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八十四章 多事之秋

    指甲里都是血丝,脖子都被他下意识的挠出了沟痕,皮肉血液流了满手。

    可依旧止不住的疼痛,那液体就像一道熄不了的火焰,顺着喉咙灼烧到了胃里。

    滑动抓挠的手指越来越无力,逐渐停了下来,嘴里的嘶吼声也变成了呜咽,直至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那混混直直的向后倒了下去,嘴角溢血,眼眶开裂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两锭银子从怀里掉了出来,滚到一边,这是林捕头事先给他的好处。

    银子,好东西,死了,有何用。

    这一声嘶吼来的太过突然,无论郑东西还是衙门的人,事先都没有丝毫预料,当他们做出反应的时候,那混混已然成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不好,出事了,快去看看。”林捕头嘴里这样说着,也顾不得其他,蹡踉一声抽出腰间弯刀,快步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余下几人迅速跟上,包围在周围的人马依旧是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换左手握刀,林捕头蹲身伸手探了探那人的气息,旁边一人摸到了混混的脉搏。

    气息无,脉搏停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如何还不知道他们如此大张旗鼓搞的这事情,落在别人眼里不过是场笑话罢了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旁边人说话的语气,犹自带着一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啊,死了。”林捕头叹息着应了一声道,站起身来,看着四周茫茫树林,听着风吹草动,说不出的惆怅。

    别人从始至终连面也未露,就将衙门的一次行动打消于无形,领路人更是死在了当场,死在了他们眼前。

    犹如一记重重的巴掌抽在脸上,发出了响亮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愧是多年的帮派,就算是被打散了,有些能力也依旧存在。

    “林捕头,你来看。”一位蹲在树下的人,突然仰头看着林捕头唤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林捕头走上前两步,蹲了下去,借着那人手中火折子的光芒,看见树皮下竟然还刻着一行字:背叛者的下场。

    嘴里轻声念出这句话,几人久久无声。

    “猖狂,这忒也猖狂了点!”左边那人嘴里怒声说道。

    怒又有什么用,别人不出现,你看不见摸不着,有怒也无处发泄,那种心里堵得慌的感觉可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就地把尸体埋了,收拾弟兄们,咱们回城,此事再从长计议。”林捕头没有多说什么,简短吩咐完毕,已经率先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坐在茂密的树冠上,郑东西全程目睹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好算计,好手段,当真是厉害啊,到底是当初的七帮十六派之一。

    他们神偷门不在这七、十六之中,而属于一门隐秘势力。

    本来东西心里对回峰派还有轻视心理与优越感,以旁观者的身份,看到朝廷的人兴师动众的来,灰溜溜的走,无形中这样的心理也淡了些,不敢小觑天下英豪。

    以这样的方式结尾,是郑东西事先没有想到的,他本以为还会有一场恶战,或者是以回峰派擅长的暗器,将那叛徒给结果了。

    转而一想,也再没有比这更好的解决办法了。

    在树冠上几个起落,郑东西迅速朝着城门的方向远去,以比众人更快的速度,一溜烟的就再次窜进了城门里。

    按原路摸黑前行,当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然接近丑时。

    刘元等人自然都没睡在候着他,当从郑东西嘴里得知了事情的整个经过之后,几人也是一脸唏嘘。

    “幸好,幸好我没有过多余的想法。”李兰心有些后怕的说道,否则便真是像这个男子一样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事情告一段落,几人各自回房,刘元翘着二郎腿,双手枕在脑后,脑子里依旧在想着此事。

    别人只从这件事中,看出了回峰派的能力,而刘元想的却是,回峰派还算是恩怨分明,没有伤及朝廷的人,只是处理了叛徒。

    若从这个角度来看,李兰心只要不是太过出格,触及到了回峰派的根本,便出不了事。

    次日早晨,照样开门做生意。杨审之下得楼来,亲切的和几人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可能再有五天,我不想离开也得离开了。”杨审之有些遗憾的说着,显然遗憾的是吃不到丹橘的美食。

    “哦?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大德郡花灯会在即。”

    君临道大德郡的花灯会,可算极负盛名,每逢此日,文士书生,名流佳人无数,齐聚于此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三年前,亦是各大帮派门下弟子交流的时机,无论对谁来说,都是个年轻人扬名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如此,那便祝福杨兄花灯会上有个不错的表现了。”刘元笑着拱了拱手又道:“我天下第一客栈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,随时欢迎来住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掌柜的我还没走呢,五天,还有五天不是。”杨审之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对,那这话就算我提前说了。”刘元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看着杨审之摇头离去的背影,刘元心里舒一口气,不管这人是什么来历,可算是要送走了。

    最近事本就够多了,少一个烦忧是一个。

    自郑东西那夜回来以后,又过去两日,回峰派的事情依旧藏在暗处,除了少部分人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但有些事从其他地方又冒了出来,清晨,太阳刚出,当林捕头再次一脸严肃走进客栈的时候,刘元便知不是好事儿

    金殿之上,当今圣上高坐。

    今儿早朝气氛不太对劲,当大内总管吴松说完无事退朝后,百官齐齐没有动静,无论文武,便像是商量好的一般,从未有这般默契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哦?来吧,谁开个头。”皇上又往里坐了些,脑袋后仰看着堂下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兵部尚书叶青羽以余光看了左右一眼,越众而出行礼说道:“陛下,臣有一事,事关江山社稷,不得不讲。”

    语罢一撩袍子,垂首单膝跪下,左手握拳撑地,此乃武将大礼,多是立军令状时行此大礼。

    “讲。”圣上开口言道,双颊已然有些松弛的肉轻微抖动,只说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叶青羽保持姿势不变:“东部草原形势一变再变,如今咱朝廷不出兵,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三字,加重了语气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