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九十八章 时候到了

    刘元虽然不知道赵长镜手持金令,但看先前花娘的态度,还有能进到金雀楼二层,赵长镜明面上的身份也必然了不得。

    不然金雀楼这些人精似的人物,又岂是那么好哄骗的,这是他找其帮忙的最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哦?谁啊?这我倒也好好瞧瞧了,是什么样的人物,要你刘掌柜的刻意结交。”赵长镜十分好奇,饶有兴趣的看着刘元问道。

    他是真好奇,亲自吃过天下第一客栈饭菜的他,相信这家客栈迟早会一飞冲天,不会拘泥于那一县之地,所以才选择交好。

    否者当日在床底下发现此人时,哪会问那么多废话,直接杀了了事,死人是不会说话骗人的,所以赵长镜想帮忙也是真。

    同时在今晚那件事到来之前,他倒也想先玩玩看。

    谁知道那人是谁,心里如是想着嘴上说道:“同在此楼的一位贵客,赵兄一见便知。”

    “神神秘秘的,可是现在走去瞧瞧吗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。”此事自然宜早不宜迟,刘元点了点头,已经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二人走出翠玉屏风之后,赵长镜给那姑娘说了些什么,令其在屋子里继续候着刘莽,等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语罢,两人分前后朝那位公子的住处走去。赵长镜在前,路上刘元给其大概描绘了一下那位贵客的穿着。

    赵长镜一脸迷惑,看来先前那位公子来的时候,的确没被他注意到,那会儿赵长镜只顾盯着刘元去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儿了。”刘元在门口附近停下,指着那隔间的门说道。

    二楼并不是每一处的隔间都是由翠玉屏风隔开,各有不同。例如眼下,便是大黄木的长门,没有赵长镜那处的翠玉屏风华贵,更显几分高雅。

    整了整衣袍,赵长镜才上前扣响了隔间的房门。

    对于结交有身份有地位的人,赵长镜也显得十分重视,这对他身后的势力,对将来是极有益的。

    门前响过三声,一位身形壮实的男子打开房门,神情警惕的看了赵长镜两人一眼问道:“何事?”声音低沉,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刘元窥探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鄙人赵长镜,求见你家公子。”守门的大汉刚想要拒绝,紧接着便看见赵长镜从怀里掏出了一枚金令,眼神波动轻声道:“稍等。”

    本来赵长镜是想用自己明面上,惯常使用的那个假身份,后来一想既摸不清对方的底,何不将自己掩饰的神秘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站在赵长镜身后的刘元,却是没有看见赵长镜掏出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如是又等了三个瞬间,房门再次打了开来,依旧是先前那个汉子,开口说道:“我家公子请你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此间的动静,没能瞒过金雀楼的一些有心人。例如花娘心里便正疑惑的想着,莫不成这二位还认识,跟着又肯定,不无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如此可就不太好了啊,她不想又多生出什么变数,可又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阻止,当下不敢耽搁往楼上走去,此时的情况,已经不是她能把握住的了。

    内里清幽雅静,一袭锦绣白袍的公子坐在右前方,温和的笑看着赵长镜与刘元。

    身后四个护卫站的笔直,身前一张方桌,桌角一顶青兽头的香炉里飘出丝丝缕缕的香气,先前舞了一曲的那姑娘正坐在男子左手边,微微垂首。

    刘元明显能感觉到,赵长镜在看见这位白袍公子的那一瞬,轻微的颤抖了一下。认识,赵长镜竟然认识眼前这位。这是刘元心里的第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人赵长镜自是不认识的,但他认识那扇子下的吊坠,再看这一身装扮,心里便确定了个八九分。

    “我貌似没有见过你。”白袍公子依旧稳坐在椅子上,跟着又露出思索的神色:“赵姓,或许你是替你父辈来的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赵长镜一掸衣袍下摆,自顾自的在凳上坐下,神情镇定自若,在见到此人的一瞬间,他便将刘元请他帮忙的事儿给忘到了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当然,刘元也不在乎,他的目的只是想靠近,现在达到了。

    此刻装作赵长镜书童家丁的模样,安静的站在其身后。

    “哦,那是”男子疑惑说着,想到此人手持金令,瞬间想到了别的想要接近他的势力。

    之后刘元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女子身上,当然他不是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,明摆着这姑娘应该是眼前这公子所喜爱的。

    赵长镜与白袍公子的聊天,刘元间或听了几句,越加确定了心头的猜想,此人应该是三皇子无疑了。

    刘元的目的是达到了,此刻赵长镜后悔了,他后悔带着刘元来了,有些话他不好说出口。

    说的模棱两可,听的白袍公子一头雾水,却还以为对方在打着什么哑谜,又不好示了弱,只得装作明白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,闲扯了半天,都没有切入正题,把赵长镜心头那个急的啊。

    此刻屋子里不止他一个人急,那姑娘也急,做这样的事情她本就紧张,此刻又多了两个不相干的人,护卫她还有办法支开,这两外人咋办。

    简直又急又气,气的都快把后槽牙咬碎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时间慢慢流逝,越来越逼近那个时刻,这两位不速之客还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姑娘双手放在膝上,两根手指绞在一起,心头暗骂一声,姓赵的凳上是长了钉子吗。

    “你在急什么?”白袍公子偏头看着姑娘,笑容依旧和煦。

    “啊没什么。”姑娘豁然抬起头来,盯着公子那双通透的眼睛,期期艾艾的说道,双手慢慢松开。

    天色昏暗,晚霞漫天。

    大德郡码头上来者络绎不绝,若是刘元在此,当发现还有不少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一盏盏花灯亮起,将大河上下染上一片华光。

    花灯会正式开始了,不知从何时开始,金雀楼变的人声鼎沸,渐渐归于平静,刘元听到了不少文士书生吟诗作对的声音。

    开始了,从这一刻开始,她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,如果半个时辰之后还没能下手,她将永远没有机会,姑娘心里想到,十指下意识的收紧。

    而刘元此刻又想到了别处,候了这么久,如果眼前这位不是三皇子,岂非白忙一场。

    恰于此刻,楼下响起一声龟公的高呵:“三皇子到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