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七十九章 复盘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的时候,老苗头本来是不打算理会的,来来往往的陌生人可多,不必个个都在意。

    但等到听见那人的说话声之后,耳熟,这声音太耳熟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上来看风景吗?”老苗头转过身来,笑看着杨审之说道。

    前者常去天下第一客栈,后者就住在客栈里,两人一来二去也算是认识。

    “啊,算是吧,等朋友,顺便也是看看风景。”杨审之将伞立在一旁,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听见这话,老苗头想起来了,先前亭上很多曰来曰去的文士中,似乎有眼前这位。

    “得,也是快下雨了,我可没带伞出门,便先走了,省的再把我这把老骨头淋着。”

    这话答的风马牛不相及,又想到老者有些耳背,杨审之也就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老苗头说完便从楼梯走下,杨审之在后面挥了挥手,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,望着那老人消失的方向,眼神里露出思索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老人与他同样不是本地人,出现的又蹊跷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事情本来是不必多疑理会的,毕竟晴川县乃是此地枢纽,多些外来人是常事。

    可老人与他在同一条街上,也就多留心了些。

    与这位苗老头接触多了以后,杨审之心里总觉得古怪。

    无论是行为举止,还是平日里相遇时的细节,老人都是一个平凡的普通老人,不过是稍微能吃了一点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才古怪,一个如此平常的老人,不好好在乡下老家待着,干嘛跑城里来住着。

    当然,或许老人有什么秘密,有什么难言之隐,这些都与他这个外人无关。

    奈何,杨审之心里有鬼啊……

    此刻透过亭子,看着老人远去的身影,往前靠了些,嘴里呢喃着:“是不是,得找个时候,稍稍试探一下。”

    走过街角,杨审之看不见的地方,老苗头转身又兜了一个大圈子,从另外一条路,朝着金大同生前的住处走去。

    他在那亭子上站过三次,充分了解在那个位置上看的见宅院哪里,又看不见哪里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的身手,并不担心被此刻在亭子上的杨审之看见。

    此时这宅院已经被官府封了起来,即使没封他也不可能走正门。

    老苗头站在院墙下,瞧这位置,正是刘元先前站立的地方,从墙后伸出几根枝丫随风飘摇。

    一个纵身翻过,落地蹲身,仔细看着树附近的地面,脑海里浮现出那一晚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身手普通,且不善于隐藏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得出这个结论之后,老苗头皱眉疑惑,因为这样一来,便不大可能是回峰派的人了。

    与他之前的猜想相违,可如此一来,那个暗器又如何解释?

    摇了摇头,暂且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老苗头沿着当晚刘元行进的路线,一路走到了金大同那夜住处的侧面。

    脑海里再次浮现画面,画里的主角是他假象的凶手,此刻正站在与他同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跟着苗老头身子一窜,从窗户翻了进去,落地之后嘴里还嘀咕一句:“那人,绝没有我这般干净利落的动作。”

    进屋以后,正对着的便是破碎的大门中空,前方是庭院,满地的碎木渣依旧。

    由于元御阁的吩咐,晴川县衙门的人,不敢对案发现场稍有破坏。

    往前踏了一步,老苗头一拳击了出去。

    至此,他敢肯定,那凶手的动静必然惊动了金大同,毕竟后者那玄级御使的身份可是货真价实的。

    但金大同没跑,明显是托大了,倒也在老苗头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换了谁遇到这么一个笨手笨脚,翻墙入院的‘贼’,都不会想着跑,而是将其拿下。

    根据满地狼藉,倒七八歪的桌椅,老苗头一路打拳到了门前半丈位置,扭腰一脚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老苗头产生了与当日金大同同样的疑惑,这凶手的‘笨手笨脚’,是故意露给金大同看的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自己否定了,若真是如此,凶手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嘛,难不成,还存了戏耍的心理?

    没有淤往院中走去,走到院中便会被杨审之看见了。

    也不需要再看了,当晚发生的事情,都清晰的浮现在老苗头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如今,还需要确定几件事情。凶手是对宅院分外熟悉的人,还是上过春风亭的人。

    若是前者,太好排除,若是后者,范围也不大。

    至于还有没有别的情况,有,但概率太低,即使最后找不到抓不住凶手也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老苗头压根不做考虑,想着这些他又按原路返回。继续绕了一个大圈子,走回正平街上。

    此刻天上的乌云又多了些,老苗头的脚步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街上的行人匆匆都在往家赶,摆摊的开始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等等。”老苗头招了招手,走上前去,双手按在推车的摊板上,带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老人家您也对这些小玩意儿感兴趣?”一看生意上门,小伙子瞬间开心起来,也不急着收摊了,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有点兴趣。”老苗头顺手拿起摊位上一个花里胡哨的面具说道。

    之后老苗头一边和摊主聊着小物件的事儿,一边旁敲侧击着,有关金大同去世那天,街上来过什么不常来的人,春风亭上有过什么人。

    说到这个,就像是打开了摊主的话匣子一般,哒哒的说个不停,想来也是一个健谈的人。

    那日的事情,摊主还算记得清晰,因为就是那天,不远处的宅院里死了个元御阁的大人。

    连带着,他对一些事情,也印象深刻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近这种月份,春风亭上去的人少,摊主掰着手指头就把他自己看见的说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一共没有几个人,不过相貌什么的摊主记不清了,毕竟一天到晚形形色色的要见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即使记得清,他也描述不清,苗老头只将那些人的身形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在这摆摊这么长时间,来的倒都是面熟的……”说到这儿,却听摊主突然神色恍然了一下说道:“别说,那日还真有个陌生男子,搁我这儿买走了一个面具。”

    老苗头双目一闪:“什么面具?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