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夜

    “娘希匹的,狗眼看人低。”刘莽面有不服,粗糙的手掌拍着桌面小声的嘀咕道。

    正想着心事的刘元却是被这句话给逗乐了,他自然知道刘莽这话是何意。

    那锦袍男人身后还跟着四位一身黑衣面色严肃,明显是护卫的男子。可先前花娘怎么说来着,对他这个疑是护卫的人又是什么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有能力有地位的人,走到哪儿都能无视规矩啊。

    刘元心里这般简单的感慨一句,看着花娘旁边那女子轻声说道:“兄弟莫气,有些时候,这些也不一定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刘莽闻言却是眼神闪烁一下,心里存了疑惑,不知刘元为何能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此刻那花娘已经笑着离去,留下那姑娘陪着男子继续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刘元面上的思索神色更甚,实在是想不通那姑娘到底是答应了花娘什么事情,才会怕成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与自己无关的事情,刘元没那个闲心多管闲事,但吊坠三星任务上写的是花灯会,他就怕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,不由得多想了些。

    “刘掌柜的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刘元豁然抬起头来,心里转过千百念头,刹那间又归于平静,装作十分惊喜的样子说道:“想不到赵兄你竟也在此。”

    站在桌前的自然是一个刘元万万没想到的人——赵长镜。他满以为这人已经死在了太清山上,一直听不到其人的消息,心头还不无牵挂。

    但既然这位出现在了这里,想到其背后代表的势力,刘元不由得对这花灯会又多了几分警惕,眼神环视一圈,突然看谁都像是江湖余孽。

    请其落座之后,刘元将身旁刘莽向其引荐一番。

    相互交谈几句,都是点到即止,赵长镜没有急着问出自己的疑惑,刘元也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看着桌上只放了一个空酒壶,赵长镜看出两人的窘迫,十分好爽的挥手道:“这里有何好的,二位不如随我去楼上雅间小坐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口,刘元便有些惊讶,想不到啊想不到,多日不见,赵长镜的身份都能混进二楼了。

    既是好不容易残存下来的帮派,不应该夹着尾巴做人吗,难不成金雀楼背后还有他们帮派的影子?

    想到这儿,刘元赶紧摇头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有一半刘元猜对了,以赵长镜本来的身份,再加上如今这个节骨眼上,他不被抓起来都算运气好了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能够进到金雀楼上层,全赖当初在晴川县时,从尸体上摸到的明通钱庄金令。

    此金令整个天下都没有多少,凡持此令者,非富即贵大有来头,各个不一般且神秘,饶是金雀楼也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,不敢稍有得罪。

    所以不过是带两个朋友上二楼罢了,小事。

    当下刘元也不矫情,更接近上层,更有利于那个三星的任务。

    看着赵长镜带着刘元两位往上走去,刚辞别了那位锦袍公子,站在不远处的花娘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却也堆着笑容走上前来,先是热情的朝赵长镜打了个招呼,跟着问道:“赵公子,不知这二位是?”

    “在下不期而遇的朋友。”赵长镜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瞧瞧,真是怠慢了贵客。”花娘跟着就之前的事情赔礼道歉,并且送上三分点心和一壶好酒以示赔罪。

    真真是分水轮流转啊,刘莽顿时腰板也硬气了,心里好受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楼上的风景又不一样,比大堂上的布置精致几分,着眼于细节处,更显匠心。

    赵长镜拥有一个单独的隔间,两面是翠玉雕花的屏风,只此两扇屏风就要不少银子。

    其实以赵长镜手持金令的身份,要求再高一点也是可以的,只是不想太过高调,惹来有些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几人先后进入里面,内里早有个姑娘在候着,面上带着笑容,微微欠身。袖口露出一截皓腕,十指纤纤继续煮茶,悠悠茶香丝丝缕缕的在隔间内飘荡。

    坐下没多久,刘元便起身告辞,说是想要四处走走。

    赵长镜心里疑惑,却也没好阻拦,点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刘莽显然没什么兴趣,自来了后就在位置上坐着,也不知是来干嘛来了。

    走出屏风,刘元往外行去,途中竟遇到那位花娘亲自端着托盘送上楼来,不由得对赵长镜的身份又高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花娘对他欠身笑笑,有了赵长镜朋友这个身份,更加利于他行事。

    比如此刻,就没有人再阻拦他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离开的原因还有一个,那便是刚才清晰的感受到吊坠的震动。

    找了个僻静点的道口里,刘元背过身去点开吊坠,果真是那个任务有了新的提示。

    ‘保三皇子一夜不死,任务完成。’

    只此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就让刘元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三皇子?三皇子怎么可能来金雀楼,相比较于那位名声不显,甚至传言有些懦弱的太子殿下,这位三皇子名气可要大的多。

    说是文武双全也不为过,向小便通文韬武略,吟诗作赋也十分在行。

    例如《初雪》《京州判》等诗词就流传甚广,私下里得到不少已经辞了官的老大人的赏识。

    只可惜,是三皇子而不是皇长子,徒叹奈何。

    但这位三皇子就是再如何的有名,刘元又去哪里认识,连人都不认识,又谈何保护。

    况且三皇子出宫,身边能没有护卫保护吗,连三皇子都棘手的事情,他刘元又怎么保护?除非,三皇子是私自出宫……

    心思百转,突然一位玉面公子的身影浮现在刘元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此人的形象气质附和三皇子的身份,那如果真是他的话,花娘安排在其身侧的那姑娘又是想干嘛?

    想到这儿,刘元便再也放心不下了,不管那人是不是皇子,现下最主要的都是找到那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回忆着之前在大堂时记下的方向,刘元走出小道,朝左手边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楼下高台四面流苏拉开,左右各六位姑娘奏乐声起,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中间一位身姿窈窕披着白色轻纱的姑娘,摆着起手式,踩着曲点,扭腰回过身来,戴着金色面纱遮着半张脸,双目含笑。

    本来没心思看什么歌舞的,待看到这姑娘之后,霍然顿住脚步。怎的又是她?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