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八十章 初历险境

    本只是随便拉一个人问问,眼看着就要下雨,老苗头都做好了第二天再来的准备了,没想到还真让他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    “容我想想”摊主皱眉思索着,低头看着摊位上的面具,拿起这个看看,放下后又拿起另外一个。

    “啊,是这个,对就是这个。”摊主拿起最下面的一个面具,一脸笃定的说道,同时他连那日的场景都回忆清楚了。

    当时那人看来看去的又不买,他不耐烦了还说道来着,经他说了之后,那人才买了这么个面具,估计是顺手为之。

    “鬼面。”老苗头双目定睛朝摊主手里看去,忍不住低呼一声。只因那摊主手里的面具,正巧是一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那几日只有这么一个陌生男子?买的是这个鬼脸面具?”像是要确定什么,老苗头一连问了两遍。

    “恩,我确定。”这次摊主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鬼面吗,老苗头看着手里的面具,下意识的便想到了那日从太清山上传回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两者应该有什么联系,或许便是同一个人,但从摊主嘴里得知的身形与通缉令上的作对比,却差距甚远。

    心里这般想着,老苗头跟着又问道:“那这人可曾上过春风亭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”摊主思索着,又摇了摇头:“倒是不曾注意到了。”

    答——一滴雨水,落在了老苗头的右肩上,抬头望望天空,已经开始落下零星的雨珠。

    “这个面具多少钱,我买了。”

    交了银子后,那摊主赶紧收拾东西便往家赶,老苗头将面具揣进怀里,脚步快速朝图运街赶去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淅淅沥沥的雨便下了起来,杨审之探手出去,接着滴滴答答的雨水,从雨幕中望向远方,他今儿要等的人看来是不会来了

    “下雨了。”丹橘与冬竹姐妹两一左一右蹲坐在客栈的门槛前,望着窗外雨帘,脸上带着一丝欣喜一丝倦怠。

    两人若是不说话,很难分辨出谁是谁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气,客栈没有客人,难得的清闲日子。

    但刘元李兰心包括郑东西三人,都有着一丝丝紧张。

    由于昨儿李兰心留在墙砖下的纸条已经被拿走了,并且在半个时辰之前,收到了回信。

    其上写的很是清楚,言明让李兰心于今夜戊时,出了东城门之后往西进入林中,入林后复行一百步,找到一棵圆粗的大树。

    树下有个小坑,坑下埋了一个瓷瓶,找到并喝掉里面的东西,会昏睡一炷香的时间,当醒来的时候,便到地方了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儿,现在该轮到李兰心他们做出选择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显而易见的,他们做不到完全相信对方。

    但如果错过这一次,便一定没有下一次了,他们说不定将永远失去打入对方内部,摸清对方底细的机会。

    刘元与郑东西二人便因为此事,一直纠结着思虑着到了现在,两人在堂内垂首缓缓走着。

    反观李兰心倒是跟个没事人似的,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,隐隐还有些兴奋,仿佛能参与到这样的事情中,是多么刺激的一件事儿。

    恍然间,让她有了行走世间,闯荡江湖的错觉。

    却也不能算是错觉,今晚这未知的凶险,的的确确不亚于几年前闯荡江湖,甚至,犹有过之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两别走来走去的了,晃的眼晕。”李兰心看着两人,开口又说道:“多大点事儿,那些人既然处心积虑的想要招人,总不能就为了把我迷晕吧,至少在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之前,我都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刘元二人顿住脚步,理是这个理没错,可不能不担心啊,想着刘元苦笑一下说道:“你倒是看的通透,好像今晚去的人是我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就这样没问题,你们就等我回来的好消息吧。”李大小姐颇为豪气的挥手说道,说罢就去后院了。

    郑东西在后面问道:“那你现在去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吃饱点,免得晚上饿。”

    等待是漫长的,而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。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到半个时辰,李兰心准备妥当,朝着东城门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天边只是刚显晚霞,李兰心行走在长街上,并不瞩目。

    刘元与郑东西两人目送着李兰心偷摸的从后院离开,这自然是为了避免也许会存在于周围的眼线,若是让对方发现他两也知道了此事,后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雨后的空气格外的清新,郑东西迟疑着缓缓说道:“掌柜的,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兰心总要历练一番。”刘元站在院中,转头看着郑东西又说道: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可是想悄悄跟在兰心身后?”

    闻言,郑东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东西有这样的想法,刘元并不觉得奇怪,先前他也不是没有这么想过,毕竟跟踪隐匿这种事情,神偷门是一绝。

    然而同样的,回峰派也十分擅长。

    没有十分的把握,郑东西不会被对方发现。

    不被发现自然是好,若是被发现了,就凭李兰心那个三脚猫的功夫,可承担不起后果。

    说到底还是太慢了,阴水典不过刚刚到手,没有充足的时间让李兰心成长,若是艺高,人就胆大,今晚自是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因此刘元摇了摇头,拒绝了郑东西的这个想法,并且说出了自己的理由后又道:“放心吧,相信兰心,正如她所说的,出不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,但今夜天下第一客栈里唯二的男人,谁也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依稀能感觉到是发生了什么,丹橘与冬竹两姑娘也没安眠。丹橘还多了一份煎熬,这种被客栈的人排除在外的感觉,小姑娘可觉得难受了。

    却也怪不得别人,交心是相互的。暗夜中,丹橘贝齿轻咬下唇,神色犹疑,似是在做什么决定。

    实在是不能成眠,刘元索杏来到院中练起了刀法。

    紧跟着郑东西也出了来,与掌柜的对练起来

    依据纸条上所说,李兰心顺利的找到了那个小瓷瓶,喝下之后果真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一炷香的时间并不长,当李兰心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坐起身来,睁开眼的时候,发现四周除她以外,还躺着五六个人,尽皆戴着完整的头套,或猪或狗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