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九十三章 进不得

    这位文士公子的话音刚落,几位姑娘微不可查的,或多或少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尴尬。

    此地是有名的胭脂河,此楼更是胭脂河上金雀楼。

    姑娘们不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那也称得上有所学识,读过诗书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她们才尴尬,因为这公子的诗,无论哪句都不怎么样,偏生这位公子脸上还满是自得模样。

    可这尴尬还不能表现出来,大概过去了两个眨眼的功夫,“奴家以为前句好”

    几位姑娘争相说了起来,对这两句歪诗评头论足,别说,那头头是道的样子,真让这位公子有了几分飘飘然,心底更是暗想:妙啊,这些我怎么没想到。

    最终这一两的散碎银子,被一位说其前后两句都好的姑娘拿了去,到底还是她技高一筹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莫要缠着赵公子了,让其进去吧。”鸨娘走了上来,挥着手里的绸巾嗲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位赵公子,自然就是赵长镜了,想不到不仅从太清山逃脱了不说,兜兜转转的还跑到大德郡金雀楼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赵长镜显然没有引起朝廷的注意,通缉令上都没他,很是令刘元这个被朝廷悬赏两百两银子的人羡慕不已

    明夜就是花灯会了,刘元手里握着‘了然’,走在街上,路上行人明显的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意买了点酒菜,就朝住处走去。

    本来刘元是不好这一口的,但连着被刘莽带的喝了几次,竟也有一点点喜欢上了,倒也说不好是喜欢,总之刘元依旧不觉得酒这玩意儿好喝。

    回了住处之后,刘元推门走了进去,边走边喊了几声,竟然没人应,顺手将东西搁在院中石桌上,刘莽不在?心头这般想着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坐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,不自觉的小酒都喝了一杯了,刘莽竟然仍旧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这在往常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,“真是奇了怪了。”刘元垂头嘟囔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决定若是天黑之前,刘莽仍旧没有回来,便出去找找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刘元缓缓在院中踱步,一会低头计较着,一会抬头看看天色。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从前院传来一阵响声,刘元神情一动立时跑了出去,入眼所见刘莽挺着身子撞开门走了进来,两扇门板还在晃动。

    “莽兄你这是怎么了,被谁揍了这是?”刘元惊讶非常,走上前几步单手一把扶住刘莽,另一只手关上房门就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扶着他在院中石凳上坐下,看其一身衣服都被打的破了洞,内里的皮肉还带着乌青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碍事。”刘莽一笑,嘴角牵动伤口说道。

    比起身上,脸上倒是好很多,也就嘴角位置有个血口。

    “可是那司卿大人的儿子找你麻烦?”刘元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再没遇到过呢,不过是和几个泼皮打了一场。”刘莽挥挥手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刘元点了点头,都是大男人也不矫情,却是调侃的笑道:“可你这副模样,明儿就要去花灯会了可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多大的事,不过换身衣服就好。”刘莽不甚在意,自顾自的拿起石桌上的酒坛,揭开封泥就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既然别人都不以为意,刘元自也不好再多管多问,只是才发现刘莽这汉子倒也不是整日都无所事事。

    照例像往常那般喝酒闲聊,明儿就是花灯会了,刘元躺床上,思索了一下自己如今具备的东西,或者说能力。

    三星难度的任务,定是简单不了。

    他有的不过是二层境界的纯阳霸体,加上山刀第一式开门见山,而荒刀第一式穷荒绝迹总是差一点,没有把握住关键。

    仿佛已经站在了门口,差的就是一个人从背后推他一把。

    余下的便是一些外物,上太清山之前准备的两颗丹药,另外就是那暗器袖里箭又买了一个,花了一万满意值。

    但刘元还是觉得不保险,刘元已经算过了,最迟明天他一定能够凑齐六万满意值。

    到时候幸运大摇签摇他个二十次,就不信摇不出来一个好东西了。

    全部都理顺了之后,刘元闭上眼,这几天他都睡的很好,养足精神好面对明晚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次日清晨。刘莽换了一身完好的衣服,可能也是这衣服太旧了没法卖,否则刘莽还真没衣服好换了。

    两人相伴朝城外码头走去,出了城门之后刘元翻身骑驴,旁在刘莽身侧,显得有些悠闲。

    远远的已然可以看见那最高的楼船,即使放在城中那也是数一数二的酒楼,古色古香,结合天然的木质纹理雕刻的壁画浮图,配上已经挂上去的各式灯笼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三层上高挂一块烫金匾额,上书金雀二字,左右各有一雀口衔明珠,夜晚绽放华光,晶莹玉润,华丽又不会让人觉得太过豪奢。

    花灯会的夜晚,十里画舫相互勾连,且搭以木桥可供通行,畅游沉浸其中直至白日无所觉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码头前,刘元将刘窜风拴在一旁的树上,与刘莽走上前去,交了二两银子过后,才得以进入。

    “公子面生的紧,可是外地来的,不知如何称呼?”鸨娘走上前去,满面春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姓刘。”刘元微笑答道,说罢就要往里进。

    “刘公子。”鸨娘却是似有意似无意的拦了半步,依旧温和的笑道:“公子初次来,不知咱们这金雀楼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何规矩?”

    “那个,门丁护院是进不得的。”鸨娘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走在头前的刘元一袭红袍,身板硬气,腰后挂着长刀,面容俊朗,也算是一表人才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的便将跟在刘元身侧,阔口大脸的刘莽,看成了家将护院一类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放肆,这是我朋友。”刘元当即怒道。

    此间闹得大声了点,内里的人都瞧了过来,对着刘元二人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咱们的赵长镜赵公子一夜睡醒,站在廊边往外一看,嘴角挂起一抹笑容,心头暗想,巧了,居然又遇到这位掌柜。

    “公子可是看外面闹得有趣?”清脆悦耳的女声在赵长境身边响起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