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九十一章 凑热闹

    “谁在说话,我说的就是谁呗。”男子的确脸白,仰头鼻孔朝上随意说道,丝毫不怵对面的壮汉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那壮汉一把捏紧了横于桌上的长刀,提起长刀便跨出了桌后,双目瞪如两个铃铛看着那白脸男子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这里是大德郡,河对岸就是京师,是天子脚下,你还敢拔刀杀人不成!”

    白脸男子说完还不放心,又追了一句:“你若是敢行凶,绝走不出这酒楼,我乃大德郡司卿的儿子杜季。”

    本来不怎么在意的刘元,听着这话抬起头来,仔细端详了一番那白脸男子。

    大德郡司卿可算是个不小的官了,尤其是在这郡城内。

    大德郡上有郡守与守备大人,往下便是司卿,司卿与仪卿算是郡守的左右臂膀,官职品级不高,不过从六品,但放在大德郡内可是真正的实权人物。

    因此杜季在大德郡内,虽算不得大奸大恶的纨绔子弟,也没甚本事,但仗着身后有人撑腰,那也是横着走的。

    此刻看那汉子拿刀怒视汹汹的站了起来,杜季心里还是有些怵了,不过不想在那位玲玲姑娘眼前丢了脸面。

    反观那位玲玲倒是镇定不少,更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壮汉手里的长刀。

    听着杜季一番狠话,壮汉没有太多反应,走出桌后,也没有拔刀,而是径直的朝刘元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大兄弟,你这是要做甚啊?刘元咽下嘴里一块鱼肉,眼看着那壮汉步步接近自己,心里满是诧异。

    怕什么来什么,乖乖,你自己逞英雄惹的麻烦,一听别人是司卿的儿子,立马兜不住了,也别殃及我这条池鱼啊,刘元心头好一通鄙夷,他可不想多事。

    那人站到了刘元身前,杜季几人都不动,就要看看这两人要演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只听得蹡踉一声,壮汉拔出了手中长刀,霎时间,如水的寒光刺目,窗外阳关的照射之下,竟然更显几分森寒之气。

    刘元下意识的双目眯缝起来,心头暗赞一声,当真好刀!

    “兄弟,要买刀吗?”壮汉握着手中长刀,递到刘元跟前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”刘元张了张嘴,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作答。买刀?弄了半天你上来是卖刀的?

    “说说看。”刘元来了兴致,他正好缺一把趁手的刀,也没心思管那什么司卿的儿子了。

    “此刀名为‘了然’,乃是在下家传宝刀,刃长三尺,柄一尺二,重二十斤,若不是家道中落穷困潦倒,也不至于卖了它,一口价二十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壮汉双手托着刀,在刀身上扫视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如此宝刀竟然才二十两,那不跟白送似的,别不是有诈吧,刘元还想好好看看,伸手握住刀柄,拿在手里细细观瞧。

    五指紧握刀柄,重量刚好,再看那刀身细长,刀刃锋锐,刘元眼神越来越亮,好漂亮的刀,开口问道:“此刀可够利?”

    说着,刘元拿起刀在桌面上衣服上隔空比划两下,终究是没找到地方下刀。

    “吹毛立断,切石头犹如切豆腐。”壮汉说罢从自己额上拔下一根头发,在刀刃上轻轻一方,立时段成两截左右分开。

    “好刀,我买了。”说这话的不是刘元,他心里刚这样想,还未来得及说出口。

    二人闻声看去,说话的竟是那个被杜季称呼为玲玲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姑娘,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,这刀可是我先看上的。”刘元说着立即从怀里掏出二十两白银,啪一声搁在桌上。

    颇有几分财大气粗的模样,不过就二十份水煮鱼而已。当然,这豪气比起王家王生少爷还是差点。

    出门来就是为了见识花灯会的,那是个花钱的地方,所以刘元身上揣的银子可不少。

    “别人诚心卖刀,自然是价高者得,我出三十两。”玲玲丝毫不以为意,直接将价提了十两。

    旁边那位司卿的儿子,也开始推波助澜,为了讨好那姑娘说道:“那汉子你可得好好想清楚了,将这刀卖给谁?”话语中不无几分威胁意味。

    ***,半路又杀出一个来,这可就难办了,刘元双目有些烦躁的看着那姑娘,明显那姑娘来势汹汹,他就是再抬价,也定比不过那女子。

    夏玲玲依旧淡然,静静的等着那汉子做出选择,或者对方继续抬价,她已经想好了,若是对方再加价,她便直接抬高一倍,懒得磨叽。

    “我不卖你们。”对于多出来的十两银子,那汉子丝毫不为所动,撇了撇嘴,伸手将桌上两锭银子捏在手上,看着刘元道:“兄弟,刀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兄弟有信誉,不知叫什么,我刘元与你交个朋友。”刘元收刀插入鞘中,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与你同姓,单名一个莽字。”刘莽说着也是不客气,拉开长凳便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扭头还看了杜季一眼,捏着手里的银子道:“现在爷们有钱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两人直接聊了起来,完全无视了杜季一行人。

    本是胸有成竹,夏玲玲没想到对方竟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,连半点迟疑也无,心头有些失落。她是识货的人,当真喜欢那刀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莽汉。”杜季在玲玲面前失了面子,指着两人怒声说道。

    心里已经在盘算着,怎么让手底下的人出手,把这刀给弄到手,然后送给夏玲玲,那势必能讨后者欢心。

    “诶,罢了,咱们换个地方吧。”夏玲玲挥了挥手,有些意兴阑珊。

    看着几人下楼而去,刘元倒是丝毫不放心上。毕竟他又不在这大德郡长待,犯不着怕那位司卿公子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提醒一下眼前这位了,刘元想着就和这位本家莽兄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莽兄是哪里人氏?”刘元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大德郡人。”刘莽捻了一粒花生米丢进嘴里。

    说罢又唤来小二添了两三道菜,两人边吃边聊,竟越聊越投机。

    “莽兄你来郡城只是为了卖刀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花灯会要来了,我也想凑凑热闹。”文人说些酸诗,刘莽可不想听,他想要凑的热闹,意有他指。

    这热闹让他下定决心卖了家传宝刀也想见识见识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