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六十七章 他也没回来

    李兰心说完,好似连她自己也信了这个推断,微微颔首,一脸笃定的把刘元看着。

    看着掌柜的这说不出话,瞠目结舌的表情,李兰心一拍巴掌又道:“好哇,还真被本姑娘猜对了!”

    都什么跟什么啊,刘元哭笑不得的想着,面对丹橘姐妹两疑惑的眼神,刘元赶紧摇头否定道:“不是。你不要瞎猜了,赶紧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跟着发现自己的语气似乎也太弱了点,咳嗽两声瞪眼说道:“都敢管起我这个当掌柜的了吗?”

    二人一番对话,听得郑东西乐不可支,笑嘻嘻的把掌柜的看着。

    至于刘元去了哪儿,其实郑东西一点也不好奇,之所以还没睡,不过是为了等掌柜的回来,在守门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发现这么晚了刘元还没回来,众人担心好奇也就都不睡了,围在桌边等着。

    “嗨呀,我怎么就不能问问了。”李兰心显然不会被刘元这番动作吓到,微微仰头看着掌柜的,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比刘元瞪的更大。

    说完那句话后,刘元也知道此事没得解释,说真话吧又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说完刘元直接转身溜上了楼梯,留下大堂几人你看我,我看你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肯定有秘密!”李兰心走回桌边坐下,一拍桌子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齐齐一翻白眼,李大小姐这说的不是废话嘛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一点儿反应没有?”李兰心环视一圈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我并不好奇掌柜的去哪儿了啊。”郑东西耸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兰心无言又看着丹橘,谁知姐妹两同时点了点头,显然十分认同郑东西的话。

    “睡觉睡觉。”李兰心没了办法,烦躁的挥挥手,起身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李兰心堪堪走到楼梯口的时候,突然转过身来:“不对啊,今晚还有个人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杨审之!”四个人看着对方,脱口而出,那个来投宿的客人。

    “嘿,真是奇了怪了。”李兰心摇了摇头又道:“看来也是个不差钱的,给了住宿费也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客人想住就住,不住他们也无权过问,只是一时有些惊讶罢了,想来那客人是和某位同好聊的开心,便留宿朋友家中了吧。

    这么短的时间,总不能是出事了,等明儿再说吧,几人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今夜却是苦了郑东西,还得继续看着门,保不齐那位半夜又回来了呢。

    但今夜注定的是,大家都无法安眠了。

    金大同临死前的那一声长啸,其目的便是打不过叫帮手,自然是卯足了力气,声音穿透力之强,在寂静的夜里传过了几条街区。

    就在那神秘的二人离开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轮值巡夜的小队便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迈步上前,怀着沉重的心情扣响了屋门,“大人,在吗?”由于昨儿白天林顶阳的事情,他们这些人都知道这屋里住的是谁。

    一连高声喊了几遍,屋内都没有任何的反应,众人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今夜领头那位,也就是扣门的,当即派人去通知衙门和县备大人,自己一咬牙一挥手道:“跟我把这门撞开。”

    说罢在场的十五人,伴随着他一声三二一,齐齐撞在了大门上。

    可惜他们没有那高来高去的本事,这大门又太过结实,众人撞了有十来下,撞的膀子酸痛,疼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跟着咔嚓一声响,大门终于被撞出了道缝隙,为首之人这才拔出腰间长刀,刷的一下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门后木栓立时从中而断,众人紧跟着鱼贯而入,在门后分散开来四处搜寻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从宅院的西南方向传来一声惊呼,十来人迅速提刀朝那处赶去。

    当站在那处院落,看到地上躺着的尸体时,顿时间空气都凝滞了一般。

    眼睛里或诧异或惊讶或恐惧,一时间连呼吸都不敢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……”为首之人嘴里轻声说道,上前半步又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后退几步留下五人将此地封锁起来,跟着让剩下的人继续搜寻,查看宅院内还有无可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出了这样的大事,一位元御阁的玄级御使死在了此地,正好今夜又是他在巡逻城区,正在想办法,尽可能的弥补一点。

    几人离去以后,院落间越加的安静,连风声也听得清晰。

    领队男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此时冷静下来,他反倒是没有开始那般惧怕了。

    就连玄级御使都死在了自己的住处,他这个只不过粗通拳脚的普通人,发现不了可疑人物,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,想来那些大人不会过多的为难于他。

    也就是一刻钟的时间,整座晴川县都忙了起来。

    各条长街小巷胡同口,都可见一队队的人,手持火把而过,衙门与守军同时出动。

    其重视程度堪比当初那个掏心杀人魔,甚至犹有过之。

    “猖狂,这些余孽简直猖狂之极!”县备大人在宅院中踱步,手放在刀柄上,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,其实心里满是慌张。

    这位玄级不是在执行抓捕的正面战斗中死去的,而是死在了自己的家中。

    出了这样的事情,上面必然会拿他这个县备大人是问,元御阁的声威虽然日渐降低,也依旧是头老虎,他如何不惧。

    “见过大人。”一个老头肩膀上挂了个褐色小木箱子,慌慌张张的从外间跑了进来,弯腰对县备大人行礼。

    “快去。”县备大人直接一指尸体说道。

    “诶诶。”老头答应着往那儿走去,从小木箱里拿出手套和各种工具,原来是个仵作.

    天下第一客栈的门外,响起哐哐哐的敲门声,不仅是将刚刚合上眼的郑东西叫醒,楼上的刘元几人也跟着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别敲了,门给你拍坏了。”郑东西急匆匆的走出后院,连衣服都还没穿好,顺手点燃了桌上烛台。

    卸下门板,还来不及等他动手,门便从外面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哟,几位军爷这是,出了什么大事了?”郑东西看着门外,诧异的说道,他本还以为是杨审之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最近七日来过店里的,非咱们县内人氏,有何人?”中间那位严肃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刘元几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,李兰心也开口说道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“元御阁的大人今夜被杀死在自己家中。”右边男子答道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失色,郑东西下意识的想到了刚从外面回来的掌柜的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