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九十九章 为何

    “啊”刘元嘴唇轻启,啊的一声轻呼,双目赫然瞪大,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刘元的反应显得并不如何突兀,因为在场人中,包括赵长镜在内亦是一脸讶色,甚至怀疑是他听错了。

    赵长镜偏头看了看门外,又看了看那位锦绣白袍的公子,神色逐渐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将隔间正对着楼下的那扇屏风挪开,几人视线都朝大堂落去。

    随着那龟公的一声呼喊,一位身穿华丽长衫,面容方正不怒自威的男子,在一行十多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,保护的严严实实,只能看见个脑袋。

    这便是三皇子?刘元瞅着那男子,心里这般想到,总觉得与他印象里文武双全的那位有些不太一样啊。

    “皇子来金雀楼,弄的如此大张旗鼓兴师动众的作甚。”同样坐在一旁的舞姬,皱了皱眉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显然十分不解,先不说皇子因何事出宫而来,定然都不是为了来参加花灯会的。

    你说借机悄悄的来看看倒也可以理解,可如此这般忒也高调了点,想不通。

    姑娘想不通,赵长镜略一思索,倒是有了些想法,却因为眼前坐着的这位白袍公子,心底又产生了新的疑惑。

    独独刘元想的简单,无论那三皇子是悄悄的来,还是光明正大的来,他的任务都不会变。

    如此摆明身份,倒还方便了。

    且也不是特别难理解,如今太子已定,无论三皇子先前表现的如何出色,都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太子未立之前,所有的好的,在如今都变成了坏事。所幸太子杏懦弱敦厚,若三皇子将来想当个逍遥闲散王爷,太子定然也乐意见之。

    既如此,现下就得早做准备了。或许,花灯会便是那位皇子殿下的一个契机。

    当然刘元只是简单的想想,不一定对,他也并不十分在意这些,只希望堂下那位皇子殿下能顺利活过今夜。

    “三皇子凡事最爱讲究个排场,好不容易出京,来了如此热闹的地方,若没人知道他心里可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那位白袍男子,眼神含笑的看着斜前方三皇子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公子您见过三皇子殿下?”姑娘疑惑回过头来问道。

    说来她还真一直不知道公子是何身份,只知其贵不可言。

    她还从来没有见,来金雀楼这么多人中,有哪个可以让三位鸨娘都恭恭敬敬,可以一言便让她这位头牌不用再迎客。

    从此高兴了便舞上一曲,不愿意谁也不会多说什么,舞蹈成了她的喜好,再也不是为金雀楼增加名气和招揽生意的手段。

    例如先前,她去高台上舞了一曲,不过是为了讨公子欢心。

    姑娘甚至揣测过,这位清雅的公子是金雀楼背后的少东家,但感觉又不像,公子不俗不市侩。

    与来金雀楼的所有人都不同,独特且唯一,空谷幽兰高山雪莲,那感觉,甚至超过了眼下那位三皇子。

    按理说,皇家血脉,自幼锦衣玉食,在姑娘心里应该是何等的尊贵,可当真见面之后,唯剩下不外如是四个字。

    大概因为,心里早就有了公子的身影立在那,有了比较,自然有了高下之分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姑娘越加好奇。好奇,埋在心底。

    对于身份二字,公子不说她也不问,自幼金雀楼长大,她知晓什么该问,什么可以问,什么不问比问了更好。

    但有些话有些苦闷,她憋在心里很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二人相识多年,细细算下来,见面的次数不过一手之数。以公子的能力地位,何不为其赎身呢。

    上次,姑娘实是没忍住,借由一个抚琴的机会,委婉的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闻言公子伸手轻抚上她的眉头,只是一笑并不作答,笑容依旧犹如春风般和煦,却让她心凉了一半

    此时所处的这二楼位置正好,将下方的一切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重重包围之下,难有人能进那位皇子殿下的身,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因此暂时的,刘元没有下一步动静,只是看着那皇子同样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这皇子倒不是一个喜静的主,自上了楼后便没消停过,身周围了好些人,七嘴八舌的热热闹闹,逗的三皇子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紧跟着便有几位文士献宝似的,走去堂下开始蘸墨挥毫。打的什么主意,一目了然,刘元暗自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远望胭脂河畔,十里画舫上文人骚客络绎不绝,于长板上,船舱边,灯笼下,笑容满面携美同游。

    金雀楼内,随着几位美人的琴曲表演,再加上猜灯谜等活动,晚会逐渐到了高潮,期间刘元倒是见识到了不少的,肚子里真有几分墨水的文士。

    间或有那吸引人的,引来阵阵掌声,姑娘们眼神交汇,属意谁是那意中人。

    突然,从转角处走出一位文弱书生,一袭简单长衫,面色平静。

    瞧见此人,刘元双目一闪,熟人。

    他就在想,说好来这花灯会一游的杨审之怎不见了人影,这可不就见着了。

    只听这人照例是吟诵了一首酸诗,酸的后槽牙痒痒的那种,不过就场面情况来看,诗句大抵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不少的人鼓掌应和,就连赵长镜也抚掌轻笑,嘴里连呼不错。

    还有人跟着起哄,说的什么再来一首。

    却见杨审之抬手下压,开口就道:“鄙人如此拙作,不过是为了抛砖引玉。诸位何不想见识见识,咱们文韬武略的三皇子,时值如此良辰美景,又会有何惊人之作,岂不美哉。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,场面顿时越加的热闹起来,大堂上早已是座无虚席,此刻大都站起身来,拍手鼓掌呼喊着,仿佛是请上仙临尘。

    三皇子果真不负众望,一抖袍襟,毫不露怯的朝楼下走去,龙行虎步,背后跟着两位执刀护卫。

    高台上早架起一张红紫色的鸡翅木长桌,桌上是那瀛洲的兰溪纸铺开,一姑娘素手研墨。

    三皇子迈步上台,两护卫留在高台一侧,手指律动般的在木架上一排毛笔间划过,最后轻点在一把中白毫上。

    执笔蘸墨点在纸上,墨色晕染开来,楼内瞬间安静下来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高台四下空旷无人,刘元心头却突然警钟长鸣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