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零六章 成了

    马成华败了,死了。

    败给了刘元,也是败给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本就没有发了疯般的刘元够狠,更是丧失了那一颗争胜的心,二者相争,无论气势还是实力还是心境,谁弱谁败,恒古不变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最后的一刻,刘元终于适应了丹田内力。

    不过还达不到收放自如的境地,但杀一个已经怯懦的人,就是一瞬的事,生死相争,胜负眨眼之间。

    亦是刚才最后的那一刀,刘元使出了荒刀第一式,穷荒绝迹。本来一直都没有触摸到的门槛,蓦然间双脚都跨进了大门。

    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,从此以后若是以鬼面的身份出现就用山刀,若是刘元的身份出现便用荒刀,包管不会被人看出跟脚。

    至于刀,倒是得另再找一柄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啊。”一阵阵的虚弱感袭来,直感到天旋地转,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刘元一手持刀撑着地面,摇了摇头,感受着空空的丹田,苦笑着感慨道。

    一级内力丹,虽说能够提升十年功力,但挥霍完也就完了,因为刘元天生绝脉并不能自我修炼自行恢复。

    承受的痛苦还是巨大的,就这还要两万满意值一颗,心里骂骂咧咧的,真黑心吊坠。

    实在是撑不住了,没有了半分力气,连尸体都来不及料理,刘元腿一软靠着大树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眼前一阵模糊,唯有脑子还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‘了然’仍旧握在手里,看着那个滚在一旁的人头,想到他本来打算问下这些人今夜为何要刺杀三皇子来着,现在也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说来他也没把握能够生擒对方,若当时真有了这个想法,说不得现在就换他脑袋搬家了。

    身体在缓慢的恢复着,刘元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能清晰的感受到,体内那颗‘源’依旧在缓缓的溢散着能量,经此一战,他有信心在短时间内一举突破至纯阳霸体第三层。

    刘元突然有了一个认识,他想起了当初得到纯阳霸体诀,得到这个‘源’时,舱舱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压迫,由内而外,由外而内的压迫,是修行纯阳霸体诀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一直在自虐和郑东西对练,撞墙等等,但就是没找到从内部压迫的办法。

    此刻由于一级内力丹的原因,再加上这场战斗,岂不是内外压迫合二为一了。

    难怪‘源’突然的有了这么大的反应,刘元嘴角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吃一颗一级内力丹能增十年功力,但不代表连着吃十颗就能增百年功力,往上还有二级内力丹,服之一颗能增十五年功力。

    上次刘元瞄了一眼,二级内力丹一颗需满意值十万,承受的痛苦也是倍增,令其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就他现在这体魄,吃颗一级的都要疯了,若是服下二级的,应该真就当场毙命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尸体,想到刚才那标志杏的几招飞燕手,应该是长燕派的弟子无疑。

    就今夜的事情来看,江湖越来越有了要复苏的迹象,好事,他乐意见到,如此亦有助于他调查当年父亲失踪的事情。

    刘元从刚才的战斗中感受到了兴奋,突然觉得自己习练一身本事,若是都没战过几个高手岂非太亏,犹如富贵不还乡,锦衣夜行。

    如果能与江湖十大高手都战上一场,岂非快哉,不比天下第一客栈开遍大魏,赚的盆满钵满带给他的快乐少。

    而且三叔的仇要报,迟早有一天他要提刀上紫薇山,一刀挑了那山主楚牧的头顶道冠,再削其项上人头。

    手指紧了紧,握住手中长刀。刘元心里发狠,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双目的红色已经逐渐退去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,刘元的眼帘缓缓闭上,脑袋一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觉刘元睡的并不好,当醒来的时候,发觉自己出了满身大汗。

    视线逐渐清晰,眼前依旧是那片林子,自己还在树边上坐着,看了下天色,竟然快天亮了。

    当下一个跟头站起身来,走到那死人尸体边,扯下其衣服,撕成布条将长刀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裹的严严实实,裹的像根烧火棍似的背在背上,再看不出一点刀的痕迹。

    紧跟着便开始处理昨夜的狼藉,全部收拾完后,过去了小半个时辰,倒是没有找到丝毫有价值的东西,就一点散碎银子,刘元都瞧不上眼。

    活动开了四肢,细细感受起他自己如今的状况。

    一个字,好。前所未有的好,浑身皮肤光滑,伤势尽去,挥了两下拳好似有使不完的力气,‘源’安静的待着,没了半分动静。

    那一缕阳火精气,仍旧在体内游荡。

    将脸上的面具销毁,刘元抬头望天,辨别方向,大踏步的离开,快一夜过去,也不知那位三皇子怎么样了,既然没提示自己任务失败,想来就还活着。

    出了大山之后,眼前便是一条官道,直通大德郡城。没有第一时间去往码头的方向,而是顺着官道朝城门奔去。

    正好发泄一下自己使不完的力气,刘元一路跑的快极,还没过多大一会儿便城门在前,不过天却是亮了,东方泛起了鱼肚白。

    尤不过瘾似的抖了抖腿,放慢速度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从尸体身上得来的散碎银子,正好交了入城费。进了城门之后,刘元没耽搁,直接去了刘莽那处院子。

    开门进屋,屋内静悄悄的,没有丝毫动静,刘元唤了两声也没人应,想来刘莽是至今未归,没功夫考虑刘莽去了哪儿。

    换过一身衣服,将刀藏在床底下,起身刚要离开,手心吊坠震动一下,点开一看,正是任务成功的提示。

    可以啊这位三皇子,竟然真躲过了那么多的刺杀,心里这般想着,刘元没有急着领取任务奖励,而是收起了吊坠朝门外走去,此刻他得去码头那边打听打听消息了。

    阳光下的河岸,波光粼粼,原本华丽的金雀楼好似受了重创,显得有些破败暗淡。

    得先把刘窜风牵上,刘元朝记忆中的那个方向走去,远远的正巧看见一人竟然敢偷他的驴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