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八十六章 第二把火

    钱粮有?从哪儿有?我身为户部尚书都不知道,皇上他还能知道?

    圣上说完那句后便散了朝,户部尚书跨出朱漆大门,站在门前柱下,心里疑惑不已,思来想去都想不通这话是何意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又往前走了几步叫住礼部尚书,两人慢悠悠的往外走,同时商议着:“李大人,你说这圣上这话是何意啊?”户部尚书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您户部都不清楚,我又如何得知啊,此事,还是问问阁老吧。”礼部尚书李大人,叹息一声,两人往四周观瞧。

    “咦,阁老他人呢?”两人双目疑惑,此时一眼望去,四周人已不多,都没有周阁老大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勤政殿门前,一身朱紫二色长袍的周正中垂手而立,紫乃皇室王爷才能用的颜色,周正中一介文官,官服朱紫双色,自大魏开朝以来,也只此一例而已。

    勤政殿内,圣上坐于桌后,双目轻合,右手捏着眉心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哪一日开始,他开始感到疲惫了,越来越有心力不济之感,可整个天下貌似太平,暗里却已经是乱象丛生。

    例如几日前,从元御阁和大内监两边传上来的消息,当年灭掉的江湖势力,已然再次出现了。

    正如应泉所猜测的那般,元御阁的消息网的确被接手了,不过接手的人是大内监,而不是什么新的部门。

    无论是元御阁还是大内监,都是直属于皇上,只听令于皇上的,消息直接绕过中书舍,传达到他案前。

    得到消息的那一刻,圣上已经第一时间命令下去,暗查,这些人能揪出来多少是多少。

    元御阁与大内监兵分两路,互不知道的情况下同时出动,

    那些人暗地里招纳弟子,变的更加隐秘。虽然至今也只在西南道发现了一点苗头,但想来其余地方也相差不多,或者也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这些势力不用太过担心,想彻底从当年的灭门中回过气儿来,还需不少的时日。

    即使回过气儿来,当年那一场场血战,焚毁的秘籍心法,让整座江湖倒退数十上百年也不是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可也不止这一件事,时间不够,不够啊,太子文弱优柔,欠缺手腕与魄力,叫他如何得以放心。

    心里长长的叹息一声,他没有立即招周阁老入内,先晾一晾。

    “圣上。”吴松倒了杯参茶,轻放在桌上往前挪了挪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圣上睁开眼来,端过参茶轻抿一口,轻声说道:“请阁老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吴松迎了一声,走出门去。

    “臣,见过陛下。”周正中躬身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不必如此大礼,你与朕也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,吴松,赐座。”圣上身子往前挪了挪,伸了伸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周正中依旧毕恭毕敬,即使坐在位上,也不过是欠了半个屁股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竟是齐齐笑了出来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之后的谈话相当重要,圣上挥了挥手让吴松去了门外。

    “圣上唤臣来,可是要说那钱粮二字。”周正中皱眉看着陛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知我者,正中也。”圣上许是来了兴致,又开口道:“正中不妨再多猜猜,钱粮从何而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周阁老当真摆出一副好好思索的模样,然后苦笑一下道:“圣上天心,臣远不及矣,望圣上明示。”

    闻言魏武帝直接说道:“咱大魏风调雨顺多少年,还能没点钱粮?不过不在朝廷手里罢了,在谁手里,咱们就从谁的手里取。”说罢,魏武帝双手合十握拳搁在桌上,身子前倾看着周正中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周正中神色一动,双目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猜对了,不过是先前没说出口罢了,像这种事情,他猜对还是没猜对,都没有益处,只能从圣上嘴里说出来。

    陛下另外一把屠刀,是要伸向那些世家门阀了。

    之后长达两个时辰的时间,君臣二人相对而坐,就这钱粮二字详细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有了方向,差的不过就是方法,可这一遭屠刀举起,是利大于弊,还是弊大于利,便只有历史才能做出评判了

    距离杨审之离开还有三天,距离满意值达到六万,大概还要十天,刘元天天是掰着手指头数着在过日子。

    心里正这般想着,林捕头便朝着客栈大门走来。

    “今儿这么早呢。”两人越来越熟悉,刘元笑呵呵的打着招呼,看林捕头此刻脸色,却知道多半是又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“又是半宿没有合眼呐。”林捕头摇了摇头,在桌前坐下,熟练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后又道:“有点事告诉下你们。”

    刘元心头暗道一声果然,将李兰心几人都招至桌边。

    趁着此刻没有客人,林捕头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当年被灭掉的江湖门派,又开始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心头咯噔一下,刘元几人对视一眼,谁也没有想到林捕头竟然直接说出此事。

    “恩?你们怎的都不惊讶?”林捕头突然一拍桌子,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惊讶惊讶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老惊讶了,这不是太惊讶了一时说不出话吗?”几人立时掩饰起来。

    为了岔开话题,刘元紧跟着又问道:“是在哪儿发现的?”

    “西南道。”林捕头缓缓说了三个字,几人无不惊讶,怎么也没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,他们满以为会听到晴川县几个字。

    竟然西南道也出现了吗,刘元心里想着,同时疑惑林捕头既然都说出了此事,为何要隐瞒几日前回峰派的事。

    那日混混死了之后,林捕头迅速证实了此事属实,上报给了李县令,并且县令大人要他保密。

    几人都不知道的是,李长笛并没有将这件事上奏,而是按了下来,元御阁不知,圣上亦不知。

    紧跟着从上面传来西南道的消息,并且通知了各个衙门,如遇这种情况的处理办法。

    这才有了林捕头今儿这一行。

    “我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们,如今世道有些不太平了,既然西南道出现了这些余孽的身影,保不齐咱们君临道也会有,你们自当小心些,得到消息第一时间禀报衙门,莫要自误!”

    林捕头义正言辞的说道,算是变相在提醒他们。

    “记得,记得,您辛苦。”刘元满口答应下来,突然眉头一挑,他刚才准确的感受到,掌心的吊坠竟然震动了一下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