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二百零三章 来了(求订阅)

    四面破洞的隔间内,舞姬姑娘这会儿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先后发生的事情太多,远超她这么多年以来的所有经历。

    红唇微张,双目傻傻的看着公子,刚才长箭飞来的那一瞬间,她心里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冲上去以身相替,帮公子挡下这一箭。

    只可惜身体的反应能力跟不上脑子里的想法,凭她一个普通人,又如何能有如此快的反应速度。

    此时姑娘倒是有些羡慕甚至是嫉妒,那些话本戏曲中编撰的女子了,反应速度极快,总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,替心仪的男子挡箭挡刀。

    当真是好本事,最后死在爱郎的怀里,也不失为一个凄美的故事。

    她知道,她已经彻底的陷进去了,像她这样身处金雀楼这种地方的女子,产生这样的想法是极其危险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换了旁人看来,或许会觉得她疯了吧,例如那些‘姐妹’们,姑娘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。

    情不知所起,半点不由人。

    自那一袭白袍的身影闯入心里之后,就注定了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活是活下来了,但白袍公子此刻是满眼的惊诧,他知道自己还是托大了。

    为了让那姑娘自己跳出来,故意将四个护卫支开,太冒险了。若不是突然出现的‘鬼面’,他不死也得去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刚才一切不过电光火石,此刻堂下众官兵大人才堪堪反应过来,却依旧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一众官兵跑上前来,迅速将两位大人保护在了中央,锵锵锵的拔刀声响起,明显的还有刺客待在附近。

    几个眨眼的时间,看着残留在楼板上的巨大孔洞,大概理清楚了刚才发生了什么,那位将官顿时头皮发麻,冷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暴怒的嘶吼着,偏偏还不能说清楚,苦笑无奈的想着,像您这样的人物,折磨他这样的小人物干嘛啊。

    “猖狂,忒的猖狂,朗朗乾坤之下,竟还有如此鼠辈,这些江湖余孽实是可恨至极。”杜大人大声的呵骂道。

    先前就已经有人上楼去搜寻金雀楼的管事了,可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‘三皇子’死在大德郡,如此大事本来第一时间就该要飞信传报朝廷,不过是被那位白袍公子的护卫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那一箭飞出没带着鲜血后,赵长镜心里松了一口气,却依旧在隔间门外等着,没有冒然闯进去。

    今晚当真是妖魔鬼怪,各式人物粉墨登场,赵长镜心里这般想着,望着楼船破洞外,想到了先前那一道火红的刀光。

    自然也看到了那鬼脸面具,那一瞬发生的太快,刀又被刀光所掩盖,完全看不清楚,他一点也没有联想到先前刘元手里的那把刀上。

    毕竟‘了然’被藏在那般普通的刀鞘里,显得普普通通毫不起眼,出鞘之后差别巨大。

    不过至此以后,刘元倒是不敢再以刘元的身份出鞘此刀了。

    呼——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白袍公子在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平静心绪,捏着眉心思索着,好一会儿后才睁开眼来,看着姑娘道:“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奴家还是那句话,不知道什么七日夺命散。”

    经刚才那一惊吓,泪早已干了,此刻姑娘有些倔强的仰起头,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。

    说罢,竟然胆大了起来,一伸手拿过桌上公子先前的茶杯,在公子惊诧的眼神中,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你这傻女人,疯了吗。”公子抢过茶杯,可还是晚了,杯中茶水一滴不剩,公子怒极,将茶杯在手心里捏碎。

    “公子不是说,这里面有什么七日夺命散吗,那奴家便喝给公子看看。”说出这句话时,姑娘脸上没有一丝后悔。

    她没有加害公子的心思,她从花娘那儿拿到的不过是痴情药罢了。

    像公子这样的人物,事后绝不会放过她,但她只此一次也就够了。花娘说会给姑娘一笔银子,让其跑,她才没想过要跑。

    先前拿过茶杯的举动让公子皱眉,他讨厌不受掌控的事,不受掌控的人。但看着姑娘此刻脸上的神情,他竟有了一丝丝迟疑,一丝动容。

    开口刚要说些什么,整个金雀楼竟然彻底黑了下来。楼内所有的,不论什么光芒都在那一瞬间熄灭。

    包括楼外的一圈圈灯笼,都在刹那间被破坏。

    立在十里画舫中央,整座黑暗的金雀楼好似被隔绝起来。

    公子本要说出口的话收了回去,变成了:“蠢女人,站到我身后来。”脸上的神情再次变的冷静。

    风动了,赵长镜望着黑暗的四周,知道今夜的斗争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但与那人站在一边的除了一个不明身份的‘鬼面’外,唯他一人,显得孤立无援,双手握紧又松开,有些兴奋

    既然‘鬼面’出现了,刘元便打算让自己彻底消失,于是将那件红袍撕碎了送进涛涛大河。

    只穿着里面的黑白单衣,仍旧带着面具,盘膝坐着恢复体力,‘了然’没有还鞘,而是横于膝上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去了多久,突的刘元睁开双眼,想也未想便手里握着长刀,一个纵身从屋檐下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霹雳一声巨响,原处刘元坐着的地方,赫然一个掌印坑洞,劈的琉璃瓦片四射。

    咚的一声,双脚踏在甲板上,刘元凝神看着那处,一个黑影若隐若现,一个闪身便也下了屋檐直追而来。

    乖乖,就凭刚才那试探杏的一下,刘元就知来人内力深厚不好对付,当即想也不想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不能在这个地方打起来,否则他带着鬼脸面具很容易成了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此刻小命难保,哪里还能管得了什么三皇子,只能希望其自求多福了。

    双脚踩在木板上,直接奔到了另外一条花船上,逆着人流,从慌乱的人群中往外穿。

    轻功不是刘元擅长的,希望如此能稍稍阻止一下那人的速度,果真身后那人慢了下来,却依旧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眨眼间,二人一追一逃,已跑过了数条花船。

    体力在一点点恢复,可仍旧不够,刘元探手入怀,掏出当初为太清山准备的一颗丹药捏在手心。

    此丹名为一级内力丹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