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一百四十九章 挫败

    “掌柜的,你这么看着我干嘛?”郑东西心里一慌,发觉刘元这眼神不对劲啊。

    “不对吗,不对就对了。”刘元面无表情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初看,刘元便觉得这印在玉米面上的脚印分外熟悉。

    再看便想起了,这可不就是当初客栈刚开,他在屋子里寻找异常情况时,那个与他对拼过几招的小贼留下的脚印吗。

    此时全都回忆起来,他是说当时怎么这小贼溜的这么快,眨眼就不见了,神偷门弟子的身法和轻功那能不快吗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这话,可听不明白。”郑东西越加纳闷的说道。

    院子里闹出了动静,主要也是刘元那杀猪刀哐啷两下落地的声,也不知是不是李兰心几人距离较远,睡的太沉,并未被吵醒。

    “那一夜你从背后偷袭,咱俩交手打了几招,怎的,这么快就忘了?”刘元绕着郑东西走了几步,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说,郑东西当即就明白了,心里惊疑,他以为这事已经过去了,谁知此时还会被提起。

    但他觉得掌柜的是在诈他,所以面上依旧装傻充愣的说道:“掌柜的你是不是迷糊了,说的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刘元不理,而是站到了玉米面前,指着地上的脚印说道:“你可能不知,当日你还留下了个脚印,与这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吧,为何偷袭我。”刘元抬起头来,双目直视郑东西。

    看见掌柜的手里捏着实打实的证据,郑东西泄了气般的无奈说道:“的确,那晚出手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听见郑东西的承认,刘元也不知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,越加的好奇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其实这事说穿了十分简单,只听郑东西又道:“那晚我躺的好好的,只听楼上传来翻找的动静,我便摸上楼去,果真看见一人,误以为是偷东西的賊,这可不就出手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那夜天色漆黑,你说你掌柜的,在自家客栈找东西也不点个灯,偷偷摸摸的还把身上显眼的大红袍给脱了,我哪里认得出。”郑东西摊了摊手无辜的看着刘元,“当时我想隐瞒自己会武的事儿,便撒谎没认下来。”

    全部都解释清楚了,刘元有些发懵的看着郑东西:“真就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真。”郑东西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发现这事真要是这样也说的通,又想起后来面对鸡鸣山贼寇,郑东西都愿挺身而出,刘元苦笑一下:“好吧。”认了这也就是个误会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你真就不好奇我是什么来历身份?”郑东西狐疑的看着刘元,再次抛出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只要知道你是我天下第一客栈的伙计就够了,其余的等你觉得可以说的时候便说吧。”刘元表现的一点也不在意的说着,还拍了拍东西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”郑东西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,相处这么长时间,还共同经历了生死,他信得过掌柜的。

    但此事仍旧关系重大,郑东西不知掌柜的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,他怕被赶走,他还想留在客栈。

    “好了,去睡觉吧。”刘元笑笑挥了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诶。”郑东西答应一声,刚走出两步才想起不对啊,他是干什么来了?又回过头来看着刘元说道:“掌柜的,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在这儿干嘛呢?”

    闻言刘元走上前几步,弯腰捡起地上的杀猪刀,在手里掂了掂笑道:“练刀呢,之前林捕头不说了吗,为了防止再出现上次那样的情况,我身为咱们客栈的掌柜,得强大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郑东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转身低头向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轻功身法上,郑东西已然到了瓶颈,难以再有质的飞跃。

    而他们神偷门的内功心法十分古怪,是在睡梦中修炼增长内力,所以听了掌柜的这番话,他开始想自己以后是不是没事就多睡会儿。

    眼看着郑东西离开之后,刘元才再次握紧了刀,继续练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刀法名为‘山荒’,听起来就有种远古莽荒大山的霸气,可这第一式叫做‘开门见山’的名字,瞬间便将刘元拉回了现实,感觉低了好几个层次,尤其是当他手里握的还是一把杀猪刀的时候。

    好在‘山刀’第二式的名字不错,叫做巫山云雨,让刘元浮想连连。

    然而再怎么浮想联翩也没用啊,刘元被困在了这刀法的第一式上,不是进展缓慢,是压根儿就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他现在看手里这把刀是越看越不顺眼,嘴里嘀咕着:“什么破刀法开门见山,我这开门看不见山啊!”

    脑海里的小人多么威武霸气,这一式使出来的时候颇有些雄浑之感,一招使出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到他手上,要不就是力太猛,要不就是软嗒嗒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,刘元就地盘膝坐了下来,闭上双目开始回忆口诀和小金人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刀法是要配合内力才能体现威力,所以那小金人的身上还清晰的显示了内力运行的轨迹。

    可刘元体内只有一道阳火精气,纯阳霸体胜在肉身强大,他尝试着看能不能照搬这个轨迹,用在他的使力方式上。避免出现意外,先不调动阳火精气。

    睁眼,起身,刘元再次悍然出刀,姿势优美,眼神凌厉,动作酷像,却听咔嚓一声,结果是木质刀柄被他给捏碎了

    罢了,刘元看着手心里的木屑,长叹一声,想来今晚再练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效果,不过瞎耽误功夫,先睡觉明儿再说吧。

    既然回来了,刘元便打算明日去王大善人府上一趟,顺带着看看其府上有没有刀法教习请教一二。

    将地上的收拾干净,破了的杀猪刀丢回厨房,刘元迈步就朝屋子走去,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刘元起了个大早,与伙计们打了个招呼,就出门而去,不能空着手去,路上又买了点水果。

    到了府邸门前一问才知王大善人竟不在府上,六天之前就离开晴川县了,至今未归。

    跑了个空,刘元道了声谢,转身刚要离开,背后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喊:“刘大哥!”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