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五十八章 帮手(求订阅)

    但预料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,那一抓没有插进丹橘柔弱的身躯,林顶阳也没有顺势拉过背后的丹橘当挡箭牌,继而顺利脱身。

    唯见林顶阳宽大的身体不闪不避,依旧站在那门前,御史五指狠狠的插进了他的肩头,滴滴鲜红的血液顺着布衣往下流淌成线。

    “卑鄙”林顶阳右手死死的捏住那玄级御使的手腕,令其无法再前进分毫,微微垂着头,双眼恶狠狠的盯着后者的眼睛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元御阁来人当真是不简单,铁山派在当初的七帮十六派中都算不得前几,但若论硬功防御,放眼江湖,这金精功都可派排进前三之列。

    尤其是练至顶峰之后的金精功,远胜先前,当然眼前这位还差的远。

    可即使如此也不可小觑,却仍旧是被那位玄级御使给破了功,看着那鲜血如注不断流淌,刘元眼神怔怔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眼前会出现这样一幕,刚才那铁山派弟子身子晃动,是能够躲避过去的。

    但若是真的躲了,无疑会将背后这个弱小的姑娘暴露在那一爪之下。

    那时刘元便感觉自己的心被攥住了,远水救不了近火,他想冲上去也来不及。

    惊险时刻压根儿也不给林顶阳多思考的时间,不过是稍微让开要害,便硬抗下这一击。

    “对付你们,哪来的卑鄙一说。”御使嘴角一撇,带着嘲讽说道,丝毫不觉得自己举动有何问题。

    其实二人本身的境界相差仿佛,只是林顶阳一路逃亡状态太差了些。

    此刻只看其睚眦欲裂,嘴里一声暴呵,浑身肌肉虬结鼓胀好似大了整整一圈,捏住那人的左手使力,后者只能看着自己的右手被一点点的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方箍住自己的手指犹如铁钳一般,不止前进不得分毫,更是后退不得,御使眼神一动,以进为退,左手成爪再次攻上。

    谁料这大汉速度更快一分,抓住他的右手单臂将其凌空抬了起来,横在半空便往那石磨上狠狠的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咔咔——,那是玄级御使骨头断裂的声音。从石磨上滑了下来,侧身躺倒在地上,地面上是他咳出的鲜红血液,阳光下显得有些刺目。

    不过这几下,他竟是受了重伤,双目圆突瞪着林顶阳的背影,低呼着道:“好賊,你竟还有帮手”

    一击得手,林顶阳不敢耽搁,一个腾身飞上了屋顶,再一个起落间,院外便响起了马匹嘶鸣的声音,显然是夺马而逃,狂奔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,形势就急转直下,先前还占据上风的玄级御使,就搁那儿躺着了?

    这会儿不是多想的时候,刘元几人赶紧从马厩跑出去,冬竹几人去看她姐姐有没有事,丹橘好似被吓住了一般,傻愣愣的杵在门槛后。

    刘元和郑东西蹲身弯腰就要将这位元御阁的大人扶起来,哒哒哒的脚步声便从后门响起。

    那些晴川县的守卫又跑了回来,把刘元二人挤到一边,将大人从地上扶了起来,靠在墙上坐着。

    谁知元御阁的大人丝毫不领情,眼神平静,嘴里冲那领头人说道:“一帮废物,还不快去抓人,还站这儿把我看着做甚?”

    几人被吼的一愣,二话不说转身又离开了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刘元等也不再触其霉头。

    刚才若不是那位铁山派弟子,刘元相信此人那一抓必定得落在丹橘身上,非死即残。

    所以刘元巴不得他死了才好,此时也是没机会,但已牢牢记住了此人长相。

    眼中寒芒闪过,敢动客栈的人,这个暗亏他刘元得还回去。这会儿丹橘也回过神来,露出一脸后怕的表情。

    冬竹几人护着丹橘就往大堂走去,刘元脚步放缓还留在院中。

    回想刚才那铁山派弟子一身鼓胀的模样,他眼神思索,这莫不是什么帮中秘术?怎么当时鸡鸣山的贼寇没有这本事。

    还有玄级御使躺地上之前,嘴里那句有帮手又是何意,帮手在哪儿呢,刘元顿住脚步站在院中看来看去,也没发现丝毫异常,唯有刘窜风冲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看刘窜风笑,他也笑了,这驴总是那么乐呵。说来窜风他还真是有灵杏,换作一般的家养牲畜,刚才那样的场面早受了惊吓躁动不安。

    刘窜风倒是有趣,嘴里嚼着草料同他们***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不过此事不想清楚,心里总是个疙瘩,总不能像上次一样,客栈里又躲了个人吧。

    帮手,刘元心里念叨着,皱着眉头往前堂走去。留下那位元御阁的玄级,独自闭目坐在那儿疗伤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掀开门帘,回到前堂,心里还在想着心事,李兰心郑东西几人挨个走了上来,拍了拍他的肩膀,口中说道:“节哀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刘元疑惑不解,节哀什么?丹橘不是没事吗,转眼间他便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满地的断木头碎渣,刘元一巴掌拍在长桌上:“呜呜呜,混蛋啊,赔,这次一定要他们赔,这钱得找你爹要回来。”话说到最后,刘元看着李兰心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李兰心先是疑惑,然后才想起他爹是县令来者,转而笑嘻嘻的说道:“好好好,等林捕头来了你与他说。”不知怎的,只要看见掌柜的吃瘪,兰心就高兴。

    几人开始收拾地上的残碎,待全部垒到一边之后,众人长出一口气在桌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几人相视一眼,刘元三人是第二次经历这种事了,依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,当然对于李兰心来说是兴奋。

    她受困于家里,没法子真的闯荡江湖,在这客栈里过过眼瘾也开心,等半年之期到了,李兰心也不打算离开客栈。

    先前外面闹闹哄哄的吵成一团,此刻倒是没了声音,几人很想出去看看情况,奈何后院还有那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今儿注定是再没有客人来了,刘元心里想着先前那位铁山派的弟子到底能不能逃出去。

    为了等一个结果,几人这一坐就等了一个时辰,关键是后院也没个动静,刘元眉头一挑:“饭还是要吃的,走去后院看看。”

    丹橘点了点头,跟着刘元往后院走去,入了后院一瞧,石磨后面竟然没了那位元御阁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本以为还会被盘问些什么,那人自己悄无声息的走了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离去的。

    进了后厨之后,丹橘做着饭,刘元站在其对面,冷静下来之后回想起先前的事情,咂摸着其中细节,有些古怪啊。

    笑呵呵的看着她说道:“丹橘,你之前躲在后厨里就好了,为何要突然开门出来,没听到门外的动静吗?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