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九十五章 阴阳

    应该早就分辨出来是有人来了的脚步声,只不过刘元的思绪太过投入在吊坠上,以至于忽略了外间的动静。

    待发现是脚步声后,刘元不敢在动,生怕被人发现些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待听清楚门前两人的说话声后,刘元更是连呼吸都不敢了。

    “我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,求求您饶了我吧,我我不敢呐,真的不敢。”

    从茅厕的门缝后,刘元依稀可见那姑娘婀娜的背影,却看不见面孔。

    话语说到最后,能听见那女子都带了哭腔,也不知是委屈还是吓的。

    “敢也得敢,不敢也得敢。”另外一个女声响起,这人刘元即使看不见,也听出了声音,竟然是先前在门口的那位花娘。

    只听花娘跟着又说道:“你若还想要你的卖身契,此事就做,放心事成之后不仅将卖身契还你,还给你一笔银子,你从此哪里去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若如此还是不干,就是不识抬举,生处金雀楼还不识抬举的人,你可得想清楚了。”此话方落,刘元明显看见那姑娘的背影一个哆嗦颤抖。

    不知是商量的什么隐秘事情,即使四下没人,两人估计是害怕隔墙有耳,也说的模模糊糊,不愉被人听了去。

    对于别人的事情,刘元也没那么强的好奇心,只盼着这两人赶紧走,他好继续他的摇签大业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好一会儿之后,那女子终究是屈服了,点了点头答应下来。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,刘元再次将目光落在了吊坠上。

    心里默念漫天神佛的名字,轻轻落下了手指。

    眼前签筒急速转动起来,直至缓缓停下后,左手是生,右手是死,八个字赫然眼前。

    看的刘元目瞪口呆,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总共四句话,他最不想看到的便是这一句。

    字迹缓缓消散,眼前金光一闪,一个白玉般的小瓶落在地上,刘元弯腰拾起,放在眼前细细打量。

    吊坠上浮现出一行行小字:恭喜玩家获得阴阳丹一瓶,分阴丹与阳丹共两粒,阳丹可为将死或刚死之人续命一炷香的时间,阴丹会截断心脉,令人立即毙命。

    看罢之后,刘元将吊坠收了起来,打开小玉瓶,果真倒出两颗丹药在手心,圆溜溜的,无论颜色大小气味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苦笑一下在心里问道:“哪个是阴丹,哪个是阳丹,你得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,一切留待玩家自行探索。”舱舱的声音在心底响起。

    自行探索这玩意儿咋探索?运气不好吃下阴丹,就死翘翘了,然后再赶紧吃下阳丹,有一炷香的时间给自己,留下遗言?

    疯了疯了,这一瞬间刘元有了想骂人的冲动,嘴皮子哆嗦两下,终究是忍了,如此才是舱舱的一贯作风。

    将丹药重新装好,无奈的看着手中的小瓷瓶,这阴阳丹也太鸡肋了,一共两颗,就是让他找动物试试都不行。

    吃的是阴丹还好,万一吃的是阳丹,岂非哭死,况且即使是阴丹他也舍不得。

    罢了,先揣着吧,不知道啥时候能用上呢,好歹没让他花六万满意值全是‘下次再来’。

    还余下一万五的满意值,刘元不打算继续摇下去了,刚才摇中了东西,再摇五次也多半是徒劳。

    整理一下衣袍,没有什么异样之后,刘元才朝外走去,耳朵先是贴在门上听听外面动静,他可不想一开门就撞上刚才那女子和花娘。

    调动起体内那一丝阳火精气,听力瞬间提升,阳火精气的这个妙用还是他前段时间意外发现的,但他一般不用,因为不适应。

    这一听,还真是让他听到点东西。

    “花娘。”一位姑娘迎面走来,欠身问好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花娘心里有事,继续往前走去,但看那姑娘神色有些迟疑,顿住脚步皱眉道:“有什么事,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姑娘显然很怕花娘,应了一声又道:“刚才有位客人找茅厕,朝那边走去了。”说罢还伸手指了指。

    语落,花娘眼神立时一凝,躲在门后的刘元心头一突,二话不说,当即销毁抹除了自己来过的痕迹,推门就朝一个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约莫就是刘元刚刚离开,走过一个转角的位置,原先的茅厕的地方,花娘站在门口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一连三下没有反应之后,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,掩鼻皱着眉头扫视一圈,心里稍稍放松些,没有人使用过的痕迹,不知那客人走到了哪儿去。

    回身唤来几个姑娘龟公,包括先前那个指路的女子,吩咐他们四散下去,务必将那人找到。

    那人穿着一袭红袍,还是比较显眼的。

    差不多了,刘元走到了长廊另外一边,心里算着时间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迎面正巧又遇到那女子,率先开口说道:“你是不是哄骗我,我找了一圈了,怎也没发现茅厕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啊”姑娘哑口无言,一时间连自己本来想说什么也给忘了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伸手又是一指,刘元摇了摇头:“算了算了,也不难为你了。”说完与那姑娘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直至走出一段距离后,刘元一颗心还在噗通的跳着,这一出戏应该是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怕被发现,而是怕节外生枝。毕竟现在那三星任务连点影子都还没见着呢,若是被赶走了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当刘元上完茅厕,再次走回自己的座位时,已经过去一段时间。刘莽百无聊奈的坐在那儿,说道:“兄弟,你这一泡尿可有够久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开始没找着地儿。”

    两人闲聊着,突见门外又进来一男子,面若冠玉唇红齿白,一袭锦绣白袍衬金牡丹。

    手持双面字画折扇,下吊着一个玉玲珑的坠子,脚踏一双云面靴,好一个偏偏美少年,楼内众人,无不被其吸引了目光。

    再看那花娘满脸堆笑的走上前去,比看见了亲爹还要来的亲切。

    是个重要人物,刘元心里这般想到,眼神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花娘身旁那姑娘,无论身姿背影还是衣服,都与先前茅厕门前那位一模一样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