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五十六章 围

    快,这来的也太快了!刘元心里呼喊一声,当初山巅之上,就是眼前这位朝自己一手劈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定住后,刘元连这人脸上的毛孔都看的一清二楚,怎么可能认错,正是那位悬赏五十两纹银的铁山派弟子。

    没曾想当时郑东西的胡说八道,是一语成谶,他是来复仇的还是由于无形中施加影响的人气值?一时间脑子里转过了数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呀,原来是新客,欢迎欢迎。”只出神了几个眨眼的时间,刘元迅速反应过来,缓步走下楼梯,春风满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人说好,我就来了,掌柜的客栈如此名字,还望莫要让我失望啊。”看着眼前这位掌柜的,林顶阳心里泛起了丝丝疑虑,总觉得刚才的见面有些微古怪。

    “定不会辜负你期望。”刘元笑着说完,坐进了椅子里。

    端起桌上的茶杯,宽大的红色袖袍遮住了大半面容,神色变化,思虑着该如何不惊动此人的去通报衙门。

    眼前李兰心正在一旁候着端茶递水,她肯定不行,后院丹橘在做菜,就算没有,路痴肯定也不行,然后是冬竹,恩,冬竹也算了,别再把自己伤着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找遍整个客栈,能去通风报信的竟然只剩下郑东西一人,可要命的是,郑东西这会儿出去买菜去了。

    放下茶杯,刘元用眼角余光一直打量着那位,谨防他有什么异常举动。

    拿过柜台上的账本做掩饰,可看来看去那铁山派的弟子都老实的很,一杯杯的喝着水,李兰心刚给满上瞬间就空了,不知渴了多少天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主菜七香水煮鱼便摆到了此人眼前,随着那木盖揭开,林顶阳眼神里透着欣喜,拍桌言道:“只凭这色香,便知掌柜的这店是名不虚传呐!”

    “您再尝尝这味。”刘元客气道,用美食先把此人稳住,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闻言林顶阳拿起筷子夹了块浮于表面的鱼片,浸润上汤汁,一口塞进了嘴里,忍不住闭上眼咀嚼起来,待一块鱼片吃完,不及说完,忙不迭的又是一片。

    终究是停不下来,端起旁边好似珍珠般的米饭便大口刨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客栈的这些天,李兰心见过太多客人第一次吃到水煮鱼时的奇特模样,但也没见过眼前这位好似才从笼子里放出来的猛兽一般,对,就是猛兽吃法。

    看着此人三下没了一碗饭,李兰心咕咚咽了下口水,不由得后退了两步,这也忒生猛了。

    本来林顶阳吃完第一片时想放下筷子称赞两句,谁知这鱼入口之后,太过鲜美,哪里还舍得搁筷。

    七香水煮鱼很快就要见底,李兰心一直在忙着添饭,后来干脆是连盛饭的木桶也一起提了来,后面几道菜陆续又端了出来。

    几个人至始至终就盯着此人表演吃饭,刘元面上没什么,心里却是焦急不已,起身走了两步,暗道这郑东西怎的还不回来。

    刚想着,“掌柜的,我买菜回来了,我给你说,今儿这鱼可是新鲜又肥美,哟,来客人了。”

    闻声刘元便迎了上去,顺手接过郑东西手里的菜篮子递给李兰心,刚要悄声说话,才想起他可不会什么收声成线的本事,保不齐就会被吃饭那人偷听了去。

    堪堪想到这儿,刘元惊诧的看着门外,一列列官兵守军成左右双翼之势,将这座客栈给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围起来!一个人也不要给我放跑。”

    好家伙,压根儿不需要他报什么信,衙门这反应速度也太快了,刘元当即痛心疾首的躲到一边,提供确切信息的赏银他拿不到了啊!

    林顶阳皱了皱眉,环视了客栈一圈,眼神从每个人的身上扫过,没有发现任何可疑。

    真真是怪事,此处县衙的反应竟如此之快吗,他心里长叹一声,将手中碗筷放下,看着满桌还未吃完的好菜,一时间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一路奔驰不是野径,就是在河里潜水,林顶阳哪里知晓他的画像已然传遍,别人还好说,样貌不算特别。

    独他这张大饼脸再加上壮硕的身形,太也独特,自是入城的那一刻就被盯上了,几个守卫当时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异样,没被他发现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在场之中,唯有刘元清楚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除他以外的其余人等,尽皆露出了诧异不解的神色,尤其是郑东西,他突然发现好像只要每次是他一回来,客栈便必有事情发生,或大或小。

    几人聚在一边,有些警惕的看着对面的林顶阳,反应快的李兰心,已经回忆起了那夜看过的通缉令。

    从门槛外走进几个盔甲小将,右手放在腰间的弯刀上,大拇指顶着刀柄,随时准备出刀,满面严肃,迅速确立了目标,站到林顶阳的桌前。

    “你,哪里人,从哪里来,为何一身的鱼腥味?”牢牢的盯着林顶阳的肩膀,连番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我我”林顶阳表现的手足无措,双目慌神,张口结舌的又说道:“回军爷,草民是犯了何事了?”如果能糊弄过去是最好。

    “回答问题!”问话的声音严厉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诶诶,那个我是漓阳县捕鱼为生的,小本生意不容易,来晴川瞅瞅有没有要鱼的,这不正打算吃完饭与这家客栈掌柜的商量呢。”林顶阳拱手讨好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来人冷笑一声,“小本生意都能在这家店吃得上饭了呢。”说完也不等林顶阳再辩,一挥手吼道:“带走,等调查清楚了再放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军爷,小的老老实实本本分分,家里还有老小,这要是被抓了可如何是好啊。”林顶阳双手急挥争辩着。

    然而那几人好似没听见一般,哪管的你那么多,脚步毫不停顿。

    眼看是糊弄不过去了,林顶阳眼神一狠,直接暴起伤人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蹡踉一声,守卫拔刀而出,可惜仍旧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林顶阳左右双手出拳,同时打在了那两守卫身上。

    噼啪一声巨响,二人应声飞出,胸膛甲胄凹陷,撞在桌上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刘元以手捂眼,心头滴血,他***,桌凳又坏了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