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七十三章 王道(求订阅)

    随着那坑底的火不断烧旺,从小坛子的气孔里便飘出丝丝缕缕的香味。

    此地开阔,气孔又小,初时不过是混杂在空气中,让人嗅的并不如何真切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会以为,那飘出来的香气来自于身后的洪福来酒楼。

    看到丹橘眼里确定的神采,刘元伸手放在了坛盖上,缓缓的揭了开来。

    随着盖子被揭开,那香味便彻底的掩盖不住了,当盖子放在案板边,鲜香卤煮的味道直接四溢开来。

    排着长队的人,从最后面开始依次往前,有一个算一个,齐齐露出了痴迷的模样,闻着味叹息一声:“这卤水可真他娘的香啊。”

    估摸着说这话的不是什么饱读诗书之人,此情此景下,也只能以粗鄙语言才能表现出自己的赞叹。

    但却也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,只听又有人说道:“这到底是哪位上仙给人间的馈赠啊,或是遗失凡间的忘了带回,否则怎会有如此与众不同,又带着致命诱惑的香气。”

    这话换了任何一个,不是置身此地的人听去,都像极了拍马屁,还拍的如此清新脱俗。

    但落在此地这些正在排队的人耳里,却只剩下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对于吊坠所奖励的小册子,刘元向来有充足的信心,比如之前的七香水煮鱼和滑蛋豆腐,便更不要说那个能增强内力的八果珍酒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再经过丹橘的妙手做出,刘元觉得这鲜香卤煮必然比他做的要上好几个台阶。

    并不理会人群中的骚动,丹橘只管按照掌柜的吩咐,做好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将案板上码的整整齐齐的食材装进漏勺,接着浸泡到小坛子里,那卤水香味混合着肉香,霎时间变得更加浓郁。

    刚刚好,也就是这个时候,只听刘元清了清嗓子,开口大声说道:“天下第一客栈新菜出炉,欢迎新老顾客前来购买。”

    话语方落,刘元便一脸好笑的盯着前方众人的神情,好似听到了多数人吞咽口水的声儿。

    还没完,刘元又添了一把火开口继续说道:“今儿没有规矩,不限制购买数量,带来的食材卖完即止,同时也有水煮鱼和滑蛋豆腐供人选择。”

    像是配合刘元的话语一般,郑东西从小车下掏出两天肥美鲜活的大鱼,搁案板上还在蹦哒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我,我老人家可是先来的那几个,先给我弄一份卤煮吃吃。”那老头率先跑到小车前,站好后乐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看有人先动了,杨审之还有那三位老顾客站不住了,跟着排到了老头身后。

    冬竹小姑娘没忘了又说了一遍:“食材有限,卖完即止,先到先得了啊!”

    哗——的一声,人群彻底爆发了一阵骚动。这些排了老久长队的人,饥肠辘辘的站了一上午,是再也忍不住了,纷纷往那小车前冲去。

    有一就有二,有时候有些事就怕没一个带头的,一旦有了这带头的,后续跟着的便会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“别抢,你别抢啊,我跑得快,我比你先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,你王二麻子可拉倒吧,刚才洪福来那边我排你身后的,现在咱俩同时往这边排队,怎么着也得是我先。”

    两人推推搡搡的,险些争的快打起来,后面一人施施然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顿时间有几人又不乐意了,“前面的,说你呢,对,说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咋还恬不知耻的这么不要脸呢,之前也不知道是谁说的,买这家店的吃食就是傻子疯子,怎么你是啊?”有人看不惯插队,义愤填膺的吼道。

    谁知那人果真是恬不知耻的到了极致,竟然转过身来笑的牙都包不住了说道:“我是啊,我就是疯傻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身后几人一时间都没了言语,人顺坡下驴,他们还能拿这人咋办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场面,李兰心乐的眉开眼笑,直是拍手称快,一吐先前在客栈内的郁闷之情。

    “一两银子一份,都有都有,别抢啊。”刘元适时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平日里能来洪福来吃饭的人,也都是有些闲钱的,可你要说这里每个人都吃得起一两银子的菜,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一听到刘元说这个价格,便有部分人露出了迟疑神色,闻着那浓郁的肉香,不住的吞咽口水,奈何这兜里银钱不够啊。

    还是郑东西机灵,今儿来主要是抢客的,凑到刘元身边耳语一阵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刘元直接开口又说道:“也可半份出售,只要五钱银子。”

    顿时那些想离开的人稳住身子,死死的占据着自己的位置分毫不让,一咬牙,这半两银子还是花得起,就冲这个香,也得试试。

    本来蹲在门槛前准备看热闹的小伙计已经傻眼,眼睁睁的看着,原本排在自家酒楼门前的长队,尽数挪到了对面去。

    这和预想的有些不太一样啊,嘴唇抖动着,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下一位!”只听身后的酒楼大门内传出一声高呼,然而好一会儿外面都没个动静。

    门后响起一阵嘟囔声,洪福来大掌柜的今儿心情那叫一个美啊,从今往后,那天下第一客栈准是再也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心里冷哼一声:跟我斗。想罢,双手放在门框上一推,入眼门前空旷,清风吹过,带起满地灰尘。

    再往前看,一辆小车前围了个热火朝天,密密麻麻的人围在附近,端碗吃着什么,或蹲或站或席地而坐,一脸享受的表情,跟催眠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出事了,出事了啊!”小伙计听见开门声,站起身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洪福来掌柜的,心里已经隐隐觉得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是隔壁天下第一客栈的……”小伙计将之前的事情细细说来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,他这是欺人太甚!”掌柜的一拍大腿,怒声说道,怒发冲冠的就大步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双手推开围在车前的众人,一双肥厚的手掌撑在车板上,半个身子前倾,双目不善的盯着刘元说道:“刘掌柜,你这未免也太过分了点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刘元丝毫不急的擦了擦手,抬起头来笑眯眯的看着对方说道:“刘某做生意向来讲究个和气生财,你洪福来不仁在先,就休怪我不义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刘元也将身子前倾,侧头在洪福来掌柜的耳边悄声说道:“倒要谢谢您辛苦聚来的这么多人,都为在下的新菜做了嫁衣。”

    言罢刘元又站直身子,笑眯眯的看着脸色阵青阵白,双目圆瞪几欲喷火的洪福来掌柜,朗声说道:

    “你洪福来恶意排挤同行,以胁迫捆绑客人意愿的手段,让他们来你店里吃饭,行此假仁假义的霸道之举,殊不知,唯有色香味俱全的菜品才是吸引客人的王道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在下过分,而是你蛮横无理的霸道,输给了在下仁义诚心的王道!”

    “凡来过我天下第一客栈的人,谁不赞上一声好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洪福来掌柜的伸出手来,指着刘元,刚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身周便响起了,山呼海啸般的叫好之声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