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两百章 乱象生

    明明眼下高台之上什么人也没有,四面空空也是一目了然,众人也都是聚精会神的看着三皇子殿下挥毫。

    但没来由的,刘元就是心头一阵紧张,或许是因为那个三星任务的原因,让他自己太过敏感了吧。

    刘元已经想好,待那位三皇子殿下一诗写罢过后,还是得想办法靠的更近一点才是。

    同时暗自苦笑,这次算是什么劳什子任务啊,保护一个皇子,听上去就极其的不靠谱。

    念着舞姬刚才有关三皇子的问话,白袍公子往里坐了些,突然乐了起来:“认识,应该是认识的。”笑容逐渐扩散到嘴角,露出一点点白牙。

    这个笑容,让舞姬看呆了。

    公子脸上常挂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,可从没有哪一次这般开心过,仿佛真的遇到了什么可乐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一行行黑字出现在白纸之上,起初众人不觉得什么,但当字迹一个个清晰起来之后,众人才发现这字竟然不过如此,甚至相当一般。

    远远衬不上三皇子殿下那文武双全的名头啊,而且在场的人谁不知道,三皇子不仅诗词在行,一手书法行悠流水,干枯有度,浓墨适宜,自成章法一体。

    眼下,有几位躲在后面的文人暗自皱眉,小声交流起来。那一个个字,只能说是能认清,远不至书法的程度。

    笔墨写就两行,楼内人声大了起来,将那两句诗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!好诗!”多数人心里还在揣摩咀嚼的时候,只听边缘角落处一人拍手叫好。瞧那满脸激动的神情,不知道的还以为看见了何样惊世篇章。

    堪比那些在滚滚历史长河中涤荡,都依旧璀璨如明珠般的诗句。

    然而,单就这两句来说,实是夸不出口啊。

    先说这两句诗,如果出自是平常人之口,倒也算的是中规中矩,但从三皇子笔下写来,对比他的名头,未免也太过平庸。

    难不成,当年那些三皇子盛传京师的名头,都是假的?不过是那些好给皇子殿下面子的人以讹传讹。

    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,众人逐渐肯定了心头的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当然,面上还是不好流露出来,更是不能付诸于口,差不多待三皇子写完之后,还得好生夸赞一番才是。

    众人恍然所觉的,体会到了京师那些簇拥在三皇子殿下身边人的感觉,大抵口是心非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一个‘黑’字落下最后一笔,三皇子直起腰来,长出一口气,看着白纸上的诗句,自我品味一番,显得分外满意。

    也恰是此刻,刘元眼看着那位本在研墨的姑娘,停下手里动作,手中那块磨石悍然划过一道圆弧,光芒一闪,直射三皇子的太阳穴而去。

    糟了!想什么来什么,刘元心里刚转过这个念头。那块磨石就到了三皇子脑边,于毫厘之间,三皇子扭头往后撤了一丝,磨石擦着皮肤电射而出。

    叮的一声,直勾勾的钉入了立柱里。

    是何样的手法和力量,能将一块平头的磨石打入柱子里。刘元心里这般想着,但愿三皇子那个文武双全中的武能够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那磨石不过是先手,紧跟着姑娘的素手便到了三皇子的眼前,白皙的双手,十指纤纤可研墨,亦可杀人。

    面上平淡冷漠,好似她面对的不是皇子,而是一棵树一只鸡。

    “好贼子!”三皇子嘴里惊呼一声,右脚后撤一步,已然失了先手,此刻被逼的只得后退。

    一抓,划破了三皇子胸膛衣服,留下三道血痕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磨石划过的地方,一滴滴黑色的墨水落在白纸之上,缓缓晕开,污了字迹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人群才轰然一声炸开,犹如滚烫的热油里丟进了姜蒜,胡言乱语叫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“天杀的!有人胆敢行刺皇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跑啊”这两字是叫的最多的,一时间能听到五六种地方语言先后说出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报官,快报官!”

    场面一时间乱作一团,七七八八的女子文士散作一团,本来如果只是平常的打起来,众人还不至于如此惊慌,可那被刺杀的人是三皇子,众人如何不惊。

    胆敢刺杀皇子的,那能弱了去?甚至显然都不可能只有这一个女刺客,他们怕就怕的是殃及池鱼啊。

    大堂乱糟糟的犹如一锅粥,二楼却显得平静许多,各个隔间里虽然也有惊呼传出,但那是最初,此刻已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还有这样的意外。”白袍公子眼神玩味的看着大堂下高台上,瞧那眼神,哪里是在说意外,明明惊喜的意味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公子咱们?”舞姬姑娘有些怕的说道,但心里却想着别的。

    这对她来说,应该是个好机会,趁着此刻慌乱,无人注意,至于什么三皇子六皇子的,她才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看看。”公子轻声落下两字。

    赵长镜摸着下颌,望着下方,眼神凝重。他从身形上,看到不少熟悉的人影,或者说人是不认识的,熟悉的只是路数。

    此刻战局一变,三皇子稳住身形,已然与那女子战到一起,打的有来有往。

    看那出手的招式动作,竟至少是内力二重楼的修为,让刘元意外的同时,也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或许依旧不符合文武双全几字,单应付眼下的场面暂时够了。

    一来一回,不过电光火石的时间,二楼上一众三皇子的护卫开始往楼下赶去。

    待护卫都赶过去之后,那女子定是插翅难逃。

    人群混乱,刘元眼神开始四处搜寻,却依旧没能找到杨审之,不知是躲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度过了一开始的混乱,人们不断的从金雀楼大门口离开。

    刘元开始思考借口,想要暂时离开,突然,他眼见的半空中一道银芒闪过,穿越了人群的缝隙,直直的朝着三皇子而去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当刘元看见的时候,不过是一道残留在空中的影子罢了。

    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,唯见三皇子高大的身影往后倒下,喉咙下多出一个血口,缓缓渗着鲜血,双目圆瞪翻着白眼,嚯嚯的只听的进气,没有出气了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