇,剑尖儿顺着扇页缝隙穿入,公子背着左手侧身让过,右手一旋,扇子带着凌冽罡气旋转着,绕着剑身向上而去。

    来人悚然一惊,长剑一转抖落白扇,折扇回旋着又朝其脖子切来,速度极快,不过眨眼。

    翻身落地,一剑将折扇击回,杀手右手垂剑而立,看着白袍公子,眼皮微跳,一滴滴鲜血从杀手指尖顺着剑身滴落。

    连人都还没碰到,他就被罡气所伤。传言非虚,三皇子的武功当真了得。

    右手一伸抓住折扇,面对着来人,白袍公子轻笑:“你这样的,也要学别人使剑杀人吗?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