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气

    “欺君之罪,楚牧怎敢。”楚山主仍旧着那一袭道袍,面色略显苍白,立在桌前不慌不忙的继续说道:“延年益寿之丹,夺天地造化,岂能容易,那日炼的是最关键的初丹,亦称丹引,之后还需经过七七四十九炼”

    紫薇山分气与丹道,楚山主气丹同修,此时说起来玄之又玄,算是解释清楚了。

    圣上微微颔首,睁开双目支起脑袋看着楚牧言道:“楚师辛苦,莫要伤了身子,若无旁事,自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楚牧告退。”楚山主微微躬身行礼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当殿内只余圣上与吴松两人,皇上再次开口道:“查清楚当日那道士的身份了吗?”声音沉重,语速缓慢。

    “八分把握,乃是当年被逐出山门的那位道宗继承人。”吴松恭敬答道。

    “确定是死了吗?”圣上哪里是真的关心那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当日山巅之上,楚山主元御阁再加上大内监的,三方人眼下,同时得出的结论是那道士于青云垂天掌下,尸骨无存。”未及思索,吴松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大内监总管吴松,下又有四大掌印太监等,天子行宫一事既然以吴松为统筹,大内监不可能不派人在山上。

    “便宜他了。”圣上悠悠说着又道:“追捕从太清山逃掉的江湖余孽一事,可有进展?”

    “元御阁还在追捕当中,尚无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着人传朕口谕,令元御阁不论方法不惜代价,将这帮余孽捉拿殆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伴君多年,吴松从圣上平静的语气下听到了压抑着的暴怒

    见识过了王生舞锤子的威风,以一敌四,打的那帮教习抱头鼠窜,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教习放水的缘故,总之刘元看着是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最后是被王生送出了府门,并且在其千叮万嘱中,答应了下次来的时候与他切磋切磋,这才放刘元离去。

    走在回去的路上刘元想着那精英级任务的事儿,关于那姐妹两的来历,是直接问好呢,还是等再相处一段时间再说,恩,还是再看看吧。

    一路上的行人比起他离开之前好像少了点,店铺还是照常在开,不过客栈隔壁那间米铺倒是关门很久了。

    自从张员外的儿子意外死去之后那门就再也没开过,据说张员外是心灰意冷回了乡下老家。

    王大善人府邸距离客栈本就不远,没多久刘元走到了客栈旁的巷子口,突的顿住脚步,想起那奖励的桌子还没领呢。

    四下看看,这巷子前后无人,正是好地方啊,刘元用袖袍遮着,悄咪咪的点击了领取奖励。

    淡淡光芒闪过,哐当一下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,一张漆黑如墨的四足长桌出现在了刘元身前,此物给他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厚重,特别有质感。

    绕着长桌细细打量了一圈,没有雕刻任何的花纹,只有天然的木质纹理,正因为如此,反倒显得浑然天成,格外独特大气。

    伸手轻轻的抚上桌面,入手微凉,刘元忍不住呢喃道:“这就是黑桃木?”双手扣住了桌子底,用力往上一抬,“嚯,这么沉呢。”

    刘元眼睛里露出欣喜的神色,他越看越是喜欢,这桌子可比那把陨星厨刀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若是将这张桌子摆在大堂,可太有面儿了,即使这桌子没有别的效用,刘元也已是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兴奋的搓搓手,就往巷子外走去,随意花了点小钱从几家旁的店铺顾了几个伙计,领到巷子口,六个人抬着这张大黑桌子就往客栈走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,兰心让一让。”刘元率先进了客栈招呼着,并且让把原先那张桌子给移开,“进进进,诶,对对,就落在这儿,好了,就这样,刚好。”说完,刘元又道:“好了辛苦了各位。”

    “掌柜的你咋突然这么舍得了,这张桌子得要不少吧。”李兰心凑在桌子边仔细观瞧。

    “小意思,我琢磨着原先那桌子实是老旧了点,不符合咱们天下第一的招牌,这不就换了张。”刘元淡然笑道,想起先前的王生,也摆出一副不过如此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不都换了呢?”冬竹摸了摸桌子,疑惑的看着刘元问道。

    瞬间破功,刘元脸上绷不住了咳嗽两声才道:“慢慢来,这桌子罕见,是你掌柜的从老木匠的家里淘到的,只此一张别无多的。”

    郑东西买菜也回来了,此时几人都围在桌子边,觉得好不稀罕。

    众人嬉闹一番,也就到了中午时分,来吃饭的客人接连而至,郑东西招呼着,刘元也起身打着招呼,三份七香水煮鱼和七份滑蛋豆腐尽数被点完。

    与丹橘去往后厨,刘元开始杀鱼。

    早听说掌柜的有两道拿手好菜,丹橘眨了眨眼,在一旁好奇的观瞧,刘元也没有阻止,反正迟早他是要当个甩手掌柜的。

    待鱼杀好洗净,丹橘却是皱了皱眉。原因是掌故的这手法也太一般了,动作不够迅速,细节上也没处理到位。

    倒不在乎丹橘怎么看,因为他刘元本来也不是什么大厨。

    等到刘元真正动手开始做菜的时候,丹橘眼神变了,忍不住走近几步,嘴里呢喃着:“真神了啊,如此处理的手法,难怪这鱼出锅之后会香气缭绕,那般鲜美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丹橘满眼都是小星星的把刘元看着:“掌柜的,你真是个天才,明明刀功和手法那么差劲,于做菜上的奇思妙想真乃神来之笔。”

    这是赞美吗?刘元心里哭笑不得的想着,就当是吧,一边颠勺一边又说道:“想学吗?”丹橘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等晚上教你,以后我也轻松了。”刘元抬起头来朝丹橘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刘元打算好了,先教七香水煮鱼和滑蛋豆腐的简化式的,便是运用内力的几个步骤省略后的。

    中午这顿忙完,刘元舒舒服服的瘫在了椅子里,一想到又有好几百的满意值收入就开心。

    然而这种开心的日子还没过几天,刘元便开心不起来了,那是第三日的傍晚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