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九十章 三禾楼

    若只是赏花观灯,远不达如此盛况。

    搭配上间或传来的姑娘银铃般的笑声,文人骚客的吟诗论道,事后传出些才子佳人的美谈,被戏曲话本编撰一番流传一番,终将这花灯会推上高潮。

    到的数十年前,有了江湖豪客的参与,更是让花灯会添上了别样风采。

    才子佳人是美谈,英雄美人亦是一种向往。

    可惜,三年前魏武帝铁蹄席卷天下,之后这胭脂河上再无那般盛况。

    谁不知当年,还年轻气盛的剑侠叶飞蝉,于这大河涛涛之上一剑断了华光的风采。

    天边一轮朗月下携美同游,一叶扁舟,舟上一张方桌,一壶小酒,青衫仗剑立在舟头,晚风吹的衣袖飘摇,鬓角黑发飞扬。身后美人浅笑盈盈,纤纤素手温酒,此情此景此等风姿是何样潇洒。

    尤记得当年有个光头小和尚,站在金雀楼船顶层,手捻菩提子要与天下人讲讲那吃素的好处。

    终是被美人姐姐调侃的,羞红了脸庞和脖子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后来回了小莲花山,修持佛法证道闭山不出,再后来便接任了主持,再后来,小莲花山已成了荒山。

    那一年,紫薇山与道宗门下,论道甲板,那一年,魔门的少主嚣张跋扈,在胭脂河上与剑阙山庄一位背巨剑的少年大打出手,事后双方赔偿千两白银。

    剑阙山庄家底厚实,魔门可没有,据说因为此事魔门少主被其父亲关了禁闭,当然主要原因其实是少主输了半招。

    那一年刘元站在大德郡城墙下,一时间眼神飘忽,回忆着自己所知道的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最终只化为一声长叹,无论那些年有多少辉煌璀璨,后来都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曾经青衫仗剑年轻气盛的叶飞蝉消失了,只有江湖上十大高手上排在第二的剑侠叶飞蝉,老了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场战斗过后,也再没人听到过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魔佛双门、剑阙山庄七星洞,小莲花山等等都

    如今是老去甚至死去的江湖,刘元很想看到它活过来,如果可以他甚至不介意从背后从暗中伸出手去推动一把。

    “快了,就快了。”刘元嘴里轻声呢喃,双目微眯想到了回峰派,轻笑一声走进了这座城池,背后城墙上‘大德郡’三个楷书大字高悬。

    牵驴走在青石方砖铺就的大道上,刘元一脸肉痛的摸着胸口,不愧是郡城,这入城费都是晴川县的五倍。

    长道宽阔,足以三辆马车并驾齐驱。两旁是规制齐整的摊贩小车,无一丝混乱之感。

    店铺林立大门敞开,内里绫罗绸缎或是珍宝古玩首饰,令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走在街上,行人众多,刘元终于不怎么惹眼了。到了地方后,此刻也闲下心来,缓步逛了起来。

    显然是花灯会临近的缘故,街上众人多多少少的都带点喜色。

    没走出多远,刘元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,这才想起自己一天没吃点东西了。

    就近吧,刘元心里想着往后退了三步,转身进了一家酒楼。

    被一个肩搭抹布的店小二热情迎了进去,选了二楼一处靠窗的座位,落座之后,小二依旧殷勤的候着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招牌菜吗,你看着来两道吧。”刘元望着窗外的风景,随口说着,待小二离开之后,依旧没有收回眼神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那条著名的胭脂河,河上的十里画舫,果真名不虚传呐,即使还不到夜晚,已然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金雀楼船,既然来了,刘元便打算上这金雀楼船看看,比起晴川县的红袖楼,自然胜过不知几许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刘元被一阵脚步声打断了思绪,桌子正前方对着楼梯,楼梯口走上来的人并不是小二。

    正饿的着急,满怀欣喜的还以为是菜来了,结果,失望的收回眼神,原本只他一人的二楼,这么快就有人来打破这份平静了,心里微微有些不喜。

    来者是位一身布衣的高壮男子,手里捏着一柄刀,看上去不太像个有钱人,这是刘元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之后便不去管那人,继续扭头看向了河面,托着腮帮子目不转睛,瞅瞅那楼船内不时闪过的姑娘身影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。

    跟着男子走上来的小二,在桌前站了半天,这带刀男子都没有丝毫要点菜的反应,直至店小二出口之后,那男子才说道:“先来壶茶吧,我还在等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店小二答应一声,笑笑走了下去,心里已经有些不屑了。

    干他这个的最会察言观色,只是着眼一瞧,他便看出来了,那男子压根不是来诚心吃饭的,囊中羞涩。

    也不知等了多久,待到饭菜端上桌时,刘元拿起筷子便吃了起来。一边咀嚼一边在心里与丹橘的手艺暗自作比。

    暗暗想到,不愧是郡城里的酒楼,手艺还是没的说,剩下的就是比不上吊坠所提供的菜谱了。

    言而总之,天下第一客栈的菜品依旧是无法超越的,这让他十分欣喜。

    菜用到一半,肚子已有了五分饱,楼梯口再次上来几个人,男女皆有。

    刘元抬头看了一眼,又收回目光,这次来的几个看穿着倒是不错,心里想着夹起一块鱼肉喂进嘴里。

    先前在楼下的时候刘元没注意,这酒楼唤作三禾楼,最出名的便是三禾酒,在大德郡算是小有名气,来的客人多些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后上来的几位,看了刘元和另外那位带刀男子一眼,眼神里流露出嫌弃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玲玲,我就说这几天在家中吃饭便好,你偏要出来,瞧瞧最近因为这花灯会的事情,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。”一位男子直言不讳的又说道:“红衣服的没个吃相,右边那位一壶茶喝到饱,吃不起饭来什么酒楼。”

    吃相,我这吃相怎么了?埋头吃饭的刘元皱了皱眉。不过这是小事,听罢摇了摇头,人生地不熟的,他并不打算闹事。

    不过刘元不放在心上,有人放在心上了,只听啪的一声响,那布衣穷寒的男子拍着桌子大声道:“那白脸儿,你说谁吃不起饭呢!恩?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