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六十一章 准备妥当

    例如楚牧,这个身为紫薇山山主,江湖十大高手中排第三的男人,便不是刘元现在能动的了的,创造什么机会都不行。

    但白日那位玄级御使嘛,刘元还是有些把握的。

    看今日情形,首先那人内力应该在四重楼的样子,刘元曾经身为元御阁的一员,对这一点是有所了解的。

    黄级御使多是一二重楼,玄级是三四重,拔尖的有登临五重楼的。

    那日在太清山上,刘元拼命一般的打法,硬生生的把铁牛给锤死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现在的他再对上铁牛,当更轻松自在一些,而铁牛是二重楼的境界,再加上身体天赋独特,实力已然不逊色于较差的玄级御使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真的对上元御阁的玄级,刘元即使不敌,也不是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再加上最重要的一点,那人白日还受了重伤,短时间内不会痊愈,实力已然是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依旧不算太稳,所以刘元本打算的是,练会山刀第一式开门见山之后再去的,但今晚出了这么个岔子,这第一式恐怕是悬了。

    因此刘元只得想办法,从这吊坠上找找手段了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先在‘其他’那儿,花了一万满意值买了个与上次同样的袖里箭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贵是太贵了点,胜在好使,就上次初露锋芒,便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是内力三重楼的人,毫无反应的就被这一箭穿透眉心而死,或许也有那人大意的情况,但这也明显不是袖里箭的上限。

    摸了摸手腕上黑漆漆的手环,刘元心里却想到了另外一个同样是擅使暗器的门派——回峰派。

    此派暗器厉害却是侧重的手法独特,与其隐匿身形的能力,仿佛黑暗中的魔鬼。

    于制作暗器这一道上,就不是太过精通了,这袖里箭若是搁在回峰派,那也是了不得的东西。

    刘元曾听说过回峰派有一个镇派之宝,唤作‘死得其所’,取意为只要能成为此暗器下的亡魂,都算是死得有价值了。

    好不嚣张霸道的名字,此物再以回峰派独特的手法使出,似是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终究只是听说,无人得见,亦或许是见过的人都死了吧,谁知道呢。

    世人通常所了解的,是回峰派内另外一门至高暗器,比起‘死得其所’来,名字就要低调许多,乃是一对,叫‘青狐碧眼’,由历代回峰派掌门人继承。

    如今下落不明,有说是被当今圣上收藏了,也有说是于混战中遗失了。

    此物曾悄无声息的杀死过一名地级御使,当然,同样得辅以回峰派的独门手法与内功,所以一般人即使拿去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上来说,倒是完全比不上刘元这个随便谁都能使的袖里箭了。

    买好了袖里箭之后,刘元手上的满意值便只余下一万多,他最后将眼神落在了幸运大摇签上。

    那红棕色的签筒跳了出来,在中间不住的旋转,四句话挨个出现在刘元的视线里,仿佛有无尽的魔力在诱惑着他。

    手指缓缓的朝签筒落去,刘元皱着眉头,最终还是将手指又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一来他余下的满意值不多了,即使摇签也只够四次,抽中的概率太低,很容易竹篮打水一场空,而且也不一定就能抽到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再者,刘元伸手摸到了胸口位置,脸上微微一笑,他还有上次去太清山时,准备的两颗丹药没用,一直贴身放着。

    如此,对付一个身受重伤的玄级御使若还不够,他干脆也不要报什么仇了。

    什么都考虑好了之后,刘元再次将吊坠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屋子里闭目调息一会儿,感受着自己的体魄在巅峰状态,一缕缕阳光穿窗而进,撒在了刘元身上。

    天亮了,一夜没怎么睡的刘元精神依旧饱满,推门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早。”一男子朝他笑笑招呼到。

    初时看见这个陌生男子刘元还一愣,过会儿才反应过来,是昨夜来投宿的客人。

    “啊,早啊,想不到你也起这么早呢。”刘元回了一个微笑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出去晴川县的学舍转转,与同好交流交流。”那人回答道。

    像晴川这样的小县,也是有学舍的,学舍内设一名教谕先生。

    一般是有功名在身的秀才,继续考取举人功名无望,才会来此教书育人,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由自己教导出来的学生完成,那也是面上有光的事儿。

    只可惜,刘元上次听来店里的客人闲聊过,三年一次大考,晴川县好几次没出过举人了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是如此。”刘元点了点头,不再多问。二人分前后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大堂内,冬竹正拿个扫帚在忙活着,小姑娘总感觉自己留在客栈里没什么用处,于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做。

    “这地你一天要扫八遍,可干净着,大清早的来坐下歇会儿。”刘元招了招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也给我这样的人一点表现的机会不是,免得掌柜的找个由头把我给辞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李兰心深以为然的点头,嘻笑着调侃道。

    小姑娘闻言听话的走了过来了谁知一脚踩在扫帚下部,扫帚柄弹了回来,敲在了她白皙的额头上,发出砰一声轻响,显出个红红的印子。

    李兰心顿时心疼的走了过去,揉了揉她的额头,后者甜甜一笑说着不痛。

    “可不能辞了,像李大小姐你这么任劳任怨,吃的少还拿的少的杂役可不好招。”刘元靠在椅子里看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真?”李兰心眼神一亮,有些小乐问道。

    “假的。”这话不是刘元说的,郑东西从后院窜了出来,凑李大小姐耳边说完后赶紧开溜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只听李兰心大声说道:“姓郑的你别跑,和本姑娘大战三百回合。”说罢便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留下刘元与冬竹两人,坐在桌边不住的笑。

    差不多是时候,该出去打探打探消息了,刘元简单吩咐几句,自从丹橘来了之后,他彻底清闲下来。

    从椅子里起身,刘元刚要离开,只见从门口右手边转角处,走来一位陌生男子,何谓陌生,便是刘元待在晴川县这么久都没印象的。

    “请问,谁是掌柜的?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