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六十五章 竟敢如此

    不愧是能走到元御阁玄级御使这个位置上的男子,即使是身受重伤也依旧将刘元骗过不说,更是反手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双目四处搜寻,不过一个眨眼的时间。

    右边!刘元心里暗呼一声,抬手便挥了出去,然而预料之中的攻击并没有落下,后背却挨了重重的一击。

    顺势一个前空翻刘元站起身来,浑身肌肉紧绷,保持十二分的警惕,后背那一脚虽疼,以他纯阳霸体第二层的实力,照样抗了下来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只需安静的等待那人露出破绽便好,刘元的心里终究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主要怕的是对方那神出鬼没的身法,再加上这黑暗的环境,对那人越加有利。

    比起刘元,金大同的心里更加讶异,他没想到如今这个年头,还有人敢偷袭他们元御阁的人,关键是,偷袭也就罢了,身手还如此一般。

    待一脚踹出去之后的反馈来看,金大同的心里又释然了,原来也是个练硬功的人。

    接着看清楚了来人脸上的鬼脸面具之后,他心中的惊讶更大了几分,虽然这面具不同,但他依旧有种直觉,认为眼前人与太清山上的那位是同一人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更加想不明白这人为何要杀他了。但想不明白不代表他会手下留情,眼下的他伤势未愈,出手才越加果决,压根就没有想过要留活口。

    倏忽间,刘元依稀看到了眼前有道黑影,刚以为自己捕捉到了对方的身影,正要出手攻击,却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当即有些着恼,如果一直抓不住对方的身影,即使他有袖里箭也射不中别人,一万满意值只有一发,若是落空了得哭死。

    既然眼睛抓不住,刘元索杏放弃,转而通过皮肤来感受那人将要进攻的方向,反被动为主动!

    又是右边,刘元心里下疑惑,然而就是这个短暂的迟钝,砰然一声巨响,他的右臂便狠狠的挨了一腿,身子横移半丈,撞翻了桌子。

    再次挨打,刘元站定身子甩了甩胳膊,并不着急,反倒是眼神越加的镇静起来。

    来了,刘元反手一拳轰了出去,打中了!刚猛的一拳狠狠的击在了金大同的五指之上,一击即分,两人各退一步。

    稳住身形,金大同的眼神中露出诧异,诧异这鬼脸男子进步太快。

    看见你了,既然看见了可就不会再让你溜了,刘元抿住嘴唇,一个踏步便冲了上去,双拳带起劲风,朝那位玄级御使的胸膛印去。

    身形一晃,金大同刚要躲开,体内内力运行一阻,嘴里闷哼一声,心头暗呼糟糕,这几下动作,重新勾起了他的伤势。

    迫不得已,双掌交叠在身前,而此刻刘元的拳风已先一步压上,空气中发出一声炸响,瘦小的身躯爆发出巨大的力量,拳掌相交,金大同整个身子向后滑去。

    但仅是如此还不算完,刘元下一拳又到了,左边一拳右边一拳,拳拳如浪拍石。

    刘元他这是逮住机会,就要将男子给锤死。

    下一拳,刘元已经调动起内体那一缕阳火精气,一拳落下,清晰听到对方骨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时间压制的金大同毫无还手之力,打的他不断后退,反抗不得也躲避不得。

    此刻的金大同是有苦难言,伤势未愈,内力在体内凝滞不说,眼前这人的武功又偏生如此刚猛。

    鬼面的身法太过拙劣,先前在屋外的时候,他便已经察觉到了有人,也正因为如此,他才小觑了来人的实力,以为可以轻松拿下。

    可按现在的情况来看,他甚至是有些怀疑,先前这人是故意露出的破绽,以防打草惊蛇把他给吓跑了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打的是示敌以弱,斩尽杀绝的主意啊,金大同心头一凛。

    此刻落入别人的陷阱中,打不过逃不得,现在连命都快没了,也再没心思猜测来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金大同这番想法,若是被刘元知晓,当真是会哭天喊冤。

    刘元先前还以为自己隐匿身形,天衣无缝,能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来着,天可怜见,他才没有什么示敌以弱的想法。

    越打越是顺手,一拳拳下去,打的是酣畅淋漓,一切都与刘元料想的一模一样,眼前人当真是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那一缕阳火精气在体内流转,又按照七式拳的路数轰击出去,落在金大同的眼里好似一头张狂的雄狮。

    明明有实力却使不出,被这鬼面男子钻了空子,金大同满腹牢骚与郁闷,但依旧在坚持着,他在等一个机会,等对方后力不及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也太抗揍了些,刘元心头暗道,在这宅子里待的越久,对他来说越没利,当下右拳收回的同时,扭腰一腿踹了出去,狠狠的踢在了对方的胸膛。

    如此刚猛的一脚,金大同应声向后抛飞,砰——

    撞在了闭合的木门之上,伴随着破烂的木片四散纷飞,此声响彻在整个寂静的院落,金大同落在满地的碎渣之中,嘴中一口鲜血吐出,竟奇迹般的气息顺畅了一些。

    从地上爬将而起,双目阴狠的盯着刘元的鬼脸,后者此刻已然一个纵跃从门后跟了出来,凌空一脚就踩了下来。

    金大同就地一个翻滚躲开这一击,紧跟着在刘元诧异的眼神中,这位堂堂的玄级御使竟然仰头朝天一声长啸,刺破了寂静的黑夜。

    他***,真是要命了,这一声长啸吼的刘元心脏都漏跳了一拍,双眼惊的都快从眼眶里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位怎么说,好歹也是堂堂的元御阁玄级,打不过竟然学兽类瞎叫?

    “畜生,好胆。”刘元嘴里痛骂一声,攥紧了右拳朝其后心轰去。

    畜生二字,骂的金大同险些没再喷出一口老血,但也知此时不是好勇斗狠的时刻。

    转身就跑,毫不停留,速度极快,只在扭脸的刹那,丢给刘元一个戏谑的眼神,今儿若是被他金大同逃了,誓要让这鬼脸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抓住的机会,刘元身法又本就不如,此刻一拳又如何能打的中,不过是看着那人背影渐远。

    藏在鬼面下的双目一凝,刘元抬手便是一箭,划破夜空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