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七十五章 奇怪

    瞒,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尤其还是大家都在一个地方,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想要隐瞒些什么便更难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想隐瞒的人是李兰心的话,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像李兰心这样的人,想瞒人是瞒不住的,有些时候直接从眼睛里就透露出,她在藏着捏着。

    例如最近几天,刘元总是感觉李兰心有些鬼鬼祟祟的,压根不像李大小姐惯常的风格。

    买菜向来是郑东西的事情,兰心竟然也借着买菜为由出去了好几次,这在原来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手底下的伙计有些什么风吹草动,刘元这个当掌柜的都应该了解,而且像李兰心这样的情况,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探查清楚了。

    显然不止刘元一个人察觉到不对,向来敏锐的东西亦是早有所觉,包括丹橘冬竹两在内,都发现了李兰心最近有些神秘。

    大家相互之间都十分默契的没有表露出来,只是静静的观察着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晴川县再没发生什么大事,就连前段时间那位元御阁大人的死亡,好像也已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杨审之依旧没等到他的朋友,还住在客栈,也不知是不是贪恋客栈的美食故意如此。

    经过几次买米的功夫,与隔壁米铺新来的掌柜张冬发,倒是越来越熟悉。

    期间时不时的会从林捕头的嘴里,得知当初从太清山逃下来的那批江湖余孽的消息。

    元御阁的眼线与手腕的确是大不如前了,通缉令上有名的恶徒,依旧在逃,不过是抓了些小虾米罢了,其中当属那位戴鬼脸面具的男人最是神秘。

    其余的例如林顶阳,还有空乐派的青衣姑娘,虽未被捕,但都有于何处露面的消息传出,唯独这鬼面,好似人间蒸发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刘元一直挂记着的那位七星洞的高手,又干了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独自一人上了紫薇山,将紫薇山‘八号七堂十五位执事’打了个七零八落,直至紫薇山一位长老出手后,才退去。

    此事至始至终,紫薇山山主楚牧连面也未露,引得江湖上酒楼茶肆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有说楚山主那日在太清山巅重伤未愈,立即遭到反驳,说什么楚牧堂堂山主,江湖十大中位列第三的高手,岂能被一个无名道士说伤就伤。

    那日太清山上的事情早就被传了个面目全非,一百个人就有一百个说法,可能唯一不变的就是有关神秘鬼面的事儿。

    紧跟着又有人说楚山主忙于圣上的差事,无暇他顾,这个猜测得到了相当一部分人的认同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事件持续发酵传开了以后,众人才发现这位七星洞余孽的实力当真了得,独身一人上紫薇山大闹一场后还能活着离去。

    据说当日那人一身紫金大褂,掌中霹雳雷芒,身陷包围阵中凛然不惧,十五位执事拦路,挥手即退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便有人开始猜测这位七星洞余孽的真实身份,就是当年的七星洞天玑一脉的洞主本人。

    此话初听,简直骇人听闻,但不少人细细一想,再联系先前大闹京城的事情,似乎还真有几分可能是那位。

    紫薇山好歹是站在朝廷一边,那人如此一闹,至朝廷的颜面于何地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此事,无论是实力还是影响来说,那位七星洞余孽的悬赏已然从两百两变成了一千两。

    银子是耀眼是勾人的,可也得有本事拿,有命花才是。

    就那位摆在明面上的实力来看,还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往上凑的,不少人拿出了现今的高手与之作比。

    以那人全盛的实力,说不得就得元御阁四大元使出手才能拿下,再不济也得几大天级御使联手,或者是向来神秘的元御阁副使。

    “啧,一千两啊。”各方消息听了不少,此刻的刘元坐在那把罗圈椅内,啧啧感叹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他是既开心又担心,开心的是,总算不是把‘鬼面’推到风口浪尖上了。

    悬赏两百两和一千两的差距太大,这些日子里无论客栈还是西门茶舍里议论鬼面的人都少了,好事。

    虽然没人将鬼面联系到他身上,但这只是暂时的,现在总算可以稍稍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同时刘元也在担心那位高手的安危,当初天下第一客栈内的危机是那位解的,他心里念着恩呢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的真实身份,刘元不是特别好奇。

    是与不是天玑洞主,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确可以肯定的一点是,初遇那人时,的确不是那位的巅峰状态,毕竟身上还带着蛇毒。

    心里正念着几日以来听到的消息,门前李兰心便提着一篮子的新鲜蔬菜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笑呵呵的道:“掌柜的我回来了。”刘元微笑颔首,看着李兰心去往后院的背影露出思索神色,现在偶尔的李兰心也会出去买菜。

    既然反常,既然要查,便从她反常的举动上入手好了,只要李兰心当日去买菜了,便极有可能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下午时分,送走了店内最后一位客人,趁着李兰心在后院,刘元将郑东西丹橘几人聚齐在桌边,悄声商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待李兰心出来之后,又极有默契的聊起了别的。

    是日夜晚,除开杨审之在二楼睡下以后,余下的包括李兰心在内的人都没有睡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时至夜半,躺在床上的刘元双目一睁,耳朵一动,准确的听到了楼梯处响起了脚步声,逐渐远去。

    迅速穿衣下床,悄无声息的跟在了后面,果真看见李兰心的身影从后院门帘处消失。

    大概数个眨眼的功夫,丹橘与冬竹也下得楼来,三人相视一眼,像做贼似的掀开帘子走了进去,躲在刘窜风的马厩边,又瞅见郑东西从屋里出来,伸手指了指厨房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心里默数三个数后,四个人噌的一下,蹦到了厨房门边,一掌将门推开,一瞬间点燃屋内蜡烛。

    灯火通明,李兰心手里捏着个白色纸条,傻愣着睁大了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刘元等人。

    “你你们也加入了?”李兰心期期艾艾的说道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